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8, 2011

馬航和亞航比翼雙飛


這陣子,馬航跌得一蹶不振。

朋友問,可以買嗎?

我說:當然可以。

不是因為它有潛能,而是因為政府會打救它。

上星期,馬航開始有“起死回生”的跡象,周末的時候,即傳出馬航亞航將互換股權(share swap)的消息。

哈,讓我想起白居易那句「在天愿做比翼鳥」。

馬航和亞航不是合并,僅是交換股票。

股票要如何交換法?明天就能揭曉。

但,知道內幕者上周早就進場了。

比如:公積金早自上月底就大量買進亞航賣馬航。

亞航也在上周價量忽升,突破了4元新高。

可見知情者不止公積金局。

是巧合,還是內幕交易?就讓交易所去質問吧!

後知後覺如我朋友者,永遠只能在後面跟風。

此次馬航和亞航互換股權,最尷尬的應該是馬航。

數年前,我就指出,亞航股價和凈值開始超越了馬航。

這是始料未及的事情。

記得有一度,亞航還跌破了一元水平嗎?那時候,馬航沒有5元也有4元吧!

如今,亞航股價竟然是馬航的2.6倍,資產也比馬航多了一倍,是110億對53億馬幣呢!

此次的股權互換,說是馬航的另一次bail out,相信并不為過。

只是政府已沒有錢了,只好請Tony Fernandez來出手打救。

這已是第幾次的bail out呢?

問題又出在哪里呢?

我覺得問題就出在馬航是一家官營公司。

不是有說過嗎?官營公司,十之八九不是虧損累累,就是慘淡經營。

為什么會如此?我想是管理層的心態問題。

就像我先前說的,因為政府會拯救它。

記得當年敦馬時代嗎?

政府以超逾市場價格買下馬航股權?

那又是另一個NEP計劃。

是為了救個人,還是救公司?

在那個時候,很多官聯公司在NEP計劃下都是公私不分,甚至是黨國不分的。

除了馬航,還有玲瓏,還有檳造船工業....。

往往,公積金成了政府用來打救這些朋黨企業的工具,雇員們也無可奈何。

要不然,公積金股息又豈止這么低?

原本,依德利斯不是獲委任為馬航CEO嗎?

那年,馬航轉虧為盈。

表面上,那看似依德利斯的功勞。

其實,那一年,主要的盈利,來自變賣馬航大廈,盈利并非來自公司營業運作。

如此一來,依德利斯還算不算有功呢?

當時就很奇怪,馬航都還在茍延殘息,何以納吉那么快又把依德利斯調出來,給了他一個與許子根重疊的首相署職位。

難道依德利斯看出馬航已“回天乏術”,所以寧可離開馬航,接受PEMANDU的職位?

我曾說過依德利斯像一名學者,多過像一名從政者。

老實說,我還是覺得他一系列的轉型計劃像紙上談兵,要一一實現,談何容易?

但,畢竟留在首相署里做計劃策劃,壓力沒有要馬航起死回生的壓力大吧!

不是有句俗話:死馬當活馬醫嗎?但那有可能嗎?

馬航的情況,讓我想起另一家官營公司,兩者可以說同病相憐,便是普騰。

同樣的,那也是敦馬時期的另一NEP計劃。

如果馬航要靠亞航來打救,遲些,若有消息說第二國產車(PERODUA)將收購普騰或和后者合并,那也不足為奇。

大家不妨等着瞧。

3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也許就乾脆讓兩家合併,讓東尼改革那半生不死的馬航

Fair仔 said...

交换股票意味着利益被捆绑在一起。 以后或许不是人人都可以飞,而是人人都被飞起!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合并了,可能出现垄断航空市场,对消费者不是好事。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