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5, 2016

东西马政党之争

针对近期所引发的退党潮,发现到有个奇异的现象。

这股退党潮,可说是由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带起的,随之却非来自国阵成员党,而是来自反对党的党要和议员,是不是很奇怪?

沙菲益退出巫统,但他并不加入由敦马发起的土团党,也不加入现有的本土政党,反而自筹新党,这个新党是一个冬眠政党,他接过来改头换面,目前有待注册局批准。

也就是说,他要自己领导一个新的本土政党,为州民争取自主权。

虽不加入敦马的土团党,自己成立新党,但他也不排除和敦马发起土团党合作,沙菲益的新党以自主权课题专攻本州,土团党则专注在半岛,最后再来联合政府。

敦马自己也有自知之明,知道就算在下届大选赢了,土团党也不可能单独执政。它还需要东马两州选民的支持。

土团党本身不会进军东马,尤其是沙巴,因为敦马知道,当年的「M计划」,让他在本州已经成了“票房毒药”。

沙菲益的退党行动,未能带动沙巴国阵成员的跟随,这意味着什么?一是沙菲益在沙巴国阵的互动不够,二是他的退党行动不获他们认同。

说的也是,在国阵里好端端的,尤其是听话的就有糖果吃,何需要走?

有说沙菲益意在当州首长,我觉得他还不成气候。

沙菲益和首长慕沙不和早已经是公开的秘密,在无路可退的情形下,这也是他唯一的选择,而他又不想加入州内的反对党,就只有放手一搏,自组新党了。

他的心态应该就与也要自组新党的拉津一样,拉津说自己怎样也是公正党的州主席,为何要加入他党当老二?

同样,沙菲益怎样也曾是代表沙巴的巫统副主席,算是沙巴巫统的老大,他岂要加入其它州政党当老二?

最新的传言却是,拉津可能组不成新党,最后也将加入沙菲益的政党。

那时候,那些随拉津齐齐退党的ex-公正党行动党成员,是不是也乖乖的加入沙菲益的阵营,还是悔不当初?

说也奇怪,通常青蛙退党,必是跳至另一政党,但这些退党青蛙,却未宣布加入哪个政党,难道他们成竹在胸,对拉津那么有信心乎?他们应该不会不清楚拉津过往的跳槽记录吧!

万一拉津组党不成,又不想加入沙菲益新党,岂非两头不到岸?

他们为什么不加入现有在野政党?显然也对现有政党也不满意。现在既已如此,将来再谈合作,谈何容易?

本州政党也实在太多了,国阵成员党就不用说了,反对党方面,除了半岛过来的公正党和行动党,本土反对党也多不胜数,其中包括杰菲里吉丁岸的STAR、邦布宁的爱沙党,还有在上届大选全军覆没的进步党。

这些本土政党可能不会有兴趣和来自半岛的反对党合作,但本身是否拥有足够实力,能够达到共识?最后在大选可能就演变成多场的多角战,让国阵执宝,渔翁得利。

挟着州权益和自主权课题,来届大选,可能就是一场东西马政党之争,但看反对党如一盘散沙,不肯相让,来届如何组织新政府?

就算组成新政府,恐怕也是同床异梦;半岛的民联和现在的希盟,就是一个借镜。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