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31, 2016

SRC 求售求存

财长首相今天启程中国进行六天访问。

我国驻中国大使再努丁说,首相将与中国签署超过20项各领域的协议和备忘录,官方和商务各半。

昨天,邻国《海峡时报》有则报道,指纳吉此行,也包括求售SRC资产予中国,以解决SRC偿还公务员退休基金(KWAP)40亿元贷款问题。

SRC这家原本是1MDB子公司后转移成财政部子公司的背景,相信大家都对它有印象了吧?

财长首相在阿马银行的私人户口无端端多出4200万元,即来自SRC,但财长首相却说他不知情,不懂它来自何方,也不知它为何会进入他的户口。

总检察长阿班迪说:不知者不罪。

这也难怪首相,因为他的私人户口是由聂费沙代理的,就是所谓的mandate holder,所以他大可说他不知情。

聂费沙也是SRC的CEO,他为何把公司的钱转进纳吉的户口?找他来问一问不是知道啰!

的确,反贪会也在找他要问个明白,但他早已不在我国,有人说他在印尼,也有人说看到他在沙巴。

不管他人在哪里,反贪会就是找不到他,他也没向公司请假,虽然他没上班逾一年多,公司也没换人,他的薪水也照领,真离晒谱!

SRC为何会从一家1MDB子公司转为财政部子公司?其中必有原因,但我一直找不到这方面的报道。

瑞士总检察署揭露,1MDB多宗可疑交易,其中8亿美元Ponzi Scheme式的交易也涉及SRC,可惜没有更深入的详情,所以不知道这8亿美元(约32亿马币)黑钱,多少是经过SRC的。

(请参阅《一个超级庞氏计划》20161007)

前第二财长胡斯尼上周在国会提出一连串有关1MDB问题时也质问“为何KWAP给SRC的贷款是一次过?

(请参阅《胡斯尼俨如反对党》20161025)

难怪胡斯尼说他当第二财长时为了1MDB和SRC承受了巨大压力,因为连他都没有答案,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又如何取得答案?

是的,为何SRC需向KWAP贷款40亿?当时的说法是为了投资在蒙古的一项能源联营计划(又是联营计划),但后来财长首相自己在国会书面透露,在蒙古的投资只用了6000万美元(约2.5亿马币),那其余的资金去了哪里?

《海峡时报》报道,截至2014年三月财报,公司并没有投资在任何资源公司(no tangible investments into companies involved in natural resources or commodities),其海内外投资只在股票、债券、金融市场和定存,是可脱售资产(available-for-sale investments)。 

难道说,蒙古的能源投资Gobi Coal & Energy Ltd也是子虚乌有的?

公司的国内投资只有3.06亿,海外投资38亿,但都没有显示任何回酬。

公司2014年亏损达1.65亿,2015及2016财报仍未出炉。

向KWAP贷款的40亿偿还期长达10年,既然SRC没有收入来源,贷款要怎么还?

KWAP的CEO却很定,他说不怕,因为有政府做担保。

(请参阅《政府担保SRC》20160413)

其实,今年三月,在政府的追加预算,其中22.9亿即是给KWAP的拨款。这是拉菲兹说的。

这笔开销叫做“担保开销”,不知是不是政府代SRC偿还给KWAP的部分贷款?

(请参阅《SRC借钱未还,KWAP获拨公款》20160330)

之前,SRC每年须缴付1.64亿利息给KWAP,从明年开始则须开始缴还母金,联带利息明年须还6.6亿,2018年是 9.64亿,SRC要怎么还?

有政府担保又怎样?政府捉襟见肘,已经没有钱了。

唯一下策,就是将SRC变卖,但那还值得41亿(3.06+38)吗?

国内1.6百万名公务员在明年的预算案获得特别眷顾,成了最大赢家,你能说不与SRC的贷款大有关系吗?

http://www.straitstimes.com/asia/se-asia/state-owned-firms-debts-another-headache-for-najib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