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August 7, 2017

KR2M

一马商店(KR1M)?要不是消费部长韩查上星期谈到它,我差一点忘记了它的存在。

虽然有时去UTC还账单的时候会经过它的店面,除了刚开张时的一两次外,之后就压根儿都没有想进去看或购物的念头。

老实说,里边的货品种类不多,物价也不见得比其他商店便宜,除了本身牌子的产品,但那是因为品牌不同,品质有别,价钱自然相对较廉宜

至于其他相同牌子的产品价钱不见得会比其他商店来得低。

上一次提到它,是在三年前(请参阅《从Ops Harga说到一马商店20140121及《贫富差距,我国排第二》20140122)。

那时候,潘俭伟就已指它的货物都卖得比别人贵。

问题是,它每年都获得当局每间上百万元的津贴,目的就是要它卖得比别人便宜。

然后,在「价格标准计划」下,本州的KR1M商店也获得额外津贴,除了要卖得比本地商店便宜,也要和半岛的KR1M商店的物价统一。

据说,半岛的每间KR1M商店获得平均47.1万元的津贴,而本州每间获得153万元津贴。

那是三年前的金额,后来有没有增减,就不得而知了。

但,根据本州巫青团当年做的一次调查,本州的几间KR1M根本没有做到上述两点。

可惜,巫青团没有继续追踪问题的根源,后来反而改口,将本州“物价高涨”归咎于“中间人”。但这“中间人”是谁?嚷嚷之后,问题就不了了之了(请参阅停止漲價吧!人民受够了!20151215)。

好了,如今事隔几年,轮到口无遮拦的副首相阿末扎希揭发,指一些KR1M商店虽然收了政府津贴,所卖的物品居然比市价还贵;总之就是卖贵了。

跟着,消费部长韩查打蛇随棍上,说要终止卖贵了的KR1M商店的合约。

读到这则新闻时,我心想,几年前潘俭伟提出来时又不见相关部长有所反应,副首相一提就得到即时反应。

当年的消费部长便是现在的乡村部长伊斯迈沙比里。

KR1M商店的母公司Mydin/MRT喊冤,说其实KR1M面对着重大亏损,它是被逼之下才进行这项企业社会责任计划的。

听到吗?KR1M是一项企业社会责任计划,所以是不被期待会赚钱的。

这些官商似乎都带着这样一个心态,凡GLC都是为了履行企业社会责任,或如当年马航的达祖丁说的若是个人就是为了履行“国民服务”,所以不被期待赚钱,亏损是理所当然的。

第二财长佐哈里提到捷运营业公司Prasarana时不也这么说吗?

问题是,政府本身如今都捉襟见肘,自身难保了,却还在无止尽的津贴下去,不又是另一个无底洞吗?

于是,周末的时候,消费部长韩查再开口,说要推出KR1M 2.0计划,“以协助减轻人民的生活负担”。

言下之意,这KR1M 2.0将取代目前的KR1M,反正Mydin也放话说如果政府终止合约,它也愿意放手。看来两方的关系已经闹僵了。

KR1M 2.0就会做得比现有的KR1M好吗?未必。如果换汤不换药,换了人,新经营者仍然保持现在的心态,那最多也只是加了个数字2.0,什么都没有改变。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