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6, 2016

砂拉越和1MDB的关系

砂首长阿德南说砂拉越与1MDB无关,不应受其牵连。

砂州政府真的与1MDB无关吗?

他可能不知道(因为那时候还不是他当首长),《砂拉越报告》初期成立的时候,是专门为了调查和曝露前首长现在是州元首泰益庞大身家的秘密,却在调查的当儿,“不小心”查到了1MDB的背后交易。

因此,怎能说两者没有关联?

大家还记得当年银行大合并事件吧!长话短说,就是砂拉越的第一银行(UBG)以换股方式被并入了RHB,刘特佐找到Aabar(又是Aabar)向UBG收购RHB股份。

由于Aabar以13元一股高价买入RHB,导致RHB在数次的并购献议,包括最近一次和CIMB,最后都告吹,主要就是因为Aabar不认同献购价格,与它当初买进的价格相差太远。

我因此在想,出现假Aabar,是不是对方“以牙还牙”的一个行为?

SRC的CEO聂费沙和董事Jasmine Loo,即是前UBG执行董事。聂费沙是反贪会欲查的人,Jasmine则是国行通缉人士,两人目前都身在海外,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了。

(请参阅旧文《Project Uganda》20150727)

国内发生的事件,无一不与1MDB有关。

昨天《砂拉越报告》再爆料,指砂人联党当年获纳吉从其私人户口汇款100万,并有两张复印支票各50万元为证,一次是在砂州选时期,一次是国家大选时候。

100万给一个政党,其实算是少了,因为我们知道沙里尔当时也获得100万,马斯兰更多,200万。

相比之下,100万给一个政党就微不足道了。

但,人联党是州政党,属于小党,可能就因此价码不同吧!

想想,如果人联党也可以获得拨款,那其他政党和它们的领袖们,包括我们的州政党和领袖,又岂能被排除在外?

我相信是有的,只是大家都心照不宣。

其实,澳洲ABC早在今年三月曾经爆料,除了砂拉越的人联党,沙巴自民党也曾获得纳吉从其阿马私人户口汇款。

只要看看来自我们这里的联邦领袖们,他们如何千方百计强词夺理地为首相说话,你大概也心知肚明了。

顺便一提,上周已被加控两罪的新加坡BSI前理财师Yeo Jiawei,昨天再被加控三罪,分别是:欺骗前雇主BSI、企图妨碍司法公正及转汇50万美元入自己的銀行戶口。

无独有偶,澳洲也发生一宗大马女学生因银行户口被错误提供460万澳元(1380万马币)透支便利而偷偷花去了330万澳元。

让我一度怀疑,这宗案件是否与我国的26亿案件有关。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