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11

為什么Esso賣到這么賤?


菲律賓酒廠要買大馬油商,獻購價卻遠低於市價,這場交易達不達得成?

昨天,埃索(Esso)忽然價量大起,交投量比前一天漲了6X,并以4.95元收市,漲61分。

今天讀到消息,原來是菲律賓生力集團(San Miguel)要買它,導致它昨天價量突起。

但,每股獻購價只是區區3.5元,比昨天收市價4.95還低了將近30%,等于是跌停版價格。

它今天跌到最低3.9元,一整天在4元水平上徘徊。

報導說,生力和埃索母公司Exxon Mobil是在周三早上簽了交易合約。

照理說,市場昨天就應該知道了協議價3.5元,為什么市場還會把股價炒至將近5元?

埃索方面,為什么愿意以折價賣給對方呢?

這我就不明白其中的邏輯了。

根據埃索最新財報,其凈值3.28元。

3.5元是凈值的1.07倍,這個價錢也太賤了吧!

Exxon為什么愿意脫手呢?

難道背后還有些不為人知的協議?

這對小股東來說,也太不公平了吧!

尤其是昨天跟風搶進的股友們,恐怕要虧得折手斷腳!

更令人狐疑的是,報導說生力出價最高。

對投資者來說,難道埃索就只值得3.5元?

此項交易如果已成定局,相信埃索股價接下來就會繼續滑落,直至3.5元為止。

看回舊聞,原來,埃索年初股價只得2.74元,後在傳出Exxon有意脫售大馬埃索以退出大馬市場而股價翻倍。

五月間,就曾傳出Boustead和母公司軍人基金局(LTAT)有意獻購65%股權,導致當時股價一度飚至5.84元。

何以本地公司買不成,反而讓菲律賓酒商買了去?難道Boustead的獻購價會低過3.5嗎?

談到San Miguel,大家一定記得約兩年前,敦馬長子米占(Mirzan)獲委為這家菲律賓最大酒廠董事一事。

那時,剛好發生一名馬來婦女卡蒂卡喝酒被鞭事件。

因此,有人取笑說,賣酒可以,喝酒就不可以。

當時敦馬為他兒子辯說:米占只是掛名董事而已,他并沒有參與公司的營業運作。

其實,米占不止是掛名董事,當時他收購了生力20%股權,總值達396億比索(馬幣29億)。

如果是在國內,煙酒和賭博股屬于haram股,回教徒不被允許投資這些罪惡股。

或者因為在國外,他們就不被限制吧!

至于此次生力收購埃索,米占是不是背后的推手呢?那就不得而知了。

也許,米占的背后,還有一個更大的推手。

這或就解釋,為什么埃索的價錢可以賣到那么賤。

4 comments:

流金岁月~丽莲 said...

政治是黑暗的,股市是坑人的,一点都不假。

西西留 said...

这篇很重要,bookmark下来再看事情的进展

大佬:“反秤复民” said...

挨索这回真的挨勒索了。

· 康华 · said...

麗蓮,最怕是官商勾結,買單的是人民。

西西留,這項交易很離奇。

大佬,中文名取得不好。之前本地報曾譯作「益梳」,后來跟西馬報叫「埃索」,唉!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