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 2016

到头来还是政府在还债

上周末,IPIC通知伦敦交易所,已代1MDB摊还5031万美元(1.96亿马币)利息,同时也将向后者以及大马财政部追讨这笔利息。

当读到这则新闻时,不禁苦笑,1MDB肯定没钱还债,除非财政部拒绝IPIC要求,因为对公司/政府来说,公司已经付了35亿美元担保金给Aabar,没有理由还要补偿这笔利息给对方。

至于担保金去了假公司,那是对方内部问题,因为假公司也是由对方的主席和CEO成立的。

除非对方可以证明,1MDB或大马财政部也是主谋,那就可以拒绝代公司还债。

现在的情形却是,对方替1MDB还利息,同时又要公司/财政部还回给它,这是怎样的一个安排?相信只有当事人清楚了。

至目前为止,还未听到公司或财政部的回应。如果最后由财政部还回给对方,那还不是政府代公司还债?

如果没有记错,副财长佐哈里阿都甘尼(Johari Abdul Ghani)两星期前曾经放话,说政府不会替1MDB还债的。当然,这也不是由他说了算。

IPIC最后还是代公司偿还利息,是否表示债务资产交换计划仍然有效呢?我仍然有点怀疑。

上星期也提到新加坡一名Kelvin Ang Wee Keng因涉嫌以3000新币贿赂一名Lee Chee Waiy分析员被控,读到后续报道说,他要求后者为1MDB的“单位”做估值报告。

1MDB有什么“单位”?便是胡斯尼和纳吉口里的11亿美元资金,当BSI证实没有这笔资金在Brazen Sky户口后,这笔资金就变成“单位”了。

据说BrazenSky是1MDB的子公司,每年支付Bridge Partners为数不菲的管理费,而Yeo Jiawei涉嫌透过Bridgerock Investment从Brazen Sky每年收取160万美元资金,这笔资金即是Bridge Partners收到的管理费部分。

Kelvin涉嫌与Yeo进行了好几宗非法交易,Kelvin找洋名Jacky的Lee Chee Waiy为“单位”估值造假,三人的关系便是如此错综复杂。

更复杂的是,Bridgerock缴付管理费给Bridge Partners,Bridge Partners是一个Bridge Global Absolute Return Fund SPC的基金管理人,后者又是Brazen Sky的子公司。

总之你可以看到资金就在这些令你眼花缭乱的公司之间兜兜转,1MDB的资金就不知不觉的从中被蒸化掉。

Jacky被要求为这些“单位”估值,想当然这些“单位”已不值得11亿美元了,否则又何必找分析员来“造假”?

Jacky Lee是NRA Capital前分析员,在公帐会报告有提到,NRA为1MDB在开曼群岛的投资估值。

倒是不明,如果投资的是信托“单位”,不是根据市价就能知道其价值吗?为何还要另请分析员为其估值呢?

走笔至此,让我想起两星期前,政府又发行了总值10亿美元的回债,那时候,是不是已经预算部分资金将用来支付1MDB的利息呢?

1MDB的5031万美元于4月18日到期,宽限期5个工作天到25日,而政府的回债则是在22日宣布,日期上太巧合了。

报道还说,由于1MDBY“延迟”付息,影响这批回债必须支付更高的殖利率,以吸引投资者认购。

首相还说政府无需替1MDB还债?

《当今大马》作者P Gunasegaram今天在其专栏《Question Time》说,1MDB可能有高达330亿马币无法收回,再加上支付高昂的利息(60亿),超贵的顾问费(20亿)和买贵了的能源资产(30亿),国家可能遭遇高达440亿的损失。

是的,你没有读错,是国家不是1MDB将面对440亿的损失,因为政府必须负责公司的债务,包括消失的资金在内。

换句话说,就是你我都必须为1MDB付债。

https://www.malaysiakini.com/columns/340015?utm_source=dlvr.it&utm_medium=facebook

1 comment:

Peien Ng said...

我想问下一马公司不是私人公司吗?为什么政府要帮它还债?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