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3, 2016

没担保?有抵押

两个星期前,国行新总裁莫哈末伊布拉欣说,政府将履行1MDB的债务承诺,财政部随后也附和说,不管有没有政府的担保或支持信,财政部最后都会为1MDB的债务负责。

相关新闻都有见报,白纸黑字,大家上网去找一找就可以看到。当时我也写了《财政部负责完1MDB债务》(20160512)。

但是,财长首相今天却以书面在国会报告(又是书面报告),财政部不会接管IPIC所担保的35亿美元债券,因为政府并没有为这笔债提供担保或支持信。

但,IPIC不是说将向大马财政部追讨已代支付的两笔利息和一笔母金共12多亿美元吗?

当问到这,财长首相回应说,一旦问题解决,政府将采取适当行动。

至于1MDB先后汇去的35亿美元抵押金,不就是所谓的担保金吗?

问题是,这笔资金汇去了维京群岛一家也叫Aabar的假公司,而且这家假公司已在去年六月清盘,IPIC说它根本没有收到这笔资金,所以才要向财政部追讨。

《华尔街报》说,里扎拍电影的资金就是从那里来的,26亿献金也是辗转从那里出的。

你说财长首相知不知情?

根据新加坡Yeo Jiawei的控状,原来SRC也有一家同样在维京群岛注册的公司,和Aabar的情形一模一样,授权人也是SRC的董事经理聂费沙。为什么事情爆发后此人即消失无踪呢?他的名字没有在移民局的禁出境名单吗?

SRC是财政部的子公司,也是1MDB前子公司,为什么要转至财政部名下?

SRC也在维京群岛注册一家同名岸外公司,财长首相知不知情?

难怪他对Aabar有家在BVI的公司不感意外,因为SRC也同出一辙。

上个星期提到王建民批评财长首相引以为傲的PEMANDU去年获政府拨款1000万由一家Big Fast Results(BFR)举办一个《全球转型论坛》。

今天看到王建民为“使用错误的BFI资料道歉”。

其实我觉得他大可不必。

因他引用的是今年二月的公司委员会资料,但公司在三月才更改资料,所以他也没错。

根据PEMANDU的解释,BFR是PEMANDU 100%拥有的公司,由于之前PEMANDU章程不允许持有超过49%股权,故由伊德里斯以信托人身份持有其余51%,但自修改章程后,信托人的51%股权也已悉数转回给PEMANDU了。

PEMANDU还指出,去年论坛总开销1250万元,BFR得以筹资860万,实际上只用了拨款中的390万,还有余额610万保留在PEMANDU户头,并非BFR。

换句话说,若没有1000万元拨款,该论坛不是还要亏损390万元吗,哪来的余额?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