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16, 2016

阿德南理亏

阿德南有没有要委任华裔副首长的意思?

如今传出的消息是,阿德南原本要委一名华裔副首长,却因沈桂贤和黄顺舸两人皆争执不下,结果没有华裔副部长出现,两人都只获得部长职。

这也解释了为何当天13日的宣誓仪式延后了一个小时才进行。

真相是否如此,目前无法确认。

阿德南在选举前,两次被问及华裔副首长课题,一次在4月28日,一次在5月5日。

第一次,根据记者电话录音,当被问及有关问题时,阿德南的回答是:那当然(of course)。

这给记者的直觉是,委任一名华裔当副首长是理所当然的。这并没有错误诠释。

的确,第二天的报纸几乎都以这做标题,包括砂拉越的中英文报纸。

如果阿德南认为媒体报道有误,他大可做出澄清,但他没有。

阿德南跟着说,华社需要有华人代表,因此大家必须投选人联党,那样他才会委任一名或多名华裔入阁。

这个入阁,可以是入阁当副首长,也可以是入阁当部长;但因为有之前的那句“of course”,人们就当是阿德南对“只要投选人联党就有华裔当副首长”的承诺。

所以是不是模棱两可?问题却在,阿德南知道是场“误会”后,他并没有立即作出澄清,因为那样的报道当时对他有利。

一直到5月5日,选举日的前两天,阿德南再次被问道,胜选后,会不会委任华裔当副首长。

他回答说,一切顺其自然,等赢了选举再说。

被问及沈桂贤或黄顺舸有没有可能当副首长,他却答说,他们都有同等机会成为内阁的部长(ministers in the cabinet)。

而且他还说,沈桂贤可以像他父亲沈庆鸿那样。像怎样?像沈桂贤的父亲是前副首长。

你会发现到,他并没有正面回答问题,只说他们有机会入阁,但副首长一职,不也是内阁里的一个部长职吗?

阿德南很巧妙的回避记者问的问题,可见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要委任华裔副首长的意愿;或者可以这样说,他不认为州国阵内的华裔候选人,有人适合当副首长。

但选绩显示,华裔票大量回流,导致行动党从上回的12席骤减至今次7席。

但人联党也只拿下7席,比上回选举只增加一席。

相信对阿德南来说,人联党表现仍然不够好,所以他才会在内阁宣誓后说,他并没有说过他要委沈桂贤为副首长,他反而改口说,若要人联党有副首长,就要像以前赢完19席。

但有可能吗?人联党只竞选13席,怎么可能赢取19席?而且为什么不在选举前说出条件?选举后才来提条件,岂非蓄意为难?

副首相阿末扎希显然也发现事不对劲,事后damage control,说砂州计划修改州宪法,以让砂州首长委任三名副首长。

这是副首相的一厢情愿,阿德南当然不会因阿末扎希这么说就修改州宪法。

砂拉越不是在争取自主权吗,要修改州宪法,哪轮到联邦部长包括副首相来替他说话?

而且,何必修改宪法那么麻烦,只要把其中一人换掉就可以了。

阿德南本身是土保党(PBB),但三位受委的副首长,其中两位Douglas Uggah和Abang Johari也来自土保党,另外一名James Masing来自人民党(PRS)(人民党11名候选人全中),
正副首长是两名回教土著和两名非回教土著,如此一面倒,对其他国阵成员党来说公平吗?

当然不是说有华裔出任副首长就皆大欢喜,问题是阿德南在选前并未澄清媒体的报道,却在选后才来不算数,这点恐怕会让华裔选民大感失望,他们会不会在国会选举又将选票投回给反对党?到时就知道了。

就像马华当年不入阁,我觉得不会有什么分别,砂州没有华裔当副首长,也不用大费周章去修改州宪法。

我只想指出,阿德南在选前的确给人错觉,会委任一名华裔副首长,他明知自己没有这个意愿,却没有去纠正,这就涉及了诚信的问题。

2 comments:

Ichikuma said...

除了華裔副部長,還有教育部關於“承認統考還有一厘路”的報導。他們也在選舉後,才來發文告來澄清教育副部長的發表不對。這感覺是一種欺騙。

· 康華 · said...

你说的这个就不可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