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4, 2016

EPF不怕1MDB违约

继退休基金局(KWAP),如今轮到公积金局(EPF)表示不担心1MDB没有还债能力,因为有政府全面担保。

这是EPF的CEO沙里尔(Shahril Ridza Ridzuan)说的。

当然他这样说也无可厚非,因为有政府的担保,万一1MDB无力还债,政府就需代它还债。

但政府的钱又哪里来?

若非来自人民,就是政府也在市场举债来替包括1MDB在内的GLC还债了。

不止KWAP和EPF等官联基金不担心,政府本身也不担心。

举债还债,这似乎已成了政府近来的策略,所以国债日益增长便是这个原因,就算需要支付更高的成本和利息也在所不惜。

昨天提到政府两星期前发行总值10亿美元的回债,即是一个例子。

你知道我国是全球发售最多回债(sukuk)的国家吗?连阿拉伯国家都望尘莫及呢!似乎以回债名义发行,就显得是一种为国为民的神圣使命。

说回EPF,它在1MDB投资了多少?

根据手中的数据,它持有2亿债券,和15.2亿在Edra能源资产。随着后者已脱售给中资,EPF在这领域的投资应该已经收回。不过昨天没有提到这点。

话说1MDB因未支付利息违约而引发交叉违约事件,IPIC过后又替1MDB缴付利息,唯迟了4天左右。

如此一来,1MDB还算不算违约?交叉违约问题还存不存在?市场似乎毫无反应,是因为利息已付,还是都因为有政府担保呢?

在EPF昨天的汇报会上,注意到沙里尔提到的一个重点,那便是,EPF在海外的投资占总资产的25%,但在442亿的投资收益中占48%。

这说明了什么?就是海外投资回酬比率高于国内回酬。

问题出在哪里?除了国内市场表现不比海外,我想官联基金时常被要求履行国民服务(借用前马航主席达祖丁术语)也是一大原因。

其实,EPF等基金并不属于官联基金,政府只是受托管理,却也因而滥用了这些基金;EPF、KWAP、朝圣基金、LTAT和SOCSO等,无一可以幸免。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