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pril 1, 2016

青体部拨1900万元种辣椒

青体部拨款1900万元给一个叫新扶贫行动的NGO基金(Yayasan NAAM,New Affirmative Action Movement),这个基金由国大党领袖成立,主席是青体部副部长沙拉瓦南(Saravanan),恰当吗?

既是NGO基金,领导层却由国大党领袖担任,基金主席也是副部长的部门批准1900万拨款,这就已经够争议性了。

而拨款用途,却是供基金进行一项种植辣椒计划。这个计划需要用到1900万元吗?

王建民昨天就此事会见了沙拉瓦南,却表示对后者的解释和基金的账目感到满意。

王建民被告知,1900万拨款已用完,其中960万是用在由三家公司提供的培训费用和材料成本上,对像为1330人。

这三家公司背景如何?与国大党领袖或基金董事局有没有关系?所花费用是否合理?相信大家都很想知道。

他也希望联络参与种植辣椒计划的129名年轻印裔。

那其余1201人呢?对方解释因为多数缺乏资金而无法创业。

沙拉瓦南解释,拨款由首相署EPU发放,但由青体部负责,那是为了方便他监督计划的进行。

真是这样吗?这样的安排很奇怪呢!

我对王建民能轻易接受青体部副部长的解释有点意外。

沙拉瓦南的双重身份已引发利益冲突问题,这点似乎没有向对方提出来。

将计划放在(placed in)青体部是为了方便让沙拉瓦南监督,这个理由很牵强。

既是NAAM主席,为了避嫌,沙拉瓦南不应该再以副部长身份监督拨款用途。

假设哪一天他不在青体部或调去别的部门或大选输了,那这个计划又由谁来监督呢?

应该有个专门监督这类拨款的部门,如乡村部或农业部,为什么会由青体部的副部长监督?这与青体部根本是风马牛不相及。

王建民还被告知,1900万元不是总数,NAAM的拨款总数是3700万元,意即还有一半(1800万)可claim呢!

辣椒种植成本理应不高,但基金花了960万在1330人的培训上,平均每人花了7300元,结果有九成以上的学员因没钱半途而废。这个培训成本真高。

NAAM只提供训练,不提供贷款。

另10%或129人进行种植的成果如何?就有待王建民联络他们了。

政府花1900万元给129人种植辣椒,你说,这个计划是成功还是失败?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