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October 18, 2016

人无横财不富,马无夜草不肥

媒体昨天报道有误,指获保释的州水务局正副总监恢复职务,照常上班。

州秘书苏卡迪赶紧发文告澄清,州政府已经中止涉「33亿水门案」水务局正副总监的职务,从他们的被捕日开始生效,因此,他们不可进入全州各地的水务局办事处。

在调查期间,两人也不可离开沙巴,每个月需向反贪会报到。

说的也是,让两人回去上班,岂非让两人有机可“毁尸灭迹”?

其实,你会相信水务局里僅这两人涉贪吗?当然不止。

反贪会上周也扣留了第五名嫌犯,他是水务局的前副总监,退休前在职11年,去年退休后受委州财政部当“技术工程顾问”。

其实,我不明白为何财政部需要一位“技术工程顾问”,是不是向财长兼首长提供水务局工程局及各项工程的技术性意见?

现任张姓副总监那时还是水务局的高级工程师。

反贪会至今已向近百人录取口供。媒体还报道,在录取口供期间,有三名水务局职员自愿交出约100万“贪赃”给反贪会。

报道说他们是水务局的部门主任(heads of sections),有份参与“联邦拨款的批准程序”。

反贪会说,“他们没有被逮捕,因为他们充分合作”。

咁都得?如果两名正副总监和那名前副总监也给予充分合作,或转为证人,最后会不会也获得无罪释放,皆大欢喜?

如之前提过,贪赃20亿,两人只贪了3亿,其余的17亿去了哪里?可见案情并没有我们外人所以为的那么简单。

另外也要更正一下,昨天提到沙菲益的新党有三位署理主席,王鸿俊是其中一位。

今天读到报纸,署理主席只有一位,就是公正党跳出来的德雷尔(Darell Leiking),王鸿俊和另一位前巫统议员Jaujan Sambakong则是副主席。

如此一来,沙菲益的新党甫成立就立即有了二国三州议员,可说声势上已先夺人。另一人是和德雷尔从公正党一起跳槽的Terence Siambun。

至于拉津的新党命运如何?目前还未知晓。

其实,有太多反对党未必是件好事,尤其是各自为政,各怀鬼胎的话,最后恐怕也只让国阵有机可乘,坐收渔利。

虽说所有本土反对党都打着“争取州自主权”的口号,但那只是一个口号,若真的为自主权而来,那些从政至少也有廿卅年以上的政党人物,这些年来在这课题上又做了什么呢?

这次选民会买单吗?暂时还不知道,除非这些反对党达到共识,在每个选区以一对一对垒,那机会可能还大一点。

但要这些反对党达到共识,有可能吗?恐怕难矣,只要看看过去几次大选情形就可明白。

不止有本土的反对党,还有来自半岛的反对党,如何达到共识?

新党成立,本意为何?当年敦马让本土政党纷纷成立,以期让当时的团结党政府倒台,现在的纳吉,不就向敦马学习?目的也是一样,就是分裂州反对党。

看到州行动党主席黄天发表示,愿意与任何在野党,包括沙菲益的新党进行合作,就觉得很有趣。

言下之意,他是不是原谅了他的旧同志王鸿俊?之前,他还痛斥他是政治青蛙。

唉,古人都说天下大势,本就没有永远的敌友。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为了政治利益,人人都可以扮失忆。

· 康華 · said...

kiasu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