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26, 2016

我们这么容易受骗

潘俭伟透露,阿鲁曾在今年一月向公帐会作证时说:1MDB仍有9.4亿美元(马币38亿)值的“单位”存在新加坡BSI银行。

他问,随着BSI关闭,这批“单位”是否仍然安在,还是消失无踪?

咦,存在邻国BSI的单位不是原本11亿美元的资金吗?何时仅剩下9.4亿的单位?

记得吗?前年底去年初的时候,阿鲁不是说存在开曼群岛的23亿美元资金,其中12亿美元已经赎回国,另外11亿美元则存在邻国吗?

财长首相那时还解释说,不把11亿美元赎回国,是为了避免寻求国行的批准?

当BSI证实没有这笔资金的时候,我们的第二财长胡斯尼改口说已经换成了“单位”。

曾几何时,这批原本11亿美元值的单位,只剩下9.4亿美元?

上网去找资料。

原来,去年11月14日有则新闻,可能当时看漏掉了,那时,阿鲁就已改口说,开曼群岛的23亿美元,其中赎回国的是14亿美元,其余9.4亿美元则存放在IPIC。

怎么不是在邻国子公司Brazen Sky的户口里了呢?

这与原先阿鲁和高官们说的,不止数字不同,存放地点也有异。

所以我说,阿鲁口供不可信,高官们说词也不可信。

记得当时被问及是什么单位时,胡斯尼还支支吾吾的说不出。

真的是去了IPIC吗?还是去了维京群岛IPIC的冒牌子公司假Aabar?

如果去了假Aabar,假Aabar已在去年六月清盘了,这批单位又去了哪里?

如果存在邻国BSI,如今BSI也要关闭了,这批单位会不会已被当局冻结甚至充公?

我相信应该是在BSI,那为什么阿鲁要谎称去了IPIC?

而且,如果不在邻国BSI,为什么潘俭伟会问这批存在BSI的单位的去向?

当然也有可能原先是在BSI,但后来却汇去了IPIC/Aabar作抵押,就是成了35亿美元抵押的部分资金,那也有可能。

为何我会这么认为?记得邻国上个月还有个被控的Kelvin Ang吗?他涉嫌以3000元新币贿赂一名叫Jacky Lee的分析员,要求后者为上述“单位”写一份有利的估值报告。

可见当时这些单位还在BSI的Brazen Sky户口。

至于为什么要找Jacky写一份有利的报告,当然就是因为这些单位已不值得原来的价钱了。

(请参阅旧文《到头来还是政府在还债》20160503)

瑞士金融监管局(FinMA)透露,1MDB在BSI的相关户口有100多个,说不定IPIC/假Aabar也有好几个,所以这批单位后来被移去了后者。怪不得阿鲁前言不对后语。

我觉得当时潘俭伟就应该问他三个问题:

1. 为什么你说12亿美元赎回国现在变成14亿美元?

2. 为什么你说11亿美元存在邻国BSI现在变成9.4亿美元,而且还去了IPIC?

3. 为什么要将这批资金换成如今数额不明的单位?

这批单位,其实就是国行前总裁洁蒂要1MDD遣返回国的18.3亿美元。

洁蒂以公司虚报用途为由,要公司遣返这笔原本是与沙地石油联营的投资,后来却发现至少有10亿美元被转移去了Good Star,而阿鲁说这笔资金已经耗尽,因此无法遣返回国。

与沙地石油的联营计划半年后就宣布取消,1MDB声称改将18.3亿美元资金投资在Brazen Sky,到了2014年,说这笔投资已增值到23.3亿美元。

看到哪里不对劲吗?当时说Brazen Sky是沙地石油的子公司,后来如何变成1MDB子公司?它又投资在哪里,竟能取得那么好的27%回酬?

Brazen Sky情况似乎和GoodStar一样,公帐会报告指Good Star属刘特佐所有,但相关段落被主席哈山删掉,跟着,财政部就力指Good Star是沙地石油子公司,所以一些资金汇去了这家公司。

公司可以这么容易换母公司吗?为何如此换来换去?Brazen Sky和Good Star两家公司如出一辙,都是半途换了母公司,这又是谁出的好主意啊?

总之后来阿鲁就说已将其中12亿美元赎回国,另11亿美元存在邻国BSI,到了去年底,又改口说14亿赎回国,9.4亿在邻国BSI,后来换成了单位,然后又去了IPIC。

为什么要换成单位?我小人之心,怀疑是因为单位的价值容易被操作;从Kelvin唆使一位Jacky做假报告,不正是证明了吗?

再说,赎回国的资金,不管是原先的12亿或后来改口的14亿,我相信根本就没有这笔钱,否则为什么没有拿来还债,阿鲁也无法交代赎回国后用去了哪里?

如果14亿美元已经汇回国,为什么不直接告诉国行?而且肯定有文件证明,为什么洁蒂毫不知情,还要1MDB把整数18.3亿美元汇回国?

18.3亿扣掉14亿剩4.3亿,如果14亿已赎回国,洁蒂只要1MDB汇回4.3亿美元就够了,为何还是要求18.3亿?光是这点,阿鲁就露出马脚了。

当初汇去沙地石油的18.3亿美元,不是说最少有10亿美元去了Good Star?所以后来投资在Brazen Sky的资金,如果有的话,充其量也只有8.3亿美元吧了。

其实,根据总稽查司去年中呈给公帐会的初期报告,存入BSI的的存款被说成是13.8亿美元。

是13.8亿美元或11亿美元?跟着又变成9.4亿美元单位,这可真够乱的。

这些单位又去了哪里?BSI说不在它那里,阿鲁说去了IPIC,我说大概是去了已经清盘的假Aabar,最后就可以说被骗了,就一分钱都不剩。

呜呜呜..............为什么我们这么容易受骗?

http://www.orientaldaily.com.my/nation/gn1mdb401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