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10, 2016

本土水门案

上周在本州爆发的「水门案」案情荒诞如天方夜谭,教人相信背后必另有高官涉及。

水务局的33亿联邦拨款,报道说高达60%被挪用。

即是说贪污数额不是上周提的至少3亿,而是至少20亿。

20亿,还差6亿就与大马官员一号的26亿平齐,那也不过是50步和100步之遥。

当然后来我们也知道,官员一号的贪赃不止26亿,至少超过40亿......。

反贪会只从两人查到总值3亿元贪赃,即是说还有17亿元(20-3)下落不明,这17亿元又去了谁的口袋?

一时风声鹤唳,高官个个忙着撇清关系。

州副首长也是基建部长的百林说不知情,因为拨款直接来自联邦乡村部。

联邦乡村部那段期间的部长就是上周提到的沙菲益,他的新党还在等着ROS的批准。

沙菲益不甘示弱,嘲讽百林和州政府只顾自身清白,硬将责任推给其任内的联邦乡村部,不尊重不信任反贪会还在调查中。

说的也是,就算拨款由联邦直接拨与州水务局,州基建部不可能完全不知情,那不如将州水务转由联邦负责好了。

觉得有趣的是,涉贪的是水务局正副总监,但这些政治人物却纷纷出来表示与己无关;除了上述人士,还有州旅游部长马西迪和丹南巫统国会议员莱米翁基,难免给人此地无银三百两之嫌。

沙菲益透露,就算拨款来自联邦,未必只来自其乡村部,也有可能来自能源部;而联邦能源部长麦西慕,正巧也来自本州,他也是百林团结党的署理主席。

既然是州水务局,不可能所有拨款来自联邦,于是,刚刚脱离行动党的王鸿俊也来插一口,说水门案的其中5000万现金,可能来自州财政部。

他以数据为证,指州政府在2012至2016年期间,共批准了4.5亿至7.1亿的水供特许管理合约。

如果王鸿俊说的属实,那就不能一口咬定两名水务局的贪赃全数来自联邦拨款。

如此一来,百林就不能推卸责任,州财政部也不能推卸责任,而州财长不是别人,他便是州首长慕沙。

说到此,几年前的4000万现金悬案不了了之,至今都还没有真相大白呢!

至于王鸿俊本身,此事理应与他无关,何以他也热衷针对此事发言?难免让人相信,此案与最近的退党潮和成立新党事件大有关系。

如果一个州务局的两名官员都可以涉贪3亿,那部门级联邦级的官员岂非贪更大?

联邦首席秘书阿里韩沙澄清说,本州水门案只是“零星个案”,大部分的116万公仆都没有涉贪。他真的那么肯定吗?

本州水门案怎能算是“零星个案”?三月间,凯里的体青部部门秘书不是因贪污2000万被控上法庭吗?

更早之前,莎丽扎还是妇女部长时,其私人政治秘书在Azam除贫计划中饱私囊逾亿元。

再来是诺雅谷还是第二财长期间,其政治秘书也贪掉了至少200万元、4部豪华车和4所洋房。

(请参阅《大有大吃 小有小偷》20160322)

这是我随手拈来的几个例子,相信也只是冰山一角,实际上可能多不可数。

同样,他们多是政府部门里百人之上一人之下的二三号官员,那各部门的头号高官岂非更有机会大贪特贪?

当然和26亿相比,这些贪污又算什么?

我相信,116万名公仆里,真正涉贪人数比率上或许不多,但,就凭这一小撮害群之马,就足以把国库掏空,然后由人民买单。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