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活在自己的幻象里

今年表现最差的货币,非马币莫属。

那个人却还厚颜无耻说道:我们不是最糟,还有比我们更糟的国家。

好的不比比坏的,有这样的领袖,国家能够好到哪里去?

他就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闭着门制造自己made believe的幻象里,不止与人民脱节,也与世界脱离。

高官还真的相信国家正往先进国的方向迈进,凭空搬出了TN50,说是为国家的年轻人打造,因为他们是未来的主人翁。

何谓TN50?后来我才知道它是Transformasi Nasional 2050(国家转型50)的缩写,是为了替代Wawasan 2020(宏愿2020)。

因为2020宏愿是敦马缔造出来的,既然两人闹翻了,何妨搬出自己的宏愿,即把他特有的转型计划推迟到2050年,那要36年后呢!到时能不能够达到,也没有人知道。

然而此举,不也等于承认2020宏愿已不可能达到,所以需要推迟30年。

问题是,当首相第一次提出TN50的时候,他没有讲解那是什么,也没有数字上的依据,那国家才可以往一个具体的目标努力啊!

没有!你也知道,首相就喜欢提出各种华丽的名相,如1MDB、ETP、Najibnomics等比比皆是;但就如香港人说的“有姿势无实际”,你知道都是有名无实,是不具任何意义的。

他说ETP GTP等转型计划皆达标,为什么人民却完全感觉不到呢?如果经济真的如他说的达到比预期好的成长,为什么股汇还在跌跌不休,外资纷纷外逃呢?

我真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实际的情况,还是在醉生梦死?

单说马币就好了,已经跌到18年前亚洲金融风暴的水平了,至今还未见到有回转的迹象,那国家采取了什么行动呢?

国行新官伊布拉欣,自接棒以来,还未见到他有什么特出的表现,只记得他说国行不会再查1MDB。

然后便是一周前,虽然不在国行的管制范围,他向国内外资银行发函,要他们与其企业客户签信同意不会进行马币”无本金交割远期”(non-deliverable forward, NDF)交易。

《美好时光不长久》20161118)

报道说,这58家外资与岸外公司,只有6家签回有关信函。

对新官伊布拉欣来说,这也够尴尬的吧!那些不愿签信继续在岸外进行NDF马币交易的外资,你又能奈他们何?

其实,国行此举弄巧反拙,市场认为这是国行采取资金管制的前奏,加剧外资外逃,进一步导致马币滑落。

国家已经没有多少本钱来捍卫马币,报道指国行外汇储备金仅达983亿美元,对比三年前的1414亿美元少了至少三分一。

国行就束手无策了吗?

深不见底,我们就只能无助地看着国家如此沉沦下去吗?

Tuesday, November 29, 2016

来真的,还是玩游戏?

今天读到沙巴回教党驳斥一些州政党指哈迪的私人法案有违1963年大马契约的说法。

沙巴回教党署理主席哈密伊斯迈强调,该法案只是要加强回教法庭的判刑权限,根本不会与联邦宪法发生冲突。

说的就与半岛支持私人法案者的看法一样。

但他提到,州政府其实早在1977年便已通过回教行政法律第97条文,即针对回教徒喝酒问题作出回教刑事惩罚,也在1995年增加通奸和通奸指控两项回刑法。

他问,为什么那时不成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第一项回刑法是在人民党执政的第二年通过,而后两项回刑法则在巫统/国阵从团结党夺过州政权的第二年通过。

既然当年通过回刑法没有引起任何反对的声音,可说大家竟然浑然不知,为何这次却引起那么大的反弹?

如我昨天所说,问题在新增的第2A条文,根据我的了解,它将让各州在制定回刑法时不受到限制,这就有违联邦宪法,因个别州属无权制定和实施回刑法。

今天也读到蔡细历的访谈,谈到巫统和回教党若“合作”,将让它们在马来选民占大多数的选区占尽优势,包括吉兰丹、登嘉楼、彭亨、玻璃市和吉打,就概括了54席。

你不能排除哈迪法案就是为了下届大选所做的一场戏,说巫统和回教党互相利用也好,旨在赢取尤其是在乡区马来选民的支持。

周末的时候,阿末扎希已不讳言,在来届大选不再以成员党的“固打”分配议席,你可以想象,到时国阵内的华裔党和印裔党可以分配到多少个议席?

但是,我不认同蔡细历说东马56个国会议员(沙巴25+砂拉越31)都支持哈迪法案。

他说,上述半岛五个州54议席再加东马56个议席,加起来就让巫统回教党至少有100多个议席;国会共222议席,而法案只需简单多数票即超过一半就可通过。

其实,东马两州议员,包括本州的一些巫统议员在内,已经表明不会支持哈迪的私人法案了。

当然,如果他们过后改变立场,像廖中莱那样,说若是由巫统提呈的就没有异议,那就无话可说。

因为大家都知道,副首相阿末扎希已经表明接受哈迪的私人法案,并将把它改为政府法案再提出动议,那时候,国阵成员党包括华印裔党的议员们敢不支持吗?

