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1, 2017

新总稽查司初试啼声

记得在今年二月,当前总稽查司安比林“荣休”,一名前教育部秘书长玛蒂娜受委接任总稽查司职,引起各界哗然一事吗(请参阅《我们大家一起死》21/2)?

各界哗然,是因为这位新稽查司只有政治科学和人力资源的学历,并没有任何会计或稽查背景,这样一个资历,到底能不能胜任呢?

尤其甚者,她的老公Ridzuan是甲洞的巫统区部主席,对纳吉忠心耿耿,曾在1MDB丑闻爆发时表示誓死捍卫财长首相,说没有人比纳吉更有资格当党主席和首相等等。因此,玛蒂娜的职位被视为是一项政治委任。

不知不觉半年过去,玛蒂娜初试啼声,昨天,她提呈了上任后的第一份总稽查司报告,即2016年的第一系列报告。

有关报告是呈给国会下议院,这是正常程序,不明白的是,在记者会上,为什么公帐会主席哈山却是与她排排坐,一时让我有个错觉,以为哈山改任总稽查司。

或许这是玛蒂娜首次面对众多记者,所以拉了哈山来壮胆?但怎样还是不很恰当吧!

无论如何,记者会上,还是不能避免的提到了1MDB。

玛蒂娜说,除非受到政府指示,总稽查署不会再对1MDB展开稽查。

这时候,记者也提问坐在一旁的公帐会主席,针对美国DoJ对1MDB的诉讼,公帐会是否会重新展开调查。哈山坚决也答说不会。

他的理由是,公帐会已经将调查报告提呈给了国会,要不要采取行动,应该由政府决定。

其实他有点答非所问,因为记者问的是公帐会是否要根据DoJ的资料重新开档调查,他却答说由政府决定要不要采取行动。

他言下之意是指公帐会已经做了调查报告,所以没有必要再进行调查。其实他是回避问题的。

我们也没有忘记,前总稽查司安比林将1MDB的稽查报告列为OSA机密文件,说要不要解密由公帐会决定。他说他是咨询了国家安全相关部门的意见,同意将报告列为机密文件的。

哈山当时说,一旦提呈给国会即可解密(《就算一次也是错》20160520),没想到后来他却反悔,我觉得他是受到指示后才反悔的。

的确,既然报告本来就是要呈给国会议员过目的,成了机密文件,议员们要如何过目?结果,公帐会只提呈本身的报告给国会,却不包括总稽查司报告在内。

总稽查司报告被列为机密文件,是前所未有的事,也因为这样,拉菲兹因而被告(请参阅1MDB稽查报告第98页20161115)。

针对此事,议员们,尤其是在野党议员们,应该强烈表示反对才是。

但是,如常一般,很多该发生的事没有发生,不该发生的事却一直在发生着,人民也只能眼巴巴无奈的看着事情发生。

也如常一般,总稽查司报告照例的揭发很多不当的政府开销,包括浪费了买贵了,但你知道这些都会被摆在一边,没有人会去认真看待,到了下一季报告,又轮到别的部门被揭发。

没有人需要为这些滥权腐败无能行为负责,就算有,也只是调职了事。1MDB本身就是最好的一个典型例子。

如果上梁都歪了,你如何期待下梁会正?不可能的。

说回公帐会主席这个职位,我认为应该由在野党议员担任,才能显其中立性。你觉得呢?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