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6

该换的人,终于都换完了

反贪会主席被辞职的新闻在双补选过后才公布,在时间上是刻意不是偶然的。

试想想,如果这则新闻是在补选日前公布,它会如何影响补选成绩?没有人知道,但我相信政府不敢冒这个险,因此宁可等到补选过后才公布。

文告是由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发出的,他说国家元首批准阿布卡欣的卸任申请,相信国家元首早就已经批准,唯遇上两个补选,只好延后公布。

拉菲兹说,早在半年前,当局就已准备换人了。

是的,那时就有传言说阿布卡欣将以健康理由被退休,传言甚嚣尘上,逼得阿布卡欣亲自出来辟谣。

我在20/1写的博文《反贪会报告:为何SRC两份26亿一份就已提到,唯不知为何后来不了了之,如今终于谣言成真。

那时,反贪会将三份调查报告交给了总检察长阿班迪,根据《砂拉越报告》,反贪会向总检察长建议多达37条控状,但反贪会否认有关报道。

《砂拉越报告》坚持它的消息来源可靠。

我相信反贪会的确作出了一些采取行动的建议,否则总检察长不会把报告退回去,要反贪会做进一步的解释。

反贪会做了解释,但还是未获总检察长认同。

总检察长匆匆为SRC和26亿捐款结案,反贪会不服,要求会见总检察长亦不果。

反贪会在报告里做了两张资金流向的图表,阿班迪在记者会上不小心展示了出来,证实了外媒所说的都是正确无误。

反贪会的调查正击中要害,身为主席的阿布卡欣自然首当其冲,被提早辞职并且降职,只是迟早的事。

但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也被退休,造成正副主席两人先后卸任,这恐怕是史无前例的事了。

苏克里年纪比阿布卡欣还轻,如今提早退休,若说他是自愿,没有人会相信。

阿布卡欣也特意强调他不是受到压力而辞职,是因为他自己自愿的,而且这是他第三次提出离职要求。

但在一月的时候他不是那样子说的。那时他根本没说要辞职,他还强调,就算受到压力他也不会辞职,怎么跟着半年内已提出三次离职申请?间中发生了什么事让他改变主意?

至于反贪会副主席苏克里在去年反贪会官员涉嫌“泄密”而面对逮捕调职行动时,苏克里说“这里不再安全”和“要抓就抓我,不要动我的人”的话,相信也引起某些人物的不满。

昨天,更有一段影片重新流出,在影片里,苏克里不讳言,反贪会在进行调查时受到干扰,他还直言犯罪者(culprits)成了英雄,我们调查者却被喻为当权者的走狗(barua)。

这与我去年23/7写的《爱国者殊 窃国者侯》,意思一样。

他这样说,当事人听了怎会高兴?

《当今大马》报道,最有可能接任反贪会主席位子的或是来自总检察署的朱基菲(Dzulkefli Ahmad)。

去年当总检察长阿都甘尼被革职后,另一位被革职的总检察署官员是洁西卡(Jessica Gurmeet Kaur),朱基菲即接洁西卡的位子。

有关洁西卡的“故事”,大家可以参考去年25/8旧文《調查1MDB誅全家?》

该换的人,终于都换完了,唯当事人文风不动,稳如泰山。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