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 2009

油价部长 留给人民最难忘的记忆


油价部长沙里爾昨天呈辭函給阿都拉,不过,要等到一个礼拜後,也就是4月8日才生效。

他呈辞的原因,是因为他在党选时落败。

他说,根据傳統,內閣成员必須具有政黨的代表性,一旦黨選落敗,也失去了代表性。

至于为什么不是即刻生效(辞职),而是一个礼拜後,他说,那是要配合新首相重组内阁。

油价部长下台,留给百姓最刻骨的记忆,莫过於在去年六月,让国内油价在一夜之间猛涨80分。

那是史无前例的42%涨幅。

破坏已经形成,许多物价易起难跌,国家通膨率也跟着涨至8.5%的27年新高。

然后他又想出通过625元现金回扣多此一举的锦囊妙计。

虽然如今油价已经跌至比去年六月前更低的水平,但,根据部长自己所说,只要国际油价保持在70美元以下,与其是政府在津贴我们,轮到是我们在倒贴政府。

部长说:那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当油价高涨时,政府已经补贴了我们很多。

部长还想了许多办法,如何一劳永逸地解决这个让人民陷入水深火热的油价课题。

但部长太过三心两意,以致常常出尔反尔,人民亦拿他没办法。

每次说要调降油价却又迟迟才降,或没降那麽多,或乾脆不降,人民已经领教过了。

一时说要让油价自由浮动,一时又说不可低过某个水平。

一时说每个月检讨油价一次,一时又说每半个月检讨一次。

一时说只有首相副首相和他可以决定油价,一时又说要等油价理事会开会决定。

觉得部长办事效率最好的时候,是当他担任国会公帐会主席时,那时候,他俨然一个公正不阿的模样,教人肃然起敬。

但在处理四楼女婿的ECM事件时,结果却让人觉得有点草草了事。

当他担任贸消部长职时,原本对他有很大的期望,但在油价课题方面,让我觉得是从头到尾彻底的失败。

不过,部长對自己的表現感到滿意。

他说:(貿消)部長職並不難當,只要能够服務人民就是好部長,而我有做到這一點。

做得好不好,应该是由人民来论定,那样会客观一点。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