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20, 2016

放弃自主权,愿当联邦定存

「本土自主权」课题方兴未艾,随着沙菲益新党成立和有待成立的拉津新党皆打着“本土化”的口号,这个课题还会持续沸扬到下届大选。

上回提到前州秘书赛门西豹指出,因为联邦政府在1976年修宪,导致本州地位从三大立国伙伴降格为13州之一。

(请看旧文《还不如在英殖民地时期》20160919)

那时候,难道来自本州的国会议员也支持修改宪法第1(2)条文,即从“联邦是由马来亚半岛(11个州、婆罗洲(沙巴和砂拉越)和新加坡三方所组成”,改为“联邦州属由柔佛、吉打、吉兰丹......沙巴、砂拉越和登嘉楼等13州所组成”吗?

昨天,媒体刊登了当年的国会纪录文件,显示“来自沙砂两州而且都是本土政党的国会议员一致支持修宪,反而是半岛的行动党和社会正义党全体九位国会议员集体反对”,其中包括林吉祥、曾敏兴、陈志勤和李霖泰等人。

本州支持修宪的国会议员则有:罗思仁、林培河、彭瑞麒、干尼基隆、赛德(Said Keruak)、邦基兰阿末、James Stephen Tibok和Buja Gumbilai。

赛德就是现任联邦通讯部长沙里的父亲。

另外两名议员缺席,包括在当年州选落败的前首长兼沙统主席马士达华。

如果他未在当年刚过去的州选输掉,他会不会也支持修宪呢?

我想大概不会,因为当年就因为谣传他有意将沙巴脱离大马,自任苏丹,所以人民党才会成立,目的就是将马士达华拉下台。

而人民党虽是本土政党,其实是有联邦做后台才得以成立。

也许就是因为马士达华要脱离大马让沙巴独立,联邦才急于修宪,将东马两州降格为州。

当年还一连串发生了好多事,详情请参阅上述旧文。

我倒很有兴趣知道,当年马来亚反对党九位议员反对修宪的原因是什么?纯粹因为是反对党议员所以为反对而反对,还是真切认为将沙砂两州降格不符合建国契约?

同样,当年的沙巴国会议员为何会同意修宪,是不得不支持,还是因为“以东西马大团结为前提”?

那时候,本州的国州大选还未像现在这样同步举行的,原本的沙统和巴华联盟已在那年的州选输给了人民党,但国会议员仍是来自两党的代表,事实上他们已经沦为反对党议员,为什么还要支持修改相关宪法条文?那就不得而知了。

如今40年已经过去,州朝野领袖像是忽然苏醒,纷纷嚷着要取回自主权。

所以我才一直强调,过去40年来,尤其是巫统东渡前的那30年期间,我们的州领袖在此课题上曾经做了什么,争取了什么给州民?

事实上,我们失去的比得到的更多,比如20条款、石油税、基建设施、医疗教育、还有纳闽岛等等等等,还被当成了联邦的定存,任予任取,真的是比在英殖民地时期还不如。

砂首长阿德南日前也表示不接受当年的修宪行动,不懂他是否为了收买民心,或只是说说而已,反观我们的州议会却连提都不敢提。

这也难怪,首长、州议长和多数州议员都是巫统党员,没有半岛的阿头点头,他们岂敢随便开口?

不像砂拉越,阿德南不是巫统党员,他百无禁忌。

如今,本土朝野政党皆打着“本土化”的旗帜,以古鉴今,州民接不接受他们这一套?那就得等下届大选的时候才能揭晓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