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7, 2016

回教党的政治戏码

什么意思呢?提呈回刑法私人法案,却在国会批准优先辩论回刑法法案后,自己又要求展延辩论?

说的就是回教党主席哈迪。

这与两年前发生在雪州议会的情形相似。

那时,雪州巫统反对党领袖三苏丁也在议会提呈讨论回刑法动议,没想到获议长杨巧双接受
,反而是三苏丁宣布撤回动议。

当时他还嘴硬说,应该由回教党负责动议,不是巫统。

(请参阅旧文《哈!雪州巫統給人看穿它的詭計》20140613)

这回,轮到哈迪在国会提呈动议,被接受后,又要求延后。这次,又想上演什么戏码啊?

这出戏码当然要有人配合演出才行。

于是,又轮到首相署国会事务部长阿莎丽娜出场,要求国会优先处理哈迪的私人法案,还得到来自沙巴的工程副部长罗斯娜附议,出乎意料之外,不满阿莎丽娜的班迪卡议长,竟然也批准了阿莎丽娜的动议。

看清楚吗,阿莎丽娜是首相署部长,没有首相的指示,她敢自作主张在国会动议吗?

私人法案通常都是排在议程的最后一项,就像去年一样,这次,哈迪的回刑法法案排在第15项。也就是说,它连跳15排而获得优先处理。真的有那么紧急吗?

如果真的那么紧急,为何又要求延后?

这些人白白浪费国会宝贵时间,应该把他们逐出国会才算对得起百姓们。

他们背后有什么议程?不难让人想到,与即将来临的两个补选有关。这么做,就可以赢取更多马来人的选票吗?只怕弄巧反拙,失去更多非马来人的选票。

说到补选,我看到回教党的自相矛盾。哈迪不是说要当巫统的顾问吗?既然两党已经成了友好伙伴,如果双双上阵,岂非“自己人”打“自己人”?

当然如果旨在分散诚信党,那又是个不同的局面。但,凡事总有一体两面,同样情况,难道就不会分散原本属于巫统的选票吗?

所以,鹿死谁手,目前言之过早,因为也可以两败俱伤,是任何双方的俱伤。

看样子公正党似乎也蠢蠢欲动,这个党,难道还未从砂拉越州选得到教训?

以前就曾提过,公正党成员,很多都是ex-巫统党员,巫统的党性还是存在他们的血液里,如果你明白我的说法。

阿兹敏和旺阿兹莎已经公开唱不同调,老实说,公正党可以支持到现在,主要是因为有安华,安华一旦不在,恐怕就很难支撑下去了。毕竟,阿兹莎领导能力不足。

说回回刑法动议,你真的认为会通过吗?我觉得那只是一场政治把戏,必要时就拿出来玩一番。

副首相阿末扎希就出来说了,那是为了让吉兰丹落实回刑法,不是全国性的。

我不觉得回刑法有机会在国会通过,不懂有多少回教党议员去了诚信党,以原本的21位回教党议员加上巫统的88位议员,不足国会222议员的一半,有关法案通过的几率根本不大。

这点,我曾在去年《Hudud等那些事儿》写过(15/4/2015)。

就算真的在国会通过了,我相信吉兰丹也不会真正去落实。

有句中国成语「作法自毙」,谁要作法自毙?

国阵其他成员党事先都对回刑法动议毫不知情,国阵里一党坐大,其他成员又敢怎样?他们除了嚷嚷,肯定也不敢退出国阵,大家不妨等着瞧。

看到华裔党成员又在怪罪行动党,说什么要不是行动党当年与回教党为伍,就不会出现今天这个情况,叫华裔活在回刑法梦魇中。

这又关行动党的事?为什么不去骂巫统不去骂阿莎丽娜?

别忘了那是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去年先向回教党提议成立「回刑法委员会」的啊!

首相也曾亲口说过他从未拒绝回刑法,去年更开始公开和哈迪称兄道弟,难道这些都被视而不见吗?

两人关系如此暧昧,行动党早就和回教党划清界线了,国阵华裔党呢?怎不向首相向巫统抗议呢?

3 comments:

贰加叁 said...

评论一针见血!
最好笑的是那吉和哈迪的卿卿我我,华社却避而不见、避而不谈?

Anonymous said...

"公正党成员,很多都是ex-巫统党员,巫统的党性还是存在他们的血液里!"

Rafizi将在星期一把那所谓在雪州贪污的证据上报反贪局,到时就看那黑脸阿里怎样变青绿色。

· 康華 · said...

2+3,骂替死鬼。

无名,有趣。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