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4, 2016

打SOCSO主意

可能很多人没有注意到。

上周,国会通过《社会保险修正案》第72A条文,允许在社险机构(Perkeso)的开销,加入可“提供贷款”和“承担其它费用”,包括“在财政部的批准下成立/接管公司,并经营、管理或执行该公司联营、私营或企业计划”。

它也撤除社险投资局7名委员当中的国行代表,改由人力部长委任3名投资成员。

人力部长里察列(Richard Riot)解释说,“提供贷款”只给内部职员购买汽车房屋和电脑,不是给外人。

但“承担其它费用”就可以很广。

争议最大的是由财政部长批准社险机构接管或成立新公司,让人担忧财长首相会不会乘机用SOCSO资金来拯救有问题的GLC,包括1MDB?

毕竟前车可鉴,EPF、KWAP、朝圣基金和武装部队基金(LTAT)等人民基金不是都被用来购买1MDB的债券和土地吗?

这次,SOCSO修正法案获得通过,财政部有权指示SOCSO接管/收购或成立公司,你敢担保他不是打SOCSO的主意?

而且,如去年国行代表从KWAP和LTAT投资局里被先后撤除,这次再如法炮制,国行再从SOCSO投资局被剔除,为的是什么?

(请看旧文《国行被边缘化?》20151117)

部长说这是应国行在2010年的一封信函里提出的要求,以免“引发利益冲突问题”。

2010年的信?就算有,我怀疑国行的原意是否如此。

与其说有利益冲突,不如将国行视为投资局里的一个监督单位,这样才不会乱来。

否则,像1MDB,还有KWAP、朝圣基金、LTAT等基金那样,因为没有国行监督而己所欲为,结果都被拿去“拯救”1MDB去了。

记得当去年底国行“好意”通知朝圣基金其储备金已呈负数的时候,后者还理直气壮回应说国行没有权力监管它吗?

这些基金当中,KWAP由财政部管理,朝圣基金由首相署回教事务单位管理,LTAT隶属国防部,其总裁罗丁(Lodin Wok)也是1MDB主席,三个基金都购买1MDB债券或土地,利益冲突问题不是更明显吗?

为什么会打SOCSO主意?我想除了当局发现它是唯一未被动到的基金外,主要也是看中它的资产。

根据2014年财报,它有110亿多数是现金的流动资产,其非流动资产也多达110亿。

和EPF一样,会员每月支付SOCSO,其现金存款每月都在增加中。

随着修正法案通过,财政部被赋予无比权力批准收购或成立公司,你敢担保SOCSO不会面对与KWAP朝圣基金等同样的厄运吗?

随着IPIC/Aabar两名高层Khadem Al Qubaisi和Ahmed Badawy Al Husseiny被撤职,并被阿布扎比政府进行调查,相信1MDB与IPIC进行的160亿资产交换计划也将无法成行,那是不是说公司要另想法子来解决这笔债务呢?

SOCSO修正法案通过,对当局来说,可能正是时候。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