让我来计算一下,哈迪法案被通过的机会有多大。

假设东马56位朝野议员皆投反对票,半岛仅巫统(86位)和回教党(14位)共100位支持,国阵华印裔议员(14)、行动党(37)、公正党(28)和诚信党(6)包括马来议员皆不支持,那就100对122,不到半数,哈迪的法案是不能通过的。

(上述数字有重叠。)

要取得简单多数票的话,两党必须向其他政党争取多至少12张支持票,才有望让法案通过成法令。

但,要争取这12张支持票,大概也不是很难,那就看两党领袖的意愿有多强。

他们是来真的,还是在玩游戏?

http://mandarin.bernama.com/v3/index.php?sid=news&cat_news=ge&id=74881

Monday, November 28, 2016

哈迪法案无关回刑法?

回教党主席哈迪第二次提呈的私人法案获准修改动议内容,但他再次要求展延至下季国会以让他作出说明。

那最快也要等到明年三月。

哈迪是在今年六月提呈私人法案动议后就要求展延至本季国会辩论,如今修改动议内容后又要求展延至下次国会会议,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回刑法之罗生门》20160601)

副首相阿末扎希似乎也和他唱同调,说政府将把哈迪的《2016年回教法庭(刑事权限)法案》动议,改成政府法案。

政府将私人法案变为政府法案,是我头一遭听到,应该是前所未曾发生过的事。

而之前说如果哈迪的私人法案通过的话他就辞官职的廖中莱如今改口说,如果是由国阵提呈他就没有异议。

这是什么意思?不在乎法案内容,只在乎由谁提呈?岂非等于盲目支持?这就是所谓的团队精神吗?

凡国阵/巫统动议,就算是有关回刑法,必举手赞成乎?关键不再是回刑法了吗?

巫统和回教党领袖皆说,此355法令修正案与回刑法无关,它只是要寻求扩大回教法庭判处刑罚的权限。

那难道就不等于回刑法吗?我不同意。两党领袖那样说,似欲混淆视听呢!

行动党张健仁质疑此举是为了分裂在野党。

除了在野党,国阵成员党难道不会被分裂吗?除非巫统已经自大到完全不把其它成员党放在眼内,成员党领袖也如廖中莱那样,凡由巫统支持/动议的法案必支持无疑。

东马的国阵成员党(沙巴巫统除外)已经表明反对哈迪的私人法案,但砂拉越首长阿迪南在与阿末扎希会面后,却说要静观其变。

我还是觉得,这都是巫统和回教党合演的一场戏,到最后还是会无疾而终,从两次动议都在最后一分钟被要求展延,就可看出一点端倪了。

不过,此修正法案到底关不关回刑法?且看前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敦阿都哈密的说法。

首先他说,回教党领袖说修正案不关回刑法,是为了“方便”巫统给予支持。

在哈迪提呈的修正回教法庭(刑事权限)法令(355法令)私人法案,主要是以新的第2条文和2A条文取代现有的第2条文。

现有第2条文规定回教法庭的刑罚都有限制,即不能判处监禁超过3年或罚款超过5000元或鞭苔超过6下。

修改动议内容建议最高刑罚为监禁30年、罚款10万元和鞭刑100下。

但重要的是第2A条文,它授权回教法庭根据上述条文惩罚犯罪的回教徒,死刑除外。

阿都哈密认为,第2A条文让各州议会在制定法令的刑罚时不再受到限制,可以赋予回教法庭权力,可以落实死刑以外的回刑法和回教条规的刑罚。

即是说,虽然第2条文只是扩大回教法庭的权限,第2A条文则将给予州议会无限制权限,而那将不只限于回教党执政的吉兰丹,因为355法令是联邦法令,它也将适用于全国,其他州属也可以依样画葫芦。

实际上,它将授权回教法庭执行死刑除外所有回刑法下的刑罚,所以,你可以说它和回刑法无关吗?

修改第2条文表面上是要寻求扩大回教法庭的权限,增添的第2A条文则可以让这权限无限制,这才是重点。

Thursday, November 24, 2016

白糖也要起价

食油之后,下一个轮到白糖要起价?

几天前,就有报道提到,白糖垄断商MSM已经向政府申请调高白糖零售价顶限30%。

如果政府真的顺应MSM的要求,国内糖价就有可能从现在的每公斤2.84元调涨最高到3.70元!

