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4, 2013

宗教司「馬來化」言論得罪了州族群


州宗教司在布城一個「馬來領袖危機」論壇上發表將州回教徒土著族群「馬來化」的言論,引起州內土著族群普遍的不滿。

兵南邦國會議員德勒雷京在其臉書發起「我是XX族」運動,吸引上千州民將照片放上臉書,并注明本身來自哪個族群。

如此熱烈反應,相信雷京自己也始料未及。

首長慕沙不得不作出回應,說州宗教司的「馬來化」的提議,是他個人意見,不是州政府的立場。

這名州宗教司,跑到布城一個全國性論壇向千名觀眾發表這樣的言論,可以算是個人意見嗎?

他還以當年“成功”進行的「回教化運動」為榮,說回教因此成為州官方宗教,「馬來人」也一躍成為州內最大族群。

言下之意,他是希望看到州內回教徒土著一旦「馬來化」,那州內的「馬來」族群就可以更壯大起來。

這司馬昭之心誰人不知?既然當年都曾那樣做過,如今還想照辦煮碗,他以為現在的州民還像當年那樣“單純”嗎?

我覺得,既然引起州土著族群的不滿,這位宗教司應該親自出面作出回應才是。

說實在的,如果州民默不作聲的話,可能當局已經開始著手進行「馬來化」,就像當年的「回教化運動」那樣。

這本來就是當局的意圖。

首長強調,種族是固定的,一個人不會因為信仰回教而變成馬來人。

首長也認同,民族和宗教不能等同之。

但是,首長應該也知道,在聯邦憲法第160條文,并不是那樣一回事的;因為憲法對「馬來人」的定義,不是看他的血統或族別,而是只要他信仰回教、會說馬來話和行馬來習俗,他就可以算是馬來人。

總之,聯邦憲法將「回教」和「馬來人」劃成等號。

州宗教司就是基於這點而建議將州土著族群「馬來化」。

其實,州宗教司還提到一點,我認為因此得罪了州土著,尤其是嘉達山族群。

他說,「馬來化」運動是可行的,因為「嘉達山」這個名詞當年也是由該族群發明出來的。

嘉達山和杜順原本是同一族,據說前者爲了表明與內陸的杜順族不一樣,因此以嘉達山自居。「嘉達山」也是市集的意思。

但,這不表明就可以將「馬來化」合理化啊!

相信這名州宗教司來自半島,因此對本州民情所知不多。

的確,本州各民族間一向融洽相處,可惜自從半島政治在80-90年代的滲入,一切就大不如前了。

2 comments:

小頑童@nottyboy said...

以前認識一些卡達山朋友,他們講自己是馬來人,有可能是他們自己放棄祖籍,那還是沒有進回教的..

· 康華 · said...

奇怪!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