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October 11, 2013

乾脆叫國行印鈔票好了

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10月1日發佈一份《人力資本指數報告》,顯示大馬在全球參與調查的122個國家中排名第22位。

排在前十位的國家中,歐洲國家即佔據了8席。鄰國新加坡位列第三,加拿大第十。

中國則在第43位。東盟國家排名分别為泰國(第44位)、印尼(第53位)以及菲律宾(第66位)。

大馬在22位,比上不足比下有餘,高官大概還會引以為榮。

報告指大馬的問題在政府推行的扶弱政策和過度的依賴廉價外勞,導致本地人才外流,尤其是流到新加坡。

大量的廉價外勞,使本地工資無法提高,進而影響國家生產力。

這也意味著大馬缺乏足夠的專業人才。

讀到這裡,我就想到,首相還說要讓國家在2020年晉身高收入先進國,副首相還說可以提早两年在2018年就達到這個目標呢!

這些毫不實際的目標,不太夜郎自大了嗎?

之前我就質疑過,既要往高收入先進國邁進,不要說高收入,如果人民有足夠收入,政府還需要派什麽一馬援金,提高援金金額嗎?

這豈不自打嘴巴?

人民的素質如果沒有提高,收入又如何提高?
爲什麽人才外流?報告直接指出,國家的扶弱政策是主要的因素。

但,所謂的“扶弱政策”,真的扶起了國內“弱勢”族群了嗎?


還是,受惠的只是朋黨人士?

首相前年成立的人才機構,至今召了多少專業人才回來?

如果國家真有好的就業環境,這些人才早就自願回來,哪還需要勞動政府特別成立一家機構,花成千上億的錢把這些人才召回來?
這個國家將對世經論壇的報告無動於衷,因為,對政府來說,先提高土著經濟水平,比提高國家經濟水平更重要。

納吉剛上臺時推行了一馬概念,卻在今年的大馬日推動「強化土著經濟議程」,走回當年「新經濟政策」的老路。

在支持納吉的新土著經濟議程時,敦馬昨天還說,這是爲了制造一個平均分配財富的社會,因此,國內的“少數”族群必須作出小小的犧牲(little sacrifices)。

犧牲“少數”族群來扶助“多數”族群,這是什麽邏輯?

敦馬有沒有想過,NEP已經落實了幾十年,為何至今仍未“達標”?

而且,敦馬自己不是說過,必須摒棄“拐杖文化”嗎?爲什麽現在又是一個論調?

當然,NEP將永遠無法達標,這樣才可以將NEP永久持續下去。

如果個個好吃懶做,只等著政府來“扶弱”,這個國家如何能成為高收入國呢?

不要像伊布拉欣那麼的天真,說只要政府撥出1.4兆給他們,國家GDP就能提高。

天下豈有如此不勞而獲的好事?那就乾脆叫國行印鈔票就好了!

我不懂這位伊布拉欣是如何算出來,1.4兆是多少?就是後面加12個零。

那時候,大馬就和津巴布韋無異,鈔票最低面值不是一元,而是一億元。

要這樣的人來治國?國家不提早破產都假。

總之,這個國家再不跳出種族和宗教問題的框框,領袖的思維再不改變,要想進步?比登天還難。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