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ne 21, 2016

两个补选的明日黄花

原本昨天要写的,现在来谈刚过去的两个补选,似已明日黄花,也有点事后孔明。

无论如何,这里只稍微做些纪录,以供日后做参考。

1. 双补选与砂拉越州选相似之处,就是丝毫不受1MDB和26亿捐款等课题影响,国阵(巫统)不止大胜,多数票都比往年多出许多:江沙多数票6969张,大港多数票9191张。

2. 虽然如此,国阵总票在江沙得12653张,其实比505时的14215还少了1562张;大港总票得16800张,比505时的18695张少了1895张。

3. 当然你可以归咎于今次的投票率低所致。同样,国阵多数票比前次高,则是因为三角战,回教党和诚信党分散了在野党的票。

4. 如诚信党主席末沙布说的,诚信党虽败犹荣,虽然成立不到一年,可在大港得票7609张,比回教党6902票多出707张,算是不错;而在江沙落后回教党801张票(5684对4883),假以时日,应该可以迎头赶上。

5. 上回我也说过,很多人连听都没听过诚信党,怎会投它一票?末沙布说,大港还有选民以为雪州大臣仍然是基尔,也不知道雪州早在2008年就已换了政府,真是如此的话,可说这些乡区与世隔绝,资讯仍然不发达,当然投他们所熟悉的巫统。

6. 对乡民来说,他们只要有基本设施,生活安适就可以了。这与东马乡区没有两样,每到选举期间,必有政治人物下乡去派米派水缸派锌片等一些基本用品,这是他们的基本需求。这次的两个补选,何尝不是一样?

7. 当然反对党的各怀鬼胎也是一大因素,更大的因素如公正党似乎也面对党内意见相左问题,像阿兹敏最后几天才出来亮相,对大局的帮助不大。无可否认,诚信党所得选绩,行动党给予很大的帮忙。

8. 敦马此次成了票房毒药。如之前提到,在野党和敦马站在一起,看上去是个奇怪的组合,如此一个乌合之众,如何都无法习惯。说是互相利用也好,如今看来弄巧成拙。

9. 回教党成了巫统的一个棋子,如果哈迪到现在还没有醒觉,那就活该他被利用。财长首相不是和国阵成员党说了吗,等补选过后再来讨论回刑法。补选过后,你认为阿莎丽娜或任何巫统议员还会在国会内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吗?哈迪可以慢慢等了。

10. 至于尼查在选前说的「报应论」,显然没有在江沙应验,也没有应验在加玛身上。我倒看见应验在敦马身上,此说怎说?

11. 这就要从上世纪90年代本州政治情况说起。自团结党在1985年赢得州政权,当时仍是首相的敦马就千方百计要夺州政权回国阵,最大的原因是团结党是个以嘉达山族群为主的政党,而主席百林是基督徒。

于是,敦马想到了一个法子,就是分裂团结党,将各族群分而治之,让里边各族群领袖成立各族别政党。

单单嘉达山政党就忽然多出了东博的民统党(UPKO)、古鲁的民团党(PBRS)和马可丁的人民正义党(Akar),现任国会议长班迪卡当时即在Akar党。

至于华裔党则有杨德利的进步党、本土自民党再加东渡的马华和民政。

东渡的西马党当然少不了巫统,为了团结占人口不多的马来人,本土马来人党沙统则宣告解散,所有沙统党员自动成为巫统党员。

为了让巫统在沙巴壮大,沙巴巫统也破例让非马来土著加入成为党员,后来就有了所谓的「M计划」。

12. 看回半岛,如今多了一个从回教党分裂出来的诚信党,马来人不止可以加入巫统和回教党,也可以加入诚信党。

这还不止,马来人如今还多了一个选择,便是行动党,这在308前,是个相当不可思议的事情。

当年想在沙巴叫其他族群包括华裔在内四分五裂的敦马,如今是不是在半岛得到「报应」?

当然这也是让巫统感到不安的一个现象,所以才会故意将净选盟扭曲成为行动党搞的活动,并将一切归咎于行动党,包括回刑法在内。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