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ugust 28, 2011

不是唯一回本做法,但政府还是要征地!



PEMANDU否认有说过:征地是唯一讓MRT回本的做法。

这样的否认,其实是很无聊无意义的。

因为,它并不是否认有征地这回事,而是否认只有征地发展才能让这超级计划回本。

也就是说,“客票收入”再加上“征地发展”才能让捷运计划回本。

读得你头昏脑胀?

我也不明白,伊德里斯到底要澄清什么?

他要澄清的只是,《大马局内人》的“遣词用字”而已。

但,该报报导的,不正是伊德里斯答复钟廷森原文里的意思吗?

根据《大马局内人》刊出伊德里斯答复钟廷森的原文,相关段落是这样写的:

“….The rationale behind this concept is to ensure effective synergies between rail and property development to optimise catchment and passenger flows for the MRT and provide an effective means of recouping the vast sums spent on developing the MRT. ”

另一个段落则写到:

“…..For the government to manage the project efficiently and sustainably, fare-box revenue will not be sufficient to finance the high CAPEX and OPEX for the MRT network……Instead, the government is adopting a prudent approach towards a sustainable financial model for the MRT through a modified rail-plus-property model.

http://www.themalaysianinsider.com/print/sideviews/letter-to-tan-sri-william-cheng-idris-jala/

伊德里斯的意思,不就是说单靠车票收入是不足够的,必须加产业发展才能赚钱?

《大马局内人》的标题,并没有错啊!

难怪禅宗有段文字说到:不立文字。

在日常生活中,常常有人明知理亏了,因为下不了台,就抓你说话的语病,当起语言老师来。

伊德里斯应该澄清的是,捷运并没有要征地的意思,那才能够叫业主安心啊!

这样的澄清,只是play with words,玩弄文字而已。

然后,不知是不明白伊德里斯的文告还是什么的,蔡细历否认他与伊德里斯还有赛哈密的说法矛盾。

之前,蔡细历说了什么?

他说:“政府只是征用相关产业地下进行捷运系统工程,许多上百年,以及地面上的建筑物将获得保留。”

“尤其是苏丹街的征地问题已经获得解决。”

但,赛哈密说了什么?

他说:“政府将强制征用苏丹街及31座建筑物的土地….政府不保证苏丹街的产业最后能够物归原主。”

而伊德里斯给钟廷森的信件里则提到:政府将通过捷运发展地面产业….至于苏丹街老店和其他建筑物,我让SPAD(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去回应。

赛哈密便是SPAD主席,他的回应便是如上所述。

各位是不是觉得蔡细历的说法,与赛哈密和伊德里斯的说法有异?

当被问及蔡细历所说的,赛哈密的回应是:他不愿“澄清他人的说法,他只是要解释SPAD的行动”。

赛哈密的意思,我们还需要多说吗?

1 comment: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各有各说法,苏丹街居民有排烦。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