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29, 2016

无一不与1MDB有关

时间过得好快,匆匆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这个星期,似乎有很多事情发生,多得来不及写;已经写的,又有后续的发展。

有没有发现,近来发生的事件,无一不与1MDB有关?

所以,就算已经对这课题有多厌倦,还是得把它写下来,将来读回头的时候,就不会觉得不连贯。

今天就来记录一下,这个星期所写题材的Part 2。

1. 国行对1MDB采取行动

昨天才刚刚提,洁蒂任期只剩下最后两天,为何还未读到她欲对1MDB采取的行动。

旁晚的时候,就读到新闻了,说国行已取得总检察署批准,向1MDB发出行政罚款(administrative compound)。

有几点要说:

a. 之前不是说国行无需经过总检察署向1MDB采取行政行动,像向阿马银行行动那样吗?为什么对1MDB还需经过总检察署呢?

b. 总检察署岂非自相矛盾,既然在一月的时候裁定没有人犯错没有人需被提控,为何却又允准国行向公司施予罚款?

c. 为什么没有披露罚款数额多少?是以百万计、千万计、或亿万计?公司虚报的是18.3亿美元资金的用途,想当然罚款应该也是亿元以上。

问题是,公司连还债都有问题了,哪还来的钱来缴付罚款?可能最后就从财政部“转账”给国行算数,对1MDB来说仍然无关痛痒。

2. 朝圣基金证实也换人

除了国行总裁换人,如前天我预告的,朝圣基金CEO也证实换人,但他不是任期届满,而是自己辞职,据说过档去森那美当MD还是副CEO?

他辞职的原因不明。

接他棒的,是他的副手Johan Abdullah,从七月生效,即日起他是代CEO。

Johan是去年一月才加入集团的,表现如何还看不出来。

朝圣基金如何与1MDB扯上关系?

两者大有关系。起码有三位朝圣基金董事成员,也是1MDBD董事。

大家该记得去年它高价向1MDB买下一块地皮,遭非议后,它说可一转手就净赚5百万,过后又说不卖了要自己发展。

去年底,国行好意劝告不可用储备金来支付利息,因基金资产已低于负债,唯基金当耳边风,其主席还说基金隶属首相署,不由国行管制。

看吧,空穴来风,CEO Ismee悄悄辞职,不会没有原因的。

3. Yeo Jiawei加控两罪

星期一提到新加坡第一位因1MDB被控的Yeo Jiawei,昨天再被加控两罪:

a. 每年从1MDB子公司Brazen Sky收取约160万美元(约马币620万);

b. 在BSI担任理财师时,蓄意欺骗和妨碍司法公正(cheating and obstructing justice)。

1MDB不是说有11亿美元存在BSI吗?便是以Brazen Sky存在该银行的。

后来经BSI证实,并没有这笔资金在户口里,第二财长胡斯尼改口说是一些单位。

无端端的,Brazen Sky为什么要给一名银行职员160万美元?而且是每年呢!谁想到这么一个好主意?

根据新加坡《海峡》报,其实还有一位叫Kelvin Ang Wee Kent 的在20日时被控,他涉嫌以3000新币贿赂一名叫Lee Chee Waiy的分析员,唆使后者撰写一份有利的估价报告。据知报告亦与1MDB有关。

4. 政府没有U转

觉得这个其实也没什么好记录。

就是国家王宫和财政
部秘书长伊万分别驳斥《华尔街报》报道,说国行新总裁人选由始至终只有一名,政府不曾在此课题上U转。

其实可以这样子解释,也不难想象:人选在还没有提上给国家王宫的时候就因消息外泄,因此不得不换人,对最高元首来说,的确也只有一个人选。

倒是很好奇,伊万本身又怎么知道人选本来就不是他?难道首相曾预先透露给他知道?

此地无银三百两,有些事,还是不要说出口,否则就会出现反效果。

5. 回教党署理主席质问纳吉首相

觉得这则新闻应该记录下来。

与哈迪不同调的回教党署理主席端伊布拉欣问首相,1MDB已宣布违约未付5030万美元债券利息,身为公司顾问主席的纳吉首相为何至今仍未发一言?

不止如此,阿鲁也已通知首相,公司将面对至少65亿债务的违约风险,政府是担保者,为何首相都保持沉默?

还有和IPIC的160亿债务资产交换计划已经告吹,公司打算如何减这笔债?

端伊布拉欣叫首相不要只是吹捧ETP如何成功,因为人民并没有感受到“成功”,有的只是生活费高涨,苦不堪言。

回教党应该让他当党主席才对,而不是哈迪。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