以食油最近涨价最高将近60%来看,政府如果批准白糖涨价30%,那也是有可能的。

都说政府没有一个懂得经济原理的部长了,包括我们的财长首相也不懂,所以,你如何指望这个政府会体恤百物腾涨所带给人民的痛苦呢!

MSM要求政府批准糖价调涨的理由是:原糖价格走高及马币走贬。

我心想,那之前原糖价格下跌和马币走高的时候,又不见得国内糖价调低?

《糖价跌补贴反增的理由》20120204)

请注意,虽然成本走高和马币贬值,MSM业绩并没有亏损。根据其最新第三季财报,营收仍达6.3亿,比去年同期5.5亿增长16%;唯净利从去年6387万元挫跌63%至2331万元;净利虽大跌,那还是利润啊!这样岂可构成涨价的理由?

而且不要忘记,虽然政府已经在几年前取消白糖津贴,导致国内糖价几年前即逐步上涨,但政府仍然提供补贴给厂商,MSM岂可一边接受政府津贴,一边还要要求提高白糖零售价格?

有没有觉得很熟悉?情况就与国内的大道一样,做的都是垄断生意,年年赚钱不说,政府还会定时给予补贴!

大家如果记得,约莫六年前,国内糖价每公斤只有块多钱,自政府通过联土局的FGV向郭鹤年的PPB集团強制买过去后,糖价即定时上扬。

《明年白糖补贴六亿元》20111127)

你没看错,MSM是FGV的子公司,这样你或会明白,为何取消白糖零售津贴后,政府还是继续给予MSM每年数亿元的津贴。

公司没有将补贴转给人民受惠那也罢了,如今只因为盈利跌了,就嚷着要涨价,那一旦马币回扬或原糖价格下跌的时候,它会主动/自愿降低国内零售价格吗?我想很难吧!

Wednesday, November 23, 2016

FGV海外联营有舞弊

一向不怎么看好GLC的表现,说不好听一点,十有八九长年亏损。

这样说像一竹竿打沉一船人,但你不能否认这是事实。

以前有个说法,要让这些GLC赚钱,把它们私有化才会有希望。

事实又不是如此,只要看看那些挂牌上市的GLC,未必从此转亏为盈,反之还更恶化。这是为何呢?

在大马股市,不是有研究说过,只有20%股项是可供投资(investable)的,姑且叫它们蓝筹股,其余80%不是投机股就是炒股,素质也就可想而知了。

这样说起来,好的GLC比例和蓝筹股比例几乎是一样的,皆是只占10-20%之间。

那么,上市的GLC,统称官联股的表现又如何?在近千只股项当中,GLC蓝筹股恐怕更寥寥无几,大概只占个4%(20%x20%)吧!这个比例实在太少了。

为什么会这样?GLC不是应该表现得更好吗?未必,如果公司依旧以官僚的手法去经营,董事局成员都是政治委任,公司决策皆以政治为考量,这家GLC上市不上市,就完全没有一点差别。

典型的例子就是马航和普腾,两家GLC不久前不约而同的除牌下市。

数年前,就有一家原本没有上市条件却仍然硬硬将它上市的GLC,将来恐怕也会面对和马航普腾同样的厄运,它就是让垦殖民亏到欲哭无泪的FGV。

这家GLC以4..45元的IPO发售价上市,当时被推到最高价5.55元,如今跌到1.55元。

从它2012年上市以来,就写过它很多次了,那时它还是全球第二大的IPO呢!仅在脸书之后,纳吉首相为此得意洋洋,并以此为荣!

最近一次写它是在三月间(《FGV高价展宏图》20160317)。

那时,公司很积极到海外收购资产,包括印尼的Eagle High和中国的中羚,两者都是种植公司。

根据报道,FGV欲以6.8亿美元,比市场贵三倍的价格收购前者,而中羚收购价约9.76亿马币。

幸好两项献购都告吹,否则,我不知亏损连连的FGV要以什么来收购,可想而知就是通过举债吧!

昨天,FGV第三季业绩出炉,亏损扩大至9487万元,报道指是因为“原棕油产量减低、原糖成本上升,以及下游业务盈利下跌”。

最大原因,是它在土耳其一家联营公司的严重亏损,就占了逾半。

其新任CEO Zakaria Arshad说,不寻常的stock losses就高达5700万元,当中可能涉及舞弊行为。

噢,又叫我想起了1MDB!因为这也涉及联营计划。

但不懂他所谓的stock losses是指股票亏损,还是存货亏损。

Zakaria说,公司在这家联营公司没有管理权,因此无法避免舞弊行为发生。

他也透露舞弊行为包括纂改stock figures和假冒董事签名。

这家联营公司叫Felda Iffco Gida Sanayi,联营伙伴来自杜拜,叫IFFCO International。FGV持有这家公司的50%股份,却没有管理权,相当不可思议。

言下之意,对方似乎是舞弊者,那公司采取了什么后续行动?CEO没有说。

他只说,FGV前景充满挑战,将来还会继续面对亏损,但他会努力降低成本。

Zakaria是在今年三月上任CEO,以他个人力量,可有办法替公司扭转乾坤?

