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pril 25, 2016

1MDB第一位被控洗黑钱的是新加坡人

读到《当今大马》报道,指新加坡瑞意银行(BSI)前理财师(wealth planner) Yeo Jiawei是该国在1MDB案中提控的第二人,第一位是BSI前高级副主席Yak Yew Chee。

据我的了解,Yeo Jiawei应该是第一位因该案被控的人。

如果没错,Yak仍在接受调查,其个人银行户头虽被冻结,但他未被正式提控。

上一回他上法庭,只是申请解冻其银行户头,却也在最后一分钟撤销申请,改从其海外私人户口汇钱进来,因其海外户口未被冻结。

(请参阅旧文《水落石未出》20160212)

根据报道,Yeo曾向1MDB推荐投资产品,涉嫌接收新币20万元赃款而被提控。

控状指他是在2013年1月30日通过中国银行收取“犯罪收益”,款项是“欺骗所得”。

主控官透露,这是一宗非常复杂的跨境案件,涉及大量敏感文件,大笔资金的流动和多项交易遭刻意隐瞒,而Yeo扮演一个关键的角色。

Yeo否认洗黑钱,说20万元是他从香港的个人户口转入新加坡的个人户口,和洗黑钱无关。

值得注意的是,Yeo以涉嫌20万元黑钱被控,Yak被冻结的银行户口数额则达1000万新币左右,看来Yak所涉及的款项更大,因此虽未被提控,银行户口先被冻结。

两人同样在贪污法令下被控洗黑钱,但是Yeo先被控上法庭,并将在本星期四(28日)过堂。

调查1MDB案的新加坡当局是商业事务局(Commercial Affairs Department)和金融管理局(Monetary Authority of Singapore)。

至于瑞士调查单位,其总检察署之前透露,两名大马高层人士亦在调查范围内,最近再透露,IPIC/Aabar两位被阿布扎比调查的前主席和CEO也在瑞士当局调查名单中。

你会不会很奇怪,外国调查单位还在如火如荼地调查1MDB案,为何我国早在今年一月就“结案”?

如今有这么多新发现新发展,包括阿鲁刚刚承认公司可能被假Aabar诈骗了35亿美元,为什么高官们一点震惊都没有?

35亿美元,以现在的兑换率约138亿马币,这个数字可不小呢!

如果你对数字没什么概念的话,它是138的后面跟着8个0,是26亿的5.3倍。

更让人担心的是,由于当初没有收到1MDB/财政部的担保金,IPIC拒绝替1MDB偿还这批35亿美元债券的利息,同时宣布中止双方签署的债务资产交换计划(debt-assets swap)。

《The Edge》说,这笔5000万美元(19.5马币)利息有五天的宽限期,即今天逾期。

看样子IPIC已不准备替1MDB还债了,更甭说利息。

既然阿鲁说公司还有23亿现金,如果这笔现金真的存在的话,可能最后就只好用这笔现金来还利息。

再不然,政府也必须替它还债,否则就会引发交叉违约(cross default)风险,包括TRX的30亿美元债券、24亿大馬城回债和SOCSO的8亿贷款,那就会影响公司或政府将来售债的信誉了。

所以你看,GLC包括1MDB频频举债,何惧之有?

政府基金如KWAP也不惧借贷给GLC如1MDB,同样也是因为有政府担保,GLC无法还债,政府就会出头。

记得纳吉如何自夸吗?他说,政府只注入100万资金,如今1MDB资产却高达500亿。

其实他低报了前者和高估了后者,他应该同时也报告公司债务至少420亿。

我也很怀疑他到底懂不懂得经济原理,如果读过经济学,当知以100万资金,不可能可以借到420亿元贷款,这个债务资本比例(debt equity ratio)根本不成比例,如果是家私人公司,谁敢借钱给你?

1MDB能借到这一大笔债,还不是靠政府担保,公司一旦还债无力,政府就要替它还债。这个简单道理他一点都不懂吗?

再提到上周公帐会主席哈山偷偷删掉“Good Star与沙地石油无关”一事,虽然阿鲁指GoodStar是沙地石油的子公司,沙地石油却拒绝证实此事,只说公司(沙地石油)没有挪用1MDB的资金。

哈山也好整以暇,说如果公帐会成员不满他擅自删除报告内容,大可向国会议长投诉。

他说任何最后一分钟收到的属于机密的资料,都不适宜公开,也不应纳入调查报告中。

言下之意,他是同意GoodStar与沙地石油无关,也不否认7元美元“汇错”去了Good Star户口。

但因为这份资料是最后一分钟收到,而且属于机密情报,所以不宜收进报告里吗?

这个借口可真牵强呢!

1MDB这场大骗局,到底会如何收场啊?

国外调查单位已开始将涉案者控上法庭,国内的涉案者,难道就永远在法外逍遥吗?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