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28, 2017

政府不是借贷者,那谁才是?

上个星期,联昌集团旗下东盟研究机构(CARI,CIMB ASEAN Research Institute)办了一个《中国一带一路之经济机遇和东盟中心地位》(China's Belt and Road Initiative in ASEAN Economic opportunities and ASEAN centrality)圆桌会议,联昌主席纳西尔在会议上也提到,政府在评估中资时,应该以项目的价值而非投资规模大小来做决定。

也就是说,未必大就是好。他说,也无需因为是中资而感到无比兴奋。

他以东海岸铁道计划(ECRL)为例,质问该项投资项目的报价、偿还能力与所能带来的价值。

他说,成立厦门大学(分校)的价值可能比ECRL来得高。

可见纳西尔也认为ECRL的成本太高。

纳西尔是财长首相的胞弟,他也是国家经济理事会的成员之一,ECRL从未在理事会里讨论过吗?他从没把他的看法告诉他的长兄吗?

说到ECRL,中国在去年融资550亿马币给政府,然后工程是颁给中国交通建设(CCCC)。

造路成本550亿,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低息贷款550亿,成本和贷款相等,岂非100%融资?大马一分钱都不用出?

纳西尔认为ECRL成本太高不奇怪,因为根据东海岸经济区域发展理事会(ECERDC)在2014年的估计,成本只需300亿,The Edge引述专家估计,就算把隧道成本加进去,也只需320至360亿马币,为何暴涨至550亿元?而CCCC却说成本是460亿,哪个才是正确的成本?550亿是不是被高估了呢(《请看《原因是马币和隧道》20161116)?

除了成本太高,纳西尔也质疑国家的偿债能力。

首相署EPU部长阿都拉曼达兰却说,550亿不是国债,因为“政府只是做担保,不是借贷者”。这根本是废话。政府不是借贷者,那谁才是借贷者?就算只是做担保吧,PKFZ和1MDB又怎么讲?政府也是做担保啊,现在是由谁来还债?(请看旧文《大马之最/全球之最》20161111)

550亿贷款分20年来还,头七年只付利息,即前后27年,可说是父债子还,还足一代。

不把利息算进去,也不把肯定将会超支的额外成本算进去,20年偿还期,每年还27.5亿,或每月2.3亿,或每日764万,这条铁路有可能每天至少764万进账吗(请看旧文《2MDB》20161110)?所以,最后是不是还是要由提供担保的政府来偿债?

http://www.guangming.com.my/node/401746/%E3%80%90%E6%89%93%E9%96%8B%E5%A4%A9%E7%AA%97%E3%80%91%E4%B8%8D%E6%98%AF%E5%9C%8B%E5%82%B5-%E6%94%BF%E5%BA%9C%E5%8F%AA%E6%8F%90%E4%BE%9B%E6%93%94%E4%BF%9D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