这几天,看到KWAP和朝圣基金在积极收购FGV股票,是被上头指示这么做,还是对FGV前景充满信心?

Tuesday, November 22, 2016

翻老马14年前的账

2015年第二季度总稽查司报告出炉。

所稽查的范围原本只概括各政府部门的去年开销与计划,但今次的报告却有点不寻常,因为它也稽查了一个在2002年“批准”的计划。

一个14年前的计划现在才来稽查?你会觉得奇怪吗?

报道说,总稽查司揭发的计划由交通部负责,原本有15家公司竞标,但当时的财长却指示将价值高达5亿元的计划颁给一家毫无经验,成立仅一个月的公司。

当时的财长不是别人,他就是当时的首相敦马!

读到这里我才恍然大悟,为什么隔了14年才来“稽查”这项计划,因为它是没有经过内阁而由敦马直接指示“批准”的!

没有经过内阁讨论,甚至先由首相批准再由内阁通过,一向来,这不是件很普遍的事吗?

而且这也不是头一单,后来的首相萧规曹随,包括阿都拉和纳吉,有谁没有这么做过?如果要一一掀出来,那可多得很呢!

这就是为什么如我之前提过的,很多大型工程计划都由首相署直接批准和监督,而不是由各有关部门负责。

最近的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

所以,如果说上述工程计划先由首相批准再交由交通部负责,那也是历来已久的潜规定,没什么奇怪啊!

(我只是指出事实,不代表认同。)

报道说,财政部是在2002年告知交通部,有关挖掘河床计划已颁给MMDC(大马海事及除淤企业公司),价值5.78亿元,从2005年至2020年,为期15年。

而敦马是在2003年退位的,如果真的不妥的话,2003-2005这段期间,为什么没有检讨或取消有关合约呢?

奇怪的是,总稽查司报告又提到,财政部是在2005年(即敦马退位两年后)才同意让MMDC获得该15年合约,不过必须获得内阁批准(subject to Cabinet approval)。

换句话说,财政部只是“同意”把合约颁给MMDC,但也有特别提到须获得内阁批准。这方面,财政部并没有不恰当吧!

没有任何证据显示交通部获得内阁批准信函,交通部秘书长就代表政府和MMDC签约。

这样子,应该是交通部没有尽到它的责任,它应该先寻求内阁批准,才与MMDC签约。

有关工程也是在2005年签约后才展开的。

2005年,财长首相已经换为阿都拉,既然如此,怎么还能算在敦马的账上?

交通部没有通过内阁批准就与对方签约,那应该负责任的是交通部不是敦马啊!

那时的交通部长已从林良实换为陈广才。

(噢!又让我想起了PKFZ自贸区。)

总稽查司把责任推在敦马身上,那很奇怪呢!敦马已经否认上述指控,那就一点都不奇怪。

硬把这笔账算在敦马身上,显得很牵强。

Monday, November 21, 2016

我国第二有钱人和他的股

大家对阿南达这个名字应该不会感到陌生。

阿南达身家至少80亿美元(350亿马币),是我国第二有钱人。

他在我国是三家上市公司的老板,三家上市公司分别是:明讯(Maxis)、寰宇(Astro)和布米阿玛达(Armada),而这三家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点,便是它们都曾先后从大马交易所下市,两三年后又再重新挂牌上市。

原本还有一家也是阿南达的公司丹绒(Tanjong),但它后来被1MDB买过去了,否则它大概也会像阿南达其他上市公司那样重新挂牌上市。

他有一个儿子,也是唯一的儿子,不愿继承他的数百亿身家而选择出家。

然后,我们也知道前年他借了20亿元给1MDB还债。记得这笔债的偿还期是半年,如今已快两年过去,这笔债是否已经偿还?我们一无所知。

阿南达和纳吉首相应该是好朋友,否则他不会那么爽快借20亿给1MDB还债。

当然也别忘了当初是1MDB先向阿南达将丹绒买过去的,收购价85亿。

据说买卖合约有个clause就是1MDB能源一旦上市,丹绒/阿南达有义务购回股权若干,可能就是20亿数额。

如今1MDB已经确定不上市,能源部分也已卖给了中国广核集团(CGN),阿南达的20亿元债,应该就是由这里偿还吧!

《马来主义者如何看待这场交易?》20151124)

阿南达和纳吉的关系显然匪浅,因为纳吉