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30, 2016

打死不离亲兄弟

聂阿兹在世时,千叮万嘱回教党党员不可相信巫统;但自聂阿兹去世后,后人就忘记前人的叮咛了。

从暗渡陈仓,到大摇大摆,巫统与回教党的暧昧关系,如今好如打死不离亲兄弟。

哈迪还自诩当起巫统的顾问,那究竟回教党身份仍然是反对党,还是成了国阵的外围/直属成员党?相信哈迪自己也身份错乱。

像今次在国会发生的回刑法提案,国阵成员党若真的如报道事先并不知情,那就是被老大耍了,但也因此泄露了巫回两党的丑陋脸孔。

一个在野党主席提呈的私人法案,需要劳动一名来自首相署的执政党议员部长动议,这已够不可思议。

没有首相的允准,这位首相署部长岂敢贸贸然提出动议,支持在野党主席的私人法案?

果然,第二天首相就亲自出来“辟谣”了,说哈迪不是要提呈Hudud回刑法,他只是要修正现有的Syariah回教法,它只涉及回教法庭,涉及回教徒,跟非回教徒无关。

至于修正现有法令第几条又说不清楚,只说加强现有刑罚,从鞭笞六下变成好几下。这好几下又是多少下?

奇怪,首相当天又不在国会,他怎么知道哈迪要提呈的私人法案内容?反而是出席国会的所有朝野议员都不知道?

当然阿莎丽娜除外,不然她就不会提出动议了。这位首相署国会事务部长似乎通天晓,包括国行写给公帐会主席的密函,她比其他公帐会成员都预先知道。

经过《砂拉越报告》报道后,现在全世界都知道了,原来国行的信证实了刘特佐就是Good Star的拥有人。

沙地石油却拒绝证实,如果真是其子公司,为什么沙地石油拒绝承认?

而财政部上周才刚告诉国会,Good Star是沙地石油的子公司呢!

财政部再一次说谎,难怪公帐会主席哈山不得不配合,不敢出示国行的密函,还将公帐会报告里的两个段落在其他成员不知情下删掉。

在真相曝光后,哈山还辩称:因为公帐会不是情报机构,所以无权鉴定国行提供的资料是否可靠。

什么?因为怀疑国行资料的可靠性,所以不把国行密函公布给其他公帐会成员,所以把报告里的两段句子删掉?

这是一个中立调查委员会主席所应持的立场吗?

我相信国行的信,反而哈山的中立性才值得怀疑。单这一点,他就应该引咎辞去公帐会主席的位子了。

我看到国行的信是由其中一位副总裁珊西雅签名的。是的,我宁可相信她签的信,不相信哈山的狡辩。

他到底想保护谁?到此地步,种种对当事人不利的事实,何苦还要为难自己去保护别人?真的如他无意冒出来的一句:为了cari makan?真是太可怜了。

不止哈山应该辞职,处处为虎作伥、狐假虎威的首相署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也应该辞职。

执政党议员们应该要求她解释:为何替在野回教党主席提呈动议?

她傲慢无礼,还叫非回教徒不可谈论她的宗教呢!

当然如今我们已经知道背后的真相,国阵成员党领袖们应该做的,不止是辞掉部长等职位,而是集体退出国阵表示抗议,否则,口头上的辞职意义何在?巫统也不会当真。

但也说不定,这是大家一起合力演出的一场戏呢!

否则,财长首相已经澄清这是一场天大的误会,为什么成员党的正副部长们还在恫言辞职?难道他们不接受那是一场误会?

财长首相近来俨然成了国行新总裁莫哈末的代言人,自上回他代新总裁对外发言说“国行新总裁也认同政府实施消费税和补贴合理化措施”后,周末他又代新总裁发言,说国行已因国行信件曝光报警。

那不就证明,《砂拉越报告》所言非虚,国行的信的确证实Good Star老板就是刘特佐不是沙地石油子公司?那财政部如何解释,说Good Star是沙地石油子公司?

当然他也代回教党主席哈迪发言,说你们大家都误会了,哈迪的私人法案无关回刑法bla bla bla..........。

他怎么知道,而且比谁都清楚;为什么不是由哈迪亲口澄清,却要劳烦贵人事忙不出席国会的财长首相替他澄清?也劳烦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替他提出动议呢!

如果只是修正现有法令,加强现有刑罚,需要紧急到连跳15级让它爬头,却在通过要进行辩论后又要求延后?根本是在搞搞震,意图为何?

这点就需要哈迪出来解释,不然就请首相再次出来替他发言,相信首相是知道原因的。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