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September 26, 2016

敦马该当何罪?

土团党(PPBM)获ROS批准成立距今已有半个多月了,令人纳闷的是,身为会长(President,有者译为总裁)的慕以丁,除了在当天对副首相阿末扎希和ROS“在30天内就批准该党注册”表示感谢,至今未闻他有什么后续动作。

倒是看见身为党主席的敦马马不停蹄,除了将据说有百万签名的《公民宣言》提呈给最高元首,还风尘仆仆地飞到伦敦去发表演说。

反观慕以丁会长,好像什么也没做,难道他不急着把土团党名声打响起来,至少到全国各地去巡回演说,而不是静鸡鸡的,看似高深莫测,其实束手无策。

难道他要等敦马从伦敦回来才能决定下一步要走的棋?

所以说我看不到慕以丁的领导实力在哪里,土团党的实权领袖,其实是党主席敦马,但以敦马的高龄,他可以在位多久?

敦马应该也对慕以丁的领导能力有数,搞不好慕以丁连基层支持也没有,若有,可能也只是地方性的,这怎能叫敦马放心?

所以才会同时出现党会长和党主席,虽然慕以丁说敦马身份比较像一名顾问,其实慕以丁的职位更像一个挂名,敦马的最终目的,是让儿子慕克里上位吧!

沙菲益可是看到这个现象,所以选择不加入土团党,反而还乡成立一个沙巴多元种族政党。

虽说是成立,其实是一个现有的冬眠政党,沙菲益将它改名重组,目前正在等待ROS批准。

沙菲益的新党,我仍保留我的看法,改天再来深谈。

毕竟,沙菲益脱离巫统这个种族政党,突然说要领导一个多元种族政党,他的意图不得不让人怀疑。

就好如从反对党公正党退出的达雷尔(Darell Leiking),为什么会愿意加入由来自巫统的沙菲益领导的新党?这点也让很多人跌眼镜。

当然他们现在打着“捍卫本土自主权”的旗帜,对本地人来说这够大义凛然了吧!但假设沙菲益没有被开除,他就不会成立新党,这一切就不会发生。

也就是说,“捍卫本土自主权”不是因,它只是一个果,你懂我的意思吗?

公正党内部问题显然也早已存在,不久前,州主席拉津不是公开表示对半岛的公正党领袖表示不满,说他们太过于干涉州党务吗?去年还是前年,另一名公正党州议员谢铭圣也以健康为由要辞职吗?在在显示州公正党领袖和半岛领袖出现问题。

说回土团党,我觉得在获准成立后,土团党当务之急就是到全国巡回打开知名度,没想到敦马却先跑到国外去演说,是想取得他国的认同,还是海外大马人的支持?

但慕以丁在国内,他可以双管齐下,不一定要等到敦马回来才能成事啊!

不过,以敦马的性格,他大概也不放心让慕以丁独自行事。

反倒是慕克里,他在这段期间说,如果让土团党在下届大选胜出,首相任期将限制十年、不会超过两任。

读到这则新闻的时候我在想,他知不知道他爸爸担任首相不止超过两任,还当了22年?

慕克里肯定知道,而且两父子一唱一和,因为敦马同时也在伦敦的演说中指出,为避免1MDB事件再次发生,大马必须立法,首相不可兼任财政部长。

Huh?首相兼任财长职,不是从敦马开始的吗?就是因为他开了先例,后来的阿都拉和纳吉才有样学样,本身也兼任两职,否则,今天怎会发生1MDB事件?

敦马当年不止首相身兼财长,一度还身兼三职当内长。

很久以前,我就曾无数次提出这个问题,首相不应兼任财长。

当然我人微言轻,没多少人看我的博,但我看到刘镇东也曾提出这个问题,为什么不在国会正式提出,其他反对党议员不给予呼应呢?

不止如此,发现很多州务大臣或首长也负责州财务或兼当财长职,为免州级1MDB事件发生,各州是否也要立法阻止呢?

各位有看过公司CEO或社团主席兼任财政职位的吗?当然没有,既然没有,为何政府却要让首相独揽财政大权?

这些都是敦马当年为了方便自己而立下的恶例,难道当时他没有想到后人会以先例而延续下去吗?

国家现在面对的很多问题,又何尝不是在敦马时期所造下的?

敦马该当何罪?真是罄竹难书。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