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6, 2016

首相署有个ICU

不说不知,原来首相署有个ICU。它不是Intensive Care Unit,它全名叫Implementation Coordination Unit(执行协调单位)。

这个单位在308大选后成立,它是做什么的?

根据当时报道,它是成立来监督民联当时执政的五个州属:雪兰莪、槟城、吉兰丹、吉打和霹雳。

民联现在已不复在,希盟取而代之。

但回教党并不在希盟,诚信党取而代之。

当初成立以监督民联州的ICU,是不是依旧监督剩下的三个非国阵州?不得而知。

倒是从报道知道,通过首相署发出的州属计划之拨款,都是通过ICU拨出的。

ICU总监名叫Ahmad Zaki Ansore Mohd Yusof。

昨天,1MDB CEO阿鲁忽然出现在大港出席一场汇报会,就是由ICU举办的。

在会上,阿鲁向当地官员讲解1MDB,“要求官员们不要随反对党炒作1MDB课题”。

阿鲁以1MDB CEO身份向官员讲解公司状况,那也无可厚非。问题在他却叫官员们不要听信反对党,因为反对党把问题政治化。我觉得那就不恰当。

他忘了他的身份,他也算是一名公务员,不是巫统领袖或党员。

首相署否认该汇报会是配合补选举行的,说那是全国性的活动,碰巧这次来到雪兰莪州,所以才会在那里举行。信不信由你。

他在会上避重就轻,说1MDB过去的问题都已逐一解决,现在只剩下商务问题,有望在明年解决。

记得吗,去年的时候,财长首相说公司问题可在去年年底解决?

如今还要延长两年到明年?那是什么问题呢?

阿鲁应该提提公司的最新进展,特别是IPIC向1MDB和大马财政部索偿266亿元,公司将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这266亿将从何而来?

汇率滑落,公司的420亿贷款加上后来的新债,总数相信已涨至最少500亿,再加IPIC要求的赔偿,就等于766亿元。

1MDB的资产已卖得七七八八了,为什么还是无法为公司减债?

阿鲁为什么不谈一谈这个问题啊?

回教党署理主席端伊布拉欣因此质疑,公司是否有能力还债?最后是不是要由人民来替它还债?

国行新总裁不已说了吗,不管有没有提供担保,政府将负责1MDB的债务。

所以,这不单只是如阿鲁说的公司只剩下商务问题,这已成了你我都应关注的国家问题。

难道我们要步委内瑞拉的后尘?

政府的钱就是人民的钱,不久前,一名巫统议员恬不知耻的说不是。

虽然其他议员不说,相信他们打从心里也认为:政府的钱不是人民的钱,而是他们的钱,所以才会那么贪得无厌,还时时要人民对他们感恩。

财长首相对1MDB失踪的35亿美元毫不紧张,前回教党署理主席胡桑很好奇,难道财长首相知道背后的真相?

前阵子,当被问及IPIC声称没有收到有关汇款时,财长首相的答复也和阿鲁一样:那是商务问题,让公司解决去。

天,那不是数千数万甚至数百万的钱不见,而是35亿美元,兑成马币是140亿元啊,财长首相竟然不愿多谈,这样的回应太不寻常。

如今我们知道,35亿美元汇去了一家假公司,而这家假公司已在去年清盘,明显的这是一项非常严重的欺骗案,但公司做了什么?是不是要报警进行调查?

没有,公司一个行动都没有。

记得阿鲁当时曾说,公司可能受骗,并不排除有内鬼(insider job)。过后他又否认说过那样的话。

如今IPIC索偿来了,公司的回应竟然只是重复强调,公司流动资金稳定,可以定期还债。请不要答非所问好不好?

如果流动资金足够,为什么不缴付前两次的1亿债券利息,故意违约然后要IPIC代缴?如今反而面对对方266亿元的索偿,何必?

财长首相无论如何都不能回避1MDB问题,就算它是商务课题,它还是财政部的GLC,公司主席现在是财政部秘书长,直接向财长报告。

如果不想处理1MDB这个课题,那就换别人做财长吧!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