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uly 4, 2017

阿联酋驻美大使也有份?

周末的时候,《华尔街报》又再爆料,指名道姓阿联酋驻美大使尤索夫(Yousof Al Otaiba)也收了一笔相信是来自1MDB的黑钱,数目6,600万美元(2.84亿马币)。

如果你不是很熟悉,阿布扎比是阿联酋的成员之一,也是它的首都,而杜拜是阿联酋最大的城市。

一度是1MDB联营伙伴的IPIC(全名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则是阿布扎比的主权基金,相当于我国的国库控股(Khazanah)。

《华尔街报》援引美国和新加坡的调查文件指出,该笔汇款没有具体说明目的,尤索夫是通过其两家在英属维京群岛注册的Densmore和在阿联酋注册的Silver Coast公司收取了上述汇款。

报道说,汇款来自安勤(Falcon)银行一个叫Granton公司的账户,账户持有人是「陈金隆」,实际的操盘手却是刘特佐。

安勤银行已在去年被邻国金管局(MAS)撤销其银行执照,其前经理Jens Sturzenegger因隐瞒与欺骗罪被判入狱28周及罚款12.8万新币(请参阅《「陈金隆」是虚构人物?》20170113)。

上网寻找有关这位尤索夫的资料,赫然发现他的名字出现在当年砂拉越UBG集团的董事名单内,how come?

记得当年银行大合并时期吗?那时,砂拉越的第一银行被并入了兴业银行,导致母公司UBG持有兴业股份,在刘特佐的撮合下,1MDB和IPIC成立了一家联营公司ADKMIC,尤索夫便是以IPIC的代表身份入驻了UBG董事局。

也是在那时,IPIC/Aabar以高价每股12元收购了%兴业股权(请参阅《Project Uganda》20150727)。

兴业几次欲与其它银行包括联昌合并都不成功,问题就卡在IPIC不肯以低于当初的收购价出售所持有的股份。

最近和阿马的并购仍在洽谈中,结果如何?目前还不知道情况(请参阅兴业、阿马和1MDB的三角关系20170613)。

既然这位尤索夫和刘特佐早已相识,《华尔街报》的报道也就不让人出奇了。

不过,至目前为止,尤索夫以及阿联酋驻美国大使馆皆拒绝针对此事发言。

No comments: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