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1, 2016

这个世界公平吗?

本州「水门案」案情扑朔迷离,没有如媒体报道的那么简单。

原先坊间传出退出巫统自组新党的前联邦乡村部长沙菲益涉及「水门案」,但反贪会已否定这项传言,说暂时没有这方面的证据。

轮到首长兼州财长慕沙站出来,呼吁公众不要对「水门案」作出猜测,不要影响反贪会调查云云。

这么一桩大事,你不能阻止人们高谈阔论,更何况个个高官争先发言,与之撇清关系,唯恐避之不及,怎不引起公众狐疑?

反贪会说两位官员贪赃3亿,正巧是水务局33亿联邦拨款的10%,但还有17亿下落不明,肯定去了其他人的口袋,反贪会一定要一并查出来。

这些都是纳税人的钱啊!

今天暂且不谈本州「水门案」,今天要谈回1MDB。

有好一段时间没有谈1MDB了,因为对它已经有点厌倦和失望。但最近的进展一定要记录下来。

上周记录了瑞士总检察署再次向我国总检察长阿班迪寻求协助,阿班迪一直忠心耿耿,我觉得除了口头答应,他不会认真提供相关资料给对方。

昨天,邻国针对1MDB案提控BSI银行两名高层,他们是叶耀志(Yak Yew Chee)和谢耀凤(Seah Yew Foong)。

他们是1MDB案第三和第四名被告,第一和第二被告是杨家伟(Yeo Jiawei)和洪伟庆(Kelvin Ang)。详情可参阅旧文《无一不与1MDB有关》(29/4)。

除了叶耀志和谢耀凤,另外还有三名BSI高层名字已提交给新加坡总检察署,他们是BSI前总裁Hans Peter Brunner、前副总裁Raj Sriram和前理财主任Kevin Michael Swampillai,未知这三人是否也会被带上法庭。

(请参阅旧文《新加坡关闭BSI》20160524)

是的,新加坡在五月间关闭了BSI银行,今天再关闭另一家涉案的Falcon银行,理由是“触犯反黑钱条例及管理不当”,因此银行执照被撤销。

此外,DBS银行和瑞意银行(UBS)也同样因涉及1MDB案分别被罚款100万新币和130万新币。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表示,其调查行动获得瑞士金融市场监督管理局(FINMA)的支持和合作。MAS没有提到大马当局呢!不懂是不是因为我国当局不给予回应,就像我国总检察署不回应瑞士总检察署的要求那样?

据知新加坡当局也在调查高盛在1MDB发行债券所扮演的角色。

谈到Falcon银行,记得6.81亿或7亿美元(26亿马币)的所谓阿拉伯捐款吗?Falcon就是负责将其中6.2亿美元辗转汇入纳吉阿马私人户口的银行,另外6100万美元则由Tanore Finance汇入,总额6.81亿。

Falcon和Tanore都是Aabar/IPIC的子公司,但Tanore已经在2014年关闭。

(请参阅《神秘捐款又去了新加坡》201150817)

Falcon一名前董事Mohamed Badawy Al-Husseiny即是Aabar的前CEO,他和Aabar前主席Khadem Al Qubaisi已经被公司炒掉,原因也是因为1MDB,两人亦涉嫌成立假Aabar,原本要汇给IPIC/Aabar的1MDB资金却汇进了这家假公司。

Al-Husseiny自称赞助纳吉继子里扎拍摄《华尔街之狼》。当然信不信由你。

在全球都在调查1MDB并将涉嫌人士控上法庭之当儿,唯我国是最早宣布没有人因1MDB犯罪因此也没有人需要被控上法庭,是不是很矛盾?

连阿马银行也只是罚款了事,国行也不再追究。

这可以当作1MDB案件已经了结吗?其实反贪会和国行还在追缉好几位人士,据说这些人都已逃至海外,这样的情况下,可以了结案子吗?这我就不懂了。

再说,如果是无辜的,为什么要逃到海外去?如果清白,那就回来接受调查。

他们究竟是不是在海外?那是报道说的。但是有人说聂费沙可能已回国,因为有人看到他身
在沙巴。

聂费沙就是SRC的CEO,也是替纳吉处理他在阿马银行私人户口的代理人。

虽然他已不在公司,但财政部迟迟不另委新CEO,潘俭伟说,聂费沙还是挂名SRC的CEO领薪水。

你可以想象一个讽刺的局面,在海外,多少人因为替1MDB洗黑钱而付出代价,国内的相关人士至今仍然相安无事。这个世界公平吗?

http://www.theedgemarkets.com/my/article/%E4%B8%8E%E5%88%98%E7%89%B9%E4%BD%90%E5%8F%8A1mdb%E6%A1%88%E5%85%B3%E8%81%94-%E6%96%B0%E5%8A%A0%E5%9D%A1%E6%8E%A7bsi%E4%B8%A4%E5%89%8D%E8%81%8C%E5%91%98?type=%E6%96%B0%E9%97%BB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