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4, 2016

1000万美元之白宫行

这几天,有关1MDB的新闻几乎天天有,真是不提它都几难。

先是瑞士总检察署要求我国在1MDB案上给予配合,还特别感谢新加坡当局在这方面的合作。阿班迪听了,不知是什么味道?

然后,新加坡就提控了BSI银行两名高层,同时关闭Falcon银行,也向DBS银行和瑞意银行(UBS)罚款。

BSI已在五月的时候被关闭,因此,Falcon是第二家因1MDB而被邻国关闭的银行。

两名BSI高层则是因为1MDB而被告的第三和第四人。

1MDB真是害人不浅。

但,国内的涉案人士为何却相安无事?

随着新加坡的行动,瑞士也充公Falcon的250万瑞士法郎(约马币1059万元)不法盈利;其总检察署昨天也宣布对Falcon展开刑事诉讼。

今天则有两则来自美国的相关报道。

一则是美国司法部延长对电影《华尔街之狼》制作公司红岩(Red Granite)诉讼的回应期限。

司法部早前入禀民事诉讼,寻求充公及追回1MDB逾10亿美元(约马币42亿)资产,包括电影《华尔街之狼》之全部收入。

第二则由《华尔街报》爆料,美国联邦调查人员正在调查纳吉首相在2013年年尾的白宫行,中间人Frank White Jr是否不当获取1000万美元(马币4200万元)来自1MDB的资金。

这1000万美元是通过IPIC/Aabar一家子公司MB Consulting付给Frank的。

记得那年,纳吉和奥巴马打高尔夫球吗?纳吉一直引以为傲,还向在美国留学的大马学生炫耀,说他是唯一曾和美国总统打高尔夫球的大马首相!

那时半岛东海岸闹着水灾,之后他才匆匆赶回来。

除了上述1000万美元,1MDB还付了6900万美元(约马币2.9亿)给这位仁兄的公司DuSable,参与一项在我国的太阳能计划。

这则新闻早在去年11月《华尔街报》就曾报道过,慕克里今年辞去吉打大臣职后也曾爆料,说纳吉首相曾经找他,要他在吉打找一块土地以进行有关计划。

除了Frank White,DuSable股东还有Shomik Dutta和Pras Michael。

Frank是奥巴马2008年的财政委员和希拉里的募款人,Shomik是投资银行家兼白宫前特别助理,Pras是一个Fugees乐团的前团员。

这项太阳能计划在我国进行,但似乎不多人知,虽然有慕克里后来爆料,媒体似乎也未多提。

根据《华尔街报》报道,DuSable为一个Yurus股权组合基金筹募5.5亿美元(约马币23亿),而IPIC的子公司Aabar则拥有这家Yurus基金。

如慕克里所言,DuSable和1MDB计划在吉打兴建一个50兆瓦的太阳能发电厂,但这项计划后来告吹。

但1MDB澄清,虽然双方曾经讨论,最后并没有与DuSable签署任何合约。

然而《华尔街报》报道,有一份2014年4月双方签署的协议,DuSable通过Yurus持有太阳能计划的49%股权,1MDB Synergy持51%股权,唯1MDB半年后收购所有股权。

问题是,DuSable或Yurus并没有注入任何资金在有关计划,1MDB却半年后支付6900万美元给Yurus,作为收购有关计划的其余49%股权。

记得Yurus是Aabar持有的基金,即是说,这6900万美元可能又进了Aabar户头,计划最后也告吹。

这样的modus operandi,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

1MDB和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跟这也是同样一个模式。

和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沙地石油也没有注入任何资金,1MDB却前后注入了18.3亿美元(约马币76亿)进了该计划,所知至少有7亿美元(约马币29亿)去了某人公司Good Star的户口。

两年后,和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宣布取消,有关资金却去了开曼群岛,如今只剩下为数不明的“单位”。

这一次,《华尔街报》也八卦一番,指这位Frank White是在纽约夜总会圈子里认识了刘特佐,而他的一位姊妹嫁给美国第一夫人的表亲。

是不是因为这样,奥巴马两年内来了大马两次,这有点不寻常,究竟是为了何事?

http://www.wsj.com/articles/suspect-malaysian-fund-tied-to-lobbying-of-white-house-1476403764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