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13, 2016

政府担保SRC

身为一名官吏,他的思想范围与辨解能力只能达到这个程度,所以也不能太怪他。

对他来说,无需理会对方把资金用在哪里,只要可以收得回贷款,他就完全不用担心了。

昨天,读到退休金局(KWAP)CEO旺卡玛鲁扎曼(Wan Kamaruzaman)表示,他不担心SRC没有偿债能力,因为KWAP借给SRC的40亿贷款有政府担保。

虽然这样说显得很不负责任,但也说得没错,我上个月底就预测他会那么说了(《SRC借钱未还,KWAP获拨公款》30/3)。

那时,财政部追加一笔叫“担保开销”的22.9亿拨款给KWAP,我怀疑就是政府代SRC偿还KWAP的部分贷款,否则为何叫“担保开销”?

当时我就质问,KWAP本身资金周转都有问题,为何还借那么一大笔钱给SRC,而且还不过问用途?

原因无他,因为是来自上头的指示,反正对方还不起有政府做保。

这岂非就在滥用人民尤其是退休公务员的钱吗?

报道指SRC投资在蒙古的能源计划只用了1.9亿,为何要贷款40亿?难道对方要多少就给多少吗?

这位CEO,如果他是银行CEO,银行很快就会倒闭,因为他不看贷款的目的和可行性,对他来说,只要有担保就好。

说到这里,当年某国资银行呆帐烂账多到最后倒闭,何尝不是因为如此?

这位CEO竟然说,贷款一出,他就没有权力干涉贷款的使用。

根本是废话,贷款批准之前,不是要注明好贷款的用途吗?如果借非所用,KWAP绝对有权力要求对方归还贷款。

就好如1MDB虚报18.3亿美元用途,国行要求将资金遣回一样。

1MDB狡辩说无法遣回因为资金已经用尽,国行表示将施予1MDB惩罚行动。

可惜迟迟未见国行行动,相信遇到来自上头的阻扰。

所以说,当权力过于集中在少数人或个人,情况就像国家今天所面对的一样。

不久前,财长首相在国会以书面表示,拒绝透露KWAP给SRC贷款详情,原因是“1MDB稽查报告还未完成”。

我很奇怪,SRC和1MDB何关?为何要等1MDB稽查报告?为什么没有人提出来?

SRC不错原本是1MDB子公司,但在成立一年后及取得KWAP贷款后就转为财政部子公司,由财长首相直接监管。这点也没有人质问为什么。

针对其中4200万元从SRC辗转流入了纳吉在阿马的私人户口,首相在国会的答复竟然是:我不知我户口里的4200万元来自SRC。

那你为何静悄悄不去报警?如今知道了,为何不把钱归还给公司?

SRC也同样给笨拙的不专业答案:我们不知道是谁批准转账。不知道不会去查吗?

查一查谁签名不就知道了吗?

这些都是再明显不过的疑点,骗得了谁?

SRC的CEO聂费沙,他也是纳吉私人户口的授权代理人(mandate holder)。

看到问题了吗?他是SRC的CEO,又是私人户口的授权者,SRC的钱流入了他处理的户口,谁授权他?

国行和反贪会都要找他问话,但他已逃至海外,据说在印尼。

如果清清白白,为何要潜逃海外?

不止他,至少还有四位关键人物目前都身在海外,案件一天未结束,他们一天都不会回来。

说到这里,我很好奇,既然聂费沙不在国内,公司总不能长期缺少一个CEO,那公司的代CEO目前是谁?现在谁是SRC发言人?公司的文告又由谁签?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