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6

洁蒂留下一个包袱

才隔了几天,阿鲁就“改口供”,否认他曾承认1MDB涉及欺诈案。

他怪有心人蓄意扭曲他的谈话。

他说他只是根据瑞士总检察署12日的文告内容,不排除1MDB可能被骗(possibility of fraud cannot be discounted)。

对他来说,“承认”和“不排除”两者的意思是有分别的。

但他没有否认他当时也透露公司内可能有内鬼,可能迟点他又会作出否认。

瑞士总检察署当时透露,已展开对阿布扎比两名前高层的调查。

谁是阿布扎比的两名前高层?当然就是已经被炒的主席Khadeem和CEO Al-Husseiny。

如我昨天提的,这两人在BVI成立一家假公司,让1MDB把前后35亿美元汇去了这家假公司。

现在的问题是,1MDB是真的不知道那是一家完全与IPIC无关的假公司,还是有内鬼和对方串通,把钱汇去了这家公司?

如果1MDB真是无辜的,那就如阿鲁说的,那是对方的内部问题,因为是对方的主席和CEO行诈,除非能够证明1MDB同谋,那IPIC就可以不必履行协议。

最新消息是,IPIC可能替1MDB缴付利息,前提是1MDB也需要作出赔偿。

对方未提赔偿数额,目前也尚不知1MDB是否会答应。

不过,既然对方改称愿代还债,可见如我昨天说的,虽然对方未收到1MDB的35亿美元资金,那是因为对方两名高层使诈,导致资金去了一家假公司,双方签署的协议仍是有效的。

看来,如果打官司的话,这会是一场很长的官司,到时对方就会曝露,1MDB有没有与他们狼狈为奸的内鬼了。

与其同时,首相昨天宣布,洁蒂将由现任副总裁莫哈末伊布拉欣(Muhammad Ibrahim)接任。

滑稽的是,首相署随着就发文告挞伐《华尔街报》之前捏造新闻;该报上个月指财政部秘书长伊万将接任国行总裁职。

(请参阅旧文《此人当国行总裁?不适合》20160314)

觉得首相署如此迫不及待谴责《华尔街报》的行为实在幼稚。

相信一般的看法是,伊万的确是首相当初的人选,只因为消息泄露,引起市场反应负面。

洁蒂本身也至少两次高调放话,意有所指下任国行总裁人选不应带有政治背景,也不应受到任何政治干扰,而且,国行监督委员会已根据现有机制推荐最适当人选;明显就是说给首相听的。

如此,首相还不顾忌三分?最后只好委任国行推荐的人选也就是洁蒂的副手莫哈末出任。

所以说,首相署发布那份针对《华尔街报》的文告,岂非此地无银,显示该署官员的极度愚蠢。

而且,若非心中有鬼,为何要等到最后三天才来宣布新人选啊?这已显示不寻常了。

市场对之前相当低调的新国行总裁认识不多,我想大家更有兴趣的是,他会不会继续追究1MDB的进展?

洁蒂曾说,她会在卸任前对1MDB做个了结,因为她不要给她的接班人留下任何包袱。

但她的任期只剩下两天了,仍未闻她对1MDB采取了什么行动;不要随着她的离去,事情就不了了之了。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