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1, 2016

回刑法之罗生门

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动议优先处理回教党主席哈迪的私人法案,国阵成员党领袖事先知不知情?

社媒出现了一封由沙巴民统代主席也是联邦科艺部长丹高在前一天写给首相的信,表达了对哈迪在国会提呈回刑法私人法案的担忧。

人民于是质问,如果来自沙巴一个小党的代主席事先知道哈迪的私人法案动议将在第二天获得提前,何以其他尤其是半岛成员党部长领袖们“被蒙在鼓里”?

而且是由代表首相的首相署部长阿莎丽娜在国会里动议,就算后座国阵议员们未被通知,内阁里的成员党部长们没理由也蒙查查吧!

就算事先蒙查查,当阿莎丽娜提呈动议,在那40分钟当在野党在激辩的时候,国阵成员党的部长和议员们又在干什么啊?

回教党总秘书达基尤丁(Takiyuddin Hassan)说,内阁先前已经通过,让哈迪提呈其私人法案。而且,巫统答应回教党,一定会在国会支持并挪前该项动议。

因此,他说,这是国阵内部的问题,巫统有必要向其友党解释。

这就奇了,连回教党总秘书都知道内阁已经通过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

接着,轮到马华总秘书兼第二国贸部长黄家泉承认,内阁曾在5月20日讨论回刑法课题,但那只是非正式的,而且没有达致任何协议,会上的部长们都不同意回刑法,所以不解为何阿莎丽娜会忽然提出动议。

说过了,阿莎丽娜只是奉命行事,要问就该问纳吉首相,为何会支持在野党的私人动议,这岂不自降身份吗?

这回又轮到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利不高兴了,他说黄家泉不该对外公开内阁会议内容。

这位racist部长,前阵子呼吁马来人大团结,不要让非马来人当首相,语气就与砂拉越州选时哈迪的口吻一样。

这些犹如井底之蛙的马来亚领袖,不知道东马土著未必是马来人,东马土著也未必是回教徒。

他们不晓得他们这样的言论会让东马非回教徒土著反感吗?

他也是因刘蝶事件而成立玛拉电子城的部长。

最近,玛拉电子城的业者又获延长半年免费租金,想必是生意不好吧!

与其同时,刘蝶事件的小偷英雄已被判坐牢四个月,未闻乡村部长出来为他说话。

最近被回教党开除党籍的前回教党署理主席胡桑慕沙却为哈迪说话,指哈迪可能是在被误导之下才会提呈其私人法案,因为回教党并未决定要提呈该动议。

他爆料说,其实,在前年的联邦回教法技术联委会上已经决定,有关动议必须由一位部长提呈,而不是由回教党以私人法案提呈。

意思是说,要提呈回刑法法案,应该由国阵部长来提呈,而不是由回教党议员以私人法案提呈。

联邦回教法技术联委会,就是由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向回教党建议成立的joint委员会。

同样,没有首相点头,你认为贾米尔会主动找回教党成立这样一个讨论落实回刑法的联委会吗?当然不会。

既然已经同意由执政部长提呈动议,为何后来又变成由回教党主席哈迪以私人法案来提呈呢?

我相信哈迪已被耍了,既然联委会同意应该由巫统部长动议,为何哈迪后来又以私人法案提出?相信巫统里也没有一位部长愿意提出此动议。

其实,若要提呈回刑法,最适当的巫统部长就是贾米尔本身,因为他本来就是负责回教事务的首相署部长,为什么他又不要?

由此也可见,其实未必所有回教徒部长和议员们都要回刑法,黄家泉不也说吗,所有内阁成员,包括巫统部长们都否决吗?

两场补选近在眉睫,突然提出回刑法,自有它的政治议程在。

说穿了,突然提出回刑法动议,不过是来吓吓百姓们,你以为他们当真的吗?哈迪已被利用而不自觉,还在那里沾沾自喜。

所以,始作俑者是谁?画公仔已经不用画出肠来了。国阵成员党领袖们应该唯他是问才对。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