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 2016

欧盟为何?大马联邦为何?

最近比较注意欧盟国家的新闻。

周末的时候,读到一则令人摸不着头脑的新闻,便是有关欧盟下令爱尔兰政府须向苹果追税,金额是吓人的130亿欧元。

让人摸不着头脑,一是就算苹果在爱尔兰逃税,爱尔兰要不要向苹果追税,那也是两方面的事,与欧盟何关?

二是这130亿欧元,是如何算出来的?

从新闻报道得知,原来爱尔兰政府给予苹果税务优待,爱尔兰作为欧盟一分子,欧盟裁决爱尔兰政府已违反了欧盟的国家补贴规定,因此下令苹果须补交130亿欧元税款连利息给爱尔兰政府。

130亿欧元是多少?兑成马币大约590亿元,差不多是吉隆坡至新加坡高铁计划的成本。

130亿,也等于是爱尔兰2015年全年收入总值705亿欧元的18%或将近五分一,这么一大笔可观税务可以入袋,但爱尔兰政府竟然说不要,而且还说要向欧盟上诉,不会向苹果追回这笔税款,够奇怪吧?

我在猜想,欧盟万一处理得不好,会不会引发爱尔兰也要脱欧?这点就很有趣。

上回我说在地形上,英国是个孤岛,和其它欧盟国家格格不入。

其实,爱尔兰也是个孤岛,而且比英国离其它欧盟国家更远。若说要脱欧,可能爱尔兰更有资格呢!

原来,为了经济发展,爱尔兰政府提供了低税率来吸引外资,企业税率是12.5%,据说这已是全球最低的企业税率,但爱尔兰政府还可提供其它税务优惠,包括另订比12.5%更低的税率。

苹果在该国的企业税率自2003年开始时是0.1%,到了2014年再降至0.005%,意即原本已是超低的税率再减九成五,每100万欧元的利润,原本要缴1000欧元税款,如今只需缴50欧元!

欧盟要爱尔兰向苹果追收的130亿欧元税款,相信就是从2003年算起的,13年来,平均每年恰恰好10亿欧元。

虽然爱尔兰政府声称不会向苹果追收这笔税款,也会向欧盟进行上诉,问题是,其人民买不买政府的账呢?何况130亿欧元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苹果自然也不接受欧盟裁决,也表明会上诉挑战裁决。

下来的进展如何,值得其他欧盟国和大企业公司关注。

从这也可看到,成为欧盟成员国所面对的种种限制之一。

全面来看,是为了保护其他成员国以避免受到不良竞争的负面影响,但毕竟每个国家状况不同,岂可一概而论?

从这,又叫我联想到东西马的情况。

不久前,本州燕窝出口商就对燕窝出口必须经过半岛中介商而表达不满。

读到这则新闻,我也很感到不明,为什么本州燕窝必须经过半岛才可以出口?这不与本州进口必须经过半岛的荒谬沿海贸易政策如出一辙吗?难怪本州物价都要比半岛来得高昂,因为多了一手成本就加一层嘛!

这已是多年来就已存在的不平衡不公平现象,不解的是,本州领袖未为本州商家积极争取也罢,还要认同这样一个机制,落井下石。

之前还说本州在联邦的代表性不够,如今不是有不少州领袖受委当联邦领袖吗?

他们对联邦的忠诚度可说有过而无不及,但他们为州民包括州权益争取到了什么呢?

以前还指当年争取独立的州领袖们典当了州权益,如今我们有更多谈判的筹码,却也未见当今的州领袖为这个州争取或争回了什么呀!

五十年不变,相信未来一百年也不会变。

大马不是一个联邦制国家吗?为何近来变得愈来愈中央极权制?不止政府制度如此,连工商作業模式也变得如此。

银行也变得一样,凡事都要设在半岛的总行决定和批准,分行和机器无异,是总行不再信任自己的分行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