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7, 2016

一个超级庞氏计划

这几天,媒体大幅报道沙巴水务局头二号官员贪很大的新闻,却忽略了瑞士总检察署二度向我国提出要求协助调查1MDB的报道。

瑞士总检察长Michael Lauber曾在今年三月要求我国在1MDB案上给予配合,我国总检察长阿班迪当时回应说将会提供协助,但时隔半年多,瑞士当局如今重复向大马提出要求,意即过去半年来,我国并没有配合瑞士当局提供任何协助。

(请参阅旧文《不是7亿、不是10亿,是美元40亿.........》20160303)

这次,我国总检察署却说,那是因为没有收到瑞士方面的要求。那到底是谁没有说实话呢?

瑞士总检察署说,已经对1MDB多宗可疑交易扩大调查,而且有证据显示,其中8亿美元涉及庞氏计划(Ponzi Scheme)式的交易。

什么是庞氏计划?就和金字塔投资一样,简单来说,就是拿后来的资金付给前面的投资当回酬,而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投资,当然就也没有任何回酬。

其实,早在三年前,潘俭伟就已描述1MDB在沙地石油的投资,就像个超级庞氏计划。

和沙地石油联营的操作方式,就是由1MDB贷款给前者收购一家联营股权,过后又再贷款还利息和债款。

(请参阅《1MDB发售债券 政府必须担保》20130329和《纳吉 四面楚歌》20150226)

1MDB在合资计划上投资了18.3亿美元,两年后合资计划却被中止,沙地石油将该投资转换成23.2亿美元债券,因此声称合资计划赚取了4.9亿美元盈利。

这18.3亿美元,就是去年国行要1MDB撤回国的资金,原因是发现与1MDB申请国行批准时所述的用途不符,但阿鲁却说无法撤回,因为已经拿来还债等等什么的。

阿鲁自相矛盾,因为之前他曾透露,其中12.2亿美元已经赎回国,其余11亿美元则存在邻国。

当时纳吉首相还口多加一句,不赎回国的原因是为了避免寻求国行的批准。

那时我就很纳闷,如果当初汇出国的时候有国行的批准,为什么现在却怕要国行批准?那另一批12.2亿美元为何又汇回国?而且汇去了哪里?为何没有拿来还债?当时还要向阿南达贷款2亿美元?

阿鲁后来又改口说,18.3亿美元只剩下9.4亿基金单位,不过要用来交与IPIC作为减债部分。

(请参阅《18.3亿儿戏三年玩完》20151019)

而在总稽查司的报告却提到,13.8亿美元存在新加坡BSI银行,那其余的呢?

(请参阅《1MDB要如何赎回23.2亿美元/单位》20150721)

诡异的是,BSI早前却回复说,公司户头里并没有任何现金。

当时还是第二财长的胡斯尼赶快更正说,因为这些资金已转换成了“单位”。

胡斯尼已经在最近的内阁重组里辞职不干。

他后来对媒体说,1MDB给他带来很大的压力,而纳吉首相在不久前的内阁重组将他调走,让他心灰意冷,干脆辞官归故里。

不过,就算13.8亿美元仍旧存在邻国的BSI银行,如今也被邻国当局冻结调查了。

也就是说,当初18.3亿美元的“投资”,如今可能只剩下价值不明的13.8亿个“单位”,或如阿鲁说的剩下9.4亿个“单位”,也有可能已经一文不值,或这笔投资根本就不存在,一切只是账面记录。

瑞士检察署说其中8亿美元涉及庞氏计划,不知它是怎么算出来的?因为它也提到SRC。

意思是不是:这13.8亿个单位的实际价值只剩5.8亿美元?(13.8-8=5.8)

说到邻国,瑞士总检察署也感谢新加坡当局提供协助。他这么说,我觉得他话中有话。

这次,阿班迪重复说他会配合瑞士的要求,在1MDB调查案上提供协助,只是目前他尚未接到对方的要求。你认为呢?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