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4, 2016

本州独有的跳槽文化

早在一个月前,就读到公正党沙巴主席拉津公开对党中央领袖表示不满,说他们过于干预州党务,而他所提出的许多建议,皆未受到中央肯定云云。

这点我曾在《敦马该当何罪?》提过(26/9)。

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拉津是在该党古打毛律区部大会上公开抨击党中央的。

自后,党中央有没有试图安抚拉津情绪,或解决拉津提出的各项问题?就算有,相信也是无功而返,否则就不会发生由德雷尔打头阵,然后上周末由拉津“正式”宣布及带领的退党潮。

这之前,拉津曾亲口否认退出公正党,当时前巫统沙菲益还在酝酿成立新党,拉津还说邀请沙菲益加入公正党,唯言犹在耳,反而是拉津本身率众退党。

新闻报道说,后来进展变成是沙菲益欢迎拉津加入他的新党,但被拉津婉拒,说他怎样也是公正党在沙巴的老大,没理由加入沙菲益的新党当老二。

本州跳槽风盛,对州民来说已经见怪不怪。

拉津本身,他也不是头一回跳槽,远在团结党时期,他即是最先从团结党跳槽至巫统的第一位,最后导致团结党政府倒台,把政权让给国阵。

而在2012年,他再从巫统跳至公正党。

而这次再从公正党跳出来自组新政党,对许多人来说,应该毫不意外。

反而令许多人跌眼镜的,是行动党的王鸿俊。

虽然他未透露他的动向,看他当天和拉津齐齐坐,相信他将加入拉津的新党。

但他如此跳法,是否明智之举?只怕将来后悔莫及。

他应该不要忘记,在他中选之前,他还默默无名,选民选他,是因为他代表行动党,并非因为本身实力。

当年反风吹起,民联大热,尤其在华人区,换句话说,那时候,不管行动党放谁在里卡士选区都会中选,王鸿俊靠的是运气。

若非行动党,王鸿俊还有机会胜出吗?那就得看下届大选,选民还会不会选回他了。

若早知如此,那又何必当初?

当然,事情不能只看一面,政党本身也要检讨,为什么会发生这股退党潮,是不是党内也有问题?

诸如拉津之前曝露的党问题,是否因为党中央没有立即处理,所以才让拉津有离开的理由?

那行动党呢?别忘了三年前有亚庇路阳州议员邱庆洲,那时王鸿俊也对他的跳槽呲之以鼻,没想到如今他也步他后尘,自打嘴巴


而再之前,也有不少州资深党员离开行动党,那又是为何原因呢?

州民对跳槽议员,虽然冠以“政治青蛙”的骂名,但每回大选来到,对这些“政治青蛙”又似乎来者不拒,如拉津即是一个例子,不管他在朝在野,选民都照投无误。

我觉得这与他的选区不无关系,选民皆来自乡区,他们认人不认党,这就与市区选民选党不选人的投票趋势大不同。希望有人做调查以证明我所言非虚。

这一回,这些人打着「本土自主权」的旗帜堂而皇之退出西马党加入本土党或自立本土门户,显然是希望可以借此课题赢得选民支持。

但,如我之前提过,在1994年以前,从马士达华到百林时代,这长达30年期间,州政府不都是由本地政党执政的吗?

这些年来,我们的权益和自主权都在日渐丧失中,为什么那时候都没有人跳出来说要维护我们的自主权呢?

至今仍有人否认我们失去了自主权,说那是在野党的无中生有。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