Friday, September 23, 2016

便宜卖贵贵买?

公积金局(EPF)贱卖贵买?

很久没有写EPF了,昨天,读到一名公正党国会议员沈志勤质问EPF的报道,说为什么以11.3亿元高价收购DUKE大道的40%股权。

两年前,DUKE的30%股权以2.28亿元脱售,若根据这个价码,40%应该只涨至3.04亿而已,为何会涨4倍至11.3亿元?

沈志勤说EPF必须解释清楚,尤其是卖家Ekovest其中一名大股东是防长希山慕丁的胞弟Harris Onn。

这还是其次,两年前脱售DUKE给Ekovest的卖家是MRCB,而EPF持有MRCB的35%股权。

即是说,EPF两年前同意以低价脱售大道股权,两年后以高出当时4倍的价钱买回来,嫌钱多吗?

如果该大道值得这个价钱,当时为何把它卖掉,现在又以超高价钱买回来?一点都不逻辑。

至目前为止,还未读到EPF的回应。

这11.3亿价钱如何取得?根据报道,其中9.21亿元现金付与Nuzen,6000万在DUKE第二期竣工后支付,其余1.49亿元则在达到特订回酬目标后以现金支付。

Nuzen是Ekovest的子公司。

贱卖贵买,不难让人想起1MDB。当年政府不也低价将土地卖给1MDB,然后1MDB通过资产重估,在财报里显示盈利?

而前年当1MDB陷困的时候,却找来GLC基金如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朝圣基金、武装部队基金(LTAT)、阿芬集团等高价购买它的土地,难道这次找来了EPF,打算照办煮碗?

从Ekovest角度看,这绝对是个值得进行的买卖,因为当年除了以2.28亿元收购DUKE的30%股权,早在2012年已先以3.26亿元换股协议购买70%股权,意即整个成本5.54亿元。

如今单只脱售40%股权即可取得11.3亿元,利润5.76亿元,还能保留60%股权,何乐而不为?

读到一名专家分析,DUKE的估值与当年大不相同,因Ekovest耗资11.8亿元进行第二期工程,加上当年7.6亿元的估值,共19.4亿元,如今以28.3亿元估值出售40%股权予EPF,相等于两年期间增值了46%。

但我不知他如何取得28.3亿元的估值,是从40%股权的11.3亿元售价倒算回来的吗?岂非倒行逆施?

所谓的估值,可以是很主观的,只要多看看各估价师的产业估价报告,你就懂我说什么了。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怀疑得不错,防长和林江河的关系匪浅。

· 康華 · said...

我们的血汗钱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