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8, 2009

敦马已经成为过去词


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

不管你认不认同,这是对新首相的一场公投。

百姓所要传达的讯息,还不够明显吗?

那就是:求变的心,依然不变。

慕以丁的说法是:新首相才刚上任几天,没有机会表现,所以不能说是对新首相的公投。

怎麽不能?

把它诠释为新官上任获不获得百姓支持的一场公投,为什么不可以?

就与国会投首相的信不信任票一样。

霹雳夺权的记忆犹新,人民没有忘记。

而夺权事件是在纳吉坐上霹雳州巫统和州国阵主席位后发生的。

而之前,敦马还说整个夺权事件不合法,但在阿都拉卸任之后,他就自打嘴巴,忘记了他说过的话。

他还到选区去到处拉票,还俨然把自己当成新首相那般。

甚至还要dictate纳吉如何遴选他的内阁成员。

他特别针对凯里,就显得不够风度。

一个80多岁的老头,为什么非对一个30出头的年轻人赶尽杀绝不可?

其中原因,相信只有他们两人之间才知道。

其实,敦马已经是一个历史人物。

为民为己,为巫统为国阵,他都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出现,因为他已经成为过去词。

他已不再是国家的资产(assets),反之,他现在已经成了巫统,甚至国阵,甚至是国家的负担(liabilities)。

所以昨天我说,敦马的出现,其实是在帮倒忙。

当然,帮倒忙的人还有不少。

除了夺权事件和敦马两个因素,导致华人票大失的人与事还有三、四个。

一个是一手推不倒万里长城的许女士。

一个是把辣妹献丑说成是华人文化的阿末查希。

还有那莫名其妙把佛陀也拖下水的传单。

还有要争取华人担任第二副首相的课题。

至於影响印度人票的也有好几个。

一个是选在补选前夕证实古甘真正死因的卫生部总监。

一个是自称瓦山达古玛表妹,说其表哥愿意支持国阵,却遭瓦山达妻子否认,说不知她是谁,一个叫拉塔的女郎。

当然还有很多很多原因,一时罄竹难书。

包括新首相本身的问题。

慕以丁要做post mortem,一点都不困难。

因为所有的原因,大家都知道,只是心照不宣。

问题是,就算把这些原因都一一列出来,大家都愿意去面对,去纠正吗?

自去年308後,不也说过要检讨吗?

结果呢?

还不是一轮又一轮的压迫。

一次又一次的违背民意。

一回又一回令百姓反感的行动。

不止故态复萌,还变本加厉。

不得民心,还让民心生厌。

这就是国阵的一大败笔。

2 comments:

朱刚明 said...

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頭已百年身?
不管喜歡與否,兩線制對人民絕對有利.
大家繼續為國家的前途加倍努力.

· 康华 · said...

觉得敦马还是少说话为妙。

他说话太多,人民会认为他垂帘听政,纳吉只是他的傀儡。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