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ly 6, 2017

繁华背后的乱象

上星期,也就是上月底,媒体竞相引述《彭博社》报道,指马币乃次季最强的亚洲货币。

言犹在耳,这星期来,马币已从4.30稍降至4.36,即跌了1.4%。

可见货币走势就像股票一样,短期的技术涨跌并不能做准,重要的是其长期走向,这就需要国家的良好政经因素来推高。

针对这,拉菲兹提出数据,证明财长首相自八年前上任以来,马币已贬值了28%,创下19年新低,即1998年金融风暴以来的最低点。

其实,财长首相上任的头几年,在“良好因素”和ETP转型计划等的酝酿下,马币曾在2011年升至3.06最高点,之后却渐渐好景不再,而在1MDB丑闻爆发之后,马币跌幅比区域货币来得更为严重。

1MDB丑闻在2015年爆发,马币也在那一年跌破4元水平,所以说,马币必须爬回4元关头,才能说它真正转强。

若从2011年的3.06元算起,马币至今已贬值了43.5%,是亚洲表现第二差的货币;表现最差的是印尼盾,跌幅高达51.9%!

媒体没有告诉你的是,因为马币走弱,根据世界银行刚在上周末出炉的数据,我国的国民人均收入(GNI)已跌至9,850美元(42,330马币),还比2012年的10,200美元低。

因為马币走贬,GNI在2014年达致最高11,120美元后即节节滑落,如今更已跌破10,000美元水平至9,850美元。

说到这,就不能不说我国的2020年高收入国愿景,因为不久前,财长首相仍说我国能在2020年成为高收入国。真的能吗?

根据世界银行高收入国的定义,GNI必须达致最少12,475美元以上,但我国的GNI目前只是9,850美元,要升回10,000美元可能不会太难,但12,475美元,那可是27%的距离呢!

其实,早在2015年,我国GNI就已跌破10,000美元水平,在9,291美元了(请参阅《伊德里斯报大数》20160829)。

你说,我国有可能在2020年前成为高收入国吗?机会微乎其微,所以财长首相为何突然间推出TN50,意想取代2020宏愿(Wawasan 2020)。

什么是TN50?就是国家转型2050(Transformasi Nasional 2050),意思就是要在2050年前达到国家转型目标,推迟了整整30年(《活在自己的幻象里》20161130)。

但国家的转型目标是什么?它和宏愿有什么不一样?相信没有多少人知道,对大家来说也很抽象。

除了向不同领域人士“巡回”推介TN50,未见当局有提及什么具体的计划或目标。

如果我的理解没错,财长首相将负责推动TN50的重任交给了凯里。

凯里是体青部长,是不是因为2050年太长,所以推动对象只是在年轻人身上?

就像财长首相推出的很多英文缩写如ETP、GTP、EPP、NKEA、NKRA等等等数也数不清人民也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惠民”计划,久不久就搬出来说达到了多少巴仙多少目标来自爽(《人民就這樣束手待斃嗎?》20141015)。

但,人民真的有感觉到吗?人民真的有受惠吗?一点都没有,除了高居不下的通膨率,因为物价此起彼起,已经被逼得透不过气来了。

所以我一直很怀疑我国的GNI是如何算出来的,9,850美元,折成马币约42,330元,等于每月收入3,530元。我国人民平均每月真的有赚取3,530元的收入吗?问问当下的青年们,他们的收入够不够糊口就知道了。

在BR1M的定义下,如果3,500元收入还需要BR1M的资助,那还算是高收入吗?

旅游部长纳兹里还说马币贬值是好事,因为增加旅游收入。

他不知道的是,马币贬值虽益了旅游,却也造成进口成本增加,外来游客更进一步把国内物价推高。

就像当今屋价,对许多人来说根本是高不可攀,尤其是年轻人,买了车买不起屋子,银行为何车贷屋贷坏账偏高?立竿见影,原因即在此。

原本只想说说马币走势,没想到越扯越远,就此打住。

https://www.themalaysianinsight.com/s/6688/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