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27, 2016

阿鲁为何不报警?

先给大家一个预告。

朝圣基金CEO Ismee Ismail悄悄辞职,消息说他将加入森那美当老二。

好端端的朝圣基金CEO不当,宁可去森那美坐第二把交椅,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故事?找到后再跟大家报告。

说到森那美,大家就会想到当年1MDB第一任主席Bakke也是在辞职后加入森那美改当CEO。

Bakke为何辞职?据说就是因为不满1MDB将7亿美元转汇给Good Star而辞职不干。

Ismee辞掉朝圣基金CEO职,改当Bakke在森那美的副手,若非巧合,那便是受邀而过去的吧!

说来也很巧合,因为Ismee不止是朝圣基金CEO,他也是1MDB董事之一。不懂他是否也一并辞去1MDB董事职位?毕竟这两个职位,都吃力不讨好。

不过,阿鲁前阵子透露,1MDB董事们不是集体辞呈了吗?

阿鲁后来透露,他们的集体辞呈不获接受,所以他还是公司的发言人。

说到1MDB,阿鲁说他也疲倦了,这次真的要辞职了。

昨天,他宣布公司17.5亿美元(69亿马币)债券违约,因为IPIC没有根据担保协议(inter guarantee)代公司支付5000万美元利息。

之前我以为,既然IPIC声称没有收到1MDB的抵押金,后者已毁约在先,IPIC哪还有义务替你还债。

(请参阅《谁先毁约,IPIC或1MDB?》20160419)

但是周末的时候,读到IPIC奇怪的文告,说它不会代1MDB还债,除非1MDB违债(default)。

我心想,你这样讲,1MDB更不会还债了,反正你已准备替它还了嘛!

但我也很纳闷,IPIC都说没有收到抵押金了,它为什么还要准备替后者还债?

唯一的解释就是,虽然没有收到抵押金,因为抵押金去了一家在维京群岛(BVI)注册的冒牌公司,IPIC的确有发出担保信或签署担保人协议,所以还是有法律义务,一旦1MDB违约的话,必须替后者还债。

为什么会这样?阿鲁不是说了吗?这可能是件里应外合的欺诈案,不排除1MDB有内鬼。

而对方的主席Khadeem和CEO Badawy Al Husseiny已被炒掉,银行户口和个人资产已被冻结并被调查。

可以肯定,他们涉嫌在BVI成立一家假公司,然后以当时仍是IPIC主席和CEO的身份签署了担保协议,所以在法律上所签的担保协议是被认可的。

若说这两人是对方的内鬼,那阿鲁口中的1MDB内鬼会是谁呢?

当年由高盛安排的35亿美元债券是分两批发售的,一次是在2012年5月,第二批在同年10月。

沙鲁是1MDB第一任CEO,但他在2012年8月辞职,被调去首相署伊德里斯的PEMANDU单位,原因不详,接任者是Hazem Abdul Rahman。

时间上,沙鲁应该是对35亿美元债券的安排知情的,他是不是反对发售这批债券而辞职,那就不得而知了。

至于汇给假公司的前后35亿美元抵押金,则肯定是在Hazem的任期内了。

那他当时知不知道“汇错”了户口?这点公帐会似乎完全没有提到他,也没说他需负任何责任,那就很奇怪了。

Hazem任期也不长,他在1MDB财务问题爆发后,于前年年尾辞职(还是被炒?),前后只当了两年4个月的CEO。之后他去了哪里?没有读到任何相关报道。

跟着就轮到阿鲁上台执手尾,他是最近“发现”35亿美元遭到诈骗后才改变语气,但他之前难道对整个事件没有怀疑过吗?

从他数次前言不对后语,我相信他是知道实情的,只是职责所在,不得不为公司“圆谎”。

然而公司的问题已变得愈来愈大,大到连他也“圆”不下去了,他是不是也要自保,走为上着?

至于之前他说公司还有23亿现金,现在再深入想一想,搞不好他所谓的现金,就如第二财长胡斯尼口中的11亿美元资金,不知几时已换成了所谓的“单位”。

也就是说,这23亿现金只是纸面账簿上的cash,并非真正的真金白银,否则,为何要冒违约那么大的风险,也要IPIC替它还债?

缴付5000万美元利息于星期一到期,1MDB昨天星期二宣布违约,至目前为止,还未听到IPIC是否已代它还息。就算IPIC最后缴付利息,IPIC也会想办法取回这笔钱。

别忘了1MDB已汇了这笔钱过去,虽然汇去了冒牌公司,那也还是公司的钱啊!

假设IPIC“反悔”不肯缴付利息,财政部就要出头,因为35亿美元债券有政府的担保,政府必须替公司还债。

要不然,政府岂非没有了信誉?以后要在市场举债,就算愿意支付更高昂的利息和成本,恐怕就难上加难了。

其实,既然怀疑公司被诈骗了至少35亿美元或可能更多,身为公司CEO,阿鲁是不是应该在第一时间去报警呢?

而身为公司顾问主席也是唯一可以签署文件的财长首相,为何还继续置身事外?

相信知道最多的,应该是他。这也应该是大马有史以来第一次发生也是最大宗的违约事件,处理得不好,相信陆续有来,政府怎能不给予高度关注?

2019年的先进国愿景,不管它会不会像伊德里斯说的会变成一个破产国,人民还是咬紧牙根继续向前迈进吧!

2 comments:

WL said...

我一直以来都不明白一样事情,既然知道冒牌公司,为什么不可以翻回冒牌公司的持有人是谁,从这个点开始调查。

当然,这是如果国家政府有心调查打电话才有效

· 康華 · said...

阿鲁才刚刚改口供呢,说他从没说过被欺诈。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