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7, 2016

忍辱负重、暗渡陈仓的政客

沙菲益的新党终于获得注册,党名叫Parti Warisan Sabah,根据《当今大马》报道,中文叫「传承党」。

觉得译名怪怪的,Warisan不是“遗产”(heritage)的意思吗?

不管叫遗产或传承都好,有没有更恰当的译名?

《星报》报道,「传承党」是个多元种族政党,沙菲益是当然主席,三位署理主席也来自三大种族。

华裔代表,赫然是行动党的王鸿俊!

他不是和公正党的拉津同日宣布各自退党的吗?为什么他不是加入有待批准的拉津新党,反而是加入沙菲益的新党?

难道说,拉津组织新党只是一个幌子,最后他也将加入沙菲益的新党?

总之,这就是本州政客的一贯作风,个个都说为了州权益,那之前又是为了什么?

我现在还在思考王鸿俊说他当初加入行动党“忍辱负重、暗渡陈仓,如今破釜沉舟”的意思是什么?他是不是想说,他在行动党时的日子很受委屈,所以只好和他党暗渡陈仓,如今时机成熟,他终于破釜沉舟?

还是他根本乱用成语?

另一厢,水务局的正副总监和另两名被告皆获保释,两人还回去正常上班,真叫人百思不解。

而上周四,反贪会再扣留了水务局的前副总监Lim Beng Lam,那时现在的副总监还是水务局的高级工程师,这位前副总监退休后由现任副总监接替。

这位前副总监退休后,却获委为州财政部的财政顾问。

州财长就是首长慕沙。

案情看来愈来愈精彩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