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6, 2016

阿莎丽娜:为何只怪我?

我又要来自夸了。

上个月尾,阿莎丽娜动议让哈迪的私人法案挪前15项优先一读,人人把矛头指向阿莎丽娜。

我说阿莎丽娜是首相署国会事务部长,没有首相点头,她岂敢自作主张在国会胡乱动议?

(请看《回教党的政治戏码》20160527)

她只是“奉命行事”,要问就该问纳吉首相,为何自贬身份去支持在野党领袖的一个私人法案?

(请看《回刑法之罗生门》20160601)

其实不是我料事如神,这么明显的动作和动机,任何人都看得出,唯独国阵成员党里的一些领袖选择看不到,纷纷表示自己事先不知情,还责怪行动党壮大了回教党,所以才有今天的状况。

拜托,那时聂阿兹还在,他不是屡次提醒其党员不可听信巫统?

他在世时,哈迪等人只能与巫统偷偷摸摸,直到聂阿兹去世后,才渐渐明目张胆起来。

这些,国阵成员党领袖难道也被蒙在鼓里,还是选择不知道?

为什么不反过来看自己,就是因为国阵成员党的懦弱,才壮大了巫统,让巫统一党坐大?

好了,不知是良心发现,还是不愿再继续当替死鬼,阿莎丽娜终于承认,她是在正副首相的指示下才在国会提出支持哈迪私人法案的动议。

也如我所说,她透露是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告诉议长班迪卡,指政府不反对哈迪的回刑法动议,而她的任务就是根据国会程序所需,动议把第15项排名挪前至第1名。

她还强调,哈迪的法案内容与她无关,她只是“奉命行事”,任何有关回刑法案内容,应该由贾米尔负责回应。

私人法案的罗生门,如今可说是真相大白。

阿莎丽娜是在星期六“爆料”的,但至今为止,还未见到成员党领袖们的回应?难道大家都在为两个补选忙去了?

现在,他们是不是应该将矛头指向正副首相,因为是他们指示阿莎丽娜提呈支持哈迪私人法案的动议?

当然,若没有巫统的“煽动”,哈迪也不会提呈他的私人法案,除非他真的天真到以为就凭回教党的21位议员就能通过有关法案。

这点,国阵成员党领袖们到现在还看不出吗?这根本就是巫统的一个诡计,原本应该由首相署回教事务部长贾米尔提呈的法案,却利用回教党主席哈迪去提出动议,背后的主脑是谁?阿莎丽娜已经说得一清二楚。

哈迪被利用了还不自觉,还在那里沾沾自喜,聂阿兹生前的数番叮嘱,早已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最好笑的是,纳兹里说,吉兰丹最需要落实回刑法,因为那里的罪案最高。

作为吉兰丹的执政党,纳兹里的话听在哈迪耳里,不知是什么滋味?

问题是,落实回刑法就能够有效降低当地的罪案吗?未必吧!

认清事实,不要倒因为果了。

还有,砂拉越首长阿德南已经率先表明不会支持有关动议了,沙巴首长慕沙好像还未开口说话呢!

可以想象他的尴尬,因为他也是巫统的一员,不能像阿德南那样随心所欲,这就是当年让巫统成功东渡沙巴所需承受的一个后果。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