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25, 2016

胡斯尼俨如反对党

新加坡金管局(MAS)调查1MDB案,不是已经将所有相关户头冻结了吗?

其中涉案的BSI和Falcon银行也已相继被关闭。

昨天,潘俭伟在国会提问,BSI被关闭后,由1MDB子公司Brazen Sky存放在BSI的9.4亿马币基金单位去了哪里?

财政部给的书面答案是:已存放在另一家托管银行。

这则新闻很令人混淆。

首先,根据早前报道,9.4亿是美元不是马币,曾几何时缩水四分三成了马币?

第二,既然BSI已关闭,1MDB相关户口也已冻结,公司怎样还有办法将“单位”转移给另一家托管银行?

第三,BSI早前曾经证实相关户口里没有现金,因此我们可以断定这9.4亿不是马币也不是美元而是“单位”,既然是“单位”,我们也可以假设它的价值未必是9.4亿马币或美元。

第四,根据阿鲁早前证实,这9.4亿“单位”来自开曼群岛的24亿美元的其中11亿美元资金,而24亿美元资金则来自和沙地石油联营的一个夭折计划。

还记得阿鲁当时说其中13亿美元已赎回国内还债?但根据《TheEdge》报道,开曼群岛的24亿美元资金被换成本票(Promissory Notes),投资在由香港Bridge Partners管理的高风险基金。

也就是说,1MDB当初投资在沙地石油的18.3亿美元资金,如今只剩下价值不明的9.8亿个“单位”。根据财政部的文告,这9.8亿“单位”如今已交给另一家银行托管,至于是哪家银行,财政部却拒绝透露。

总之,在1MDB事件上,财政部还是有所隐瞒。

有必要这么神秘兮兮吗?愈要隐瞒,岂非更惹人怀疑?

其实,总部在瑞士的BSI已在今年五月卖给另一家瑞士银行EFG。

那么,Brazen Sky的9.4亿“单位”会跟着改由EFG托管吗?

我觉得不会咯,既然1MDB与相关户口已被新加坡当局冻结,Brazen Sky在BSI的资产包括单位在内又如何交予另一家银行保管?

除非新加坡当局偷偷解冻1MDB的资产。

不是有传言说纳吉曾到邻国去,试图说服邻国当局吗?但我不觉得邻国会如此做法。

难道财政部又企图误导,瞒骗人民?

也是这笔资金,害当时还是第二财长的胡斯尼在国会里口齿不清,不确定那是存款还是基金单位。

也因为1MDB,害胡斯尼丢了官。

昨天,他在国会发言的口吻俨然变成了反对党,针对1MDB抛出一连串问题向财政部逼问:

1. 为何当初要成立1MDB?
2. 为什么至今还未针对1MDB采取行动?
3. 为什么投资40亿美元在一家冒牌的Aabar公司?
4. 有一笔在去年到期的10亿美元投资单位如今去了哪里?
5. 为何KWAP一次过贷款马币40亿元给SRC?

他还质问财长首相,为何在提呈明年预算案的时候不再提2020宏愿,是不是承认2020宏愿已经失败,所以突然出现一个2050年国家转型目标(TN50)?

胡斯尼身为前第二财长,当然知道很多关于1MDB的真相,他当时有没有在内阁提出过或提出反对?如今辞职后才爆出来,但有用吗?

完全没有用,因为身兼财长的首相昨天没有出席国会,新第二财长佐哈里不会替纳吉作答,胡斯尼只是乘机会在国会发泄一番,但过后呢?一切恢复现状,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大家也可以记着,国家现在已经不谈什么2020宏愿了,因为那已是个无法达致的宏愿,再说,那也是前首相敦马的宏愿,不是纳吉的宏愿。

纳吉如今有了自己的一个目标,那就是再推迟30年至2050年,不叫2020宏愿,改叫2050国家转型目标。

反正还有30多年,到时能不能达到,现在谁可以说?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