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8, 2016

分散马来选票

敦马促成成立的新党取得社团注册局“原则上的批准”。这是由副首相阿末扎希透露的。

你大概会很奇怪,为什么是由阿末扎希来宣布,我想可能是因为他也是内长,而社团注册事宜归内政部管吧!

至于为何是“原则上的批准”?阿末扎希解释说:该党必须先厘清为何会有会长(Presiden)和主席(Pengerusi)两个职位,他们个别的职责和角色是什么?

是的,这点就很奇怪,会长和主席职权,究竟哪个比较大?

只听过政党社团等组织有副主席署理主席或副会长署理会长分别有好几个,但同时有会长和主席同在,那就没有听过。

我们知道慕以丁领导新党,那他是党主席还是党会长?我猜想可能敦马不放心慕以丁的领导能力,所以加多一个职位,由敦马亲自坐镇,可说是类似顾问的职位吧!

此外,新党不能以BERSATU为简称,只能用党名的国语缩写PPBM。

副首相说,这是为了避免混淆,因为国内已经有六个政党及社团名称有BERSATU这个字眼。

这也包括沙巴团结党即是其中一个。前阵子,沙巴团结党即反对新党以BERSATU作为党名的简称,如今如愿以偿,不怕会引起混淆。

那华文报也不该以团结党来称呼它了。

华文报以土著团结党称呼它的全名,有些简称为土团党。

其实,新党原名Parti Pribumi Bersatu Malaysia,直译的话应该是“大马原住民团结党”,简称的话是否应该是原团党而非土团党呢?

新党在短短一个月内即获得注册,而且由副首相亲自宣布,让人多少感到一点意外。

之前,慕以丁还说巫统会对新党感到害怕,视之为一项威胁,看样子,似乎完全不是如此一回事。

或者从巫统领袖的角度看,新党的成立将只分散在野的马来票,而非分散巫统的选票,因此不足为惧?

又或者,慕以丁的领导,巫统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说的也是,就算有敦马在背后撑腰,可能也无补于事;再说,以敦马的高龄,他还能够撑多久?

相信敦马也有感于此,因此才会出现那压根儿就不可能发生的“世纪之握”吧!

当然,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只要有利益在,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第14届大选最迟须在2018年内举行,慕以丁的新党会不会吸引到马来票?敦马到时还在不在?这些都是让人感到兴趣的问题。

怕只怕到时,在野政党在分配选区方面都无法取得共识,最后还是自己鬼打鬼或抽后腿,最后还是让巫统轻取渔利。

还有一个立场暧昧的回教党,到时候也在那里搞搞震。

敦马说成立新党是为了要攻入巫统选区,以巫统惯有的金钱策略来看,恐怕难矣。

对敦马来说,这也是一种报应。想当年他为了攻取沙巴,社团注册局也批准了各种族政党在沙巴成立,此外,半岛的种族政党也入侵沙巴,唯独马来政党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让巫统东渡,同时将沙巴本土的沙统解散,成功夺取了沙巴政权。

如今,将要发生在半岛的政局演变,不正是20多年前的沙巴政事重演吗?只是这次将是马来票被分散。

不选巫统,马来选民未必要投新党,因为还有回教党、公正党、诚信党,甚至还有行动党!真是乱如七国!

对如今已时不我与的敦马,这不是现世报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