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0, 2016

就算一次也是错

1.  转账有一次

读到纳西尔昨天告诉记者说:他替他哥哥转账只有那么一次而已,他哥哥请他帮忙,同样也仅有那一次。

我的看法是,就算一次也是错。如果他只是一名普通银行职员,可能早已在第一时间就被炒掉,或被要求离职,连先来个内部审查都可以省掉。

当天他还在其Instagram上载一张“I'm back!”的图片,还说没想到审查时间比他预计的还要久。

2. 国行那封信

究竟有没有阿莎丽娜口中说的国行那封信?

潘俭伟说他两度要求公帐会主席哈山交出那封信,但哈山以“没有相关权限”为由而拒绝,甚至扬言要把信还回给国行。

那就奇了,国行的信到底是给谁?如果属于机密,为何阿莎丽娜会知道内容?阿莎丽娜根本就是自打嘴巴。

如果是写给公帐会,为何其他公帐会成员都没看过也不知情?对公账会成员来说又怎会是机密文件?

而且,若是机密文件,也不是由哈山一人说了算。哈山和阿莎丽娜提的这个理由,根本就站不住脚。

唯一的解释,我怀疑根本就没有所谓来自国行的“机密”信件,那只是阿莎丽娜无中生有,为哈山删除报告两段句子而说谎,然后哈山再为她圆谎而做出来的一出戏。

当记者追问哈山的时候,他又何须匆忙跑掉,回避记者的问题呢?

3. 稽查OSA

至于当时被列为OSA的总稽查司报告,当时的报道是,一旦报告提呈给国会后即可解密,后来却又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之处?

这也是第一次总稽查司报告被列为机密文件。

总稽查司安布林昨天接受新加坡Channel News Asia访问时说,1MDB稽查报告已提供足够的依据让当局展开调查(provided sufficient basis for further investigation)。

当时警方也透露将根据报告展开调查,然而一个月悄悄又过去了,几天前,副首相阿末扎希告知国会,警方还没有着手调查刘特佐。

公帐会不也建议调查沙鲁吗?他还继续在首相署PEMANDU单位上班,领着每个月五万元的薪水呢!

4. Big Fast Results

提到PEMANDU,还记得伊德里斯吧!上回提到,因他的上议员任期已两届届满,他也从部长身份改为CEO了。等同部门级单位的部长现在改叫CEO,很奇怪呢!

昨天,王建民爆料,政府曾在去年拨款1000万元给PEMANDU,举办一个全球转型论坛(Global Transformation Forum)。

这是什么论坛,竟然要花1000万?

那还是其次,王建民说,论坛交由一家Big Fast Results(BFR)公司去办,而伊德里斯拥有这家公司51%股份,另49%则由PEMANDU持有。

让我想起当年政府购买潜水艇,通过巴金达公司,不也同出一辙吗?

伊德里斯很快回应说,BFR是100%由政府拥有的公司。

报道说,王建民的资料是在今年二月向公司委员会取得,但根据三月资料,BFR已改由政府99.9%持有,伊德里斯只持有0.01%股份。

但这还是没有解释,为何政府要特别成立一家公司来举办论坛,难道这不只是一次该公司替PEMANDU举办活动,而是陆续有来?

PEMANDU直接办活动不就可以了吗?为何还要成立专门办活动的公司这么麻烦?

该次论坛特别请了美国明星Arnold Schwarzenegger来演讲,酬劳费20万美元或80万马币,这还不包括机票住宿等费用。

说什么撙节措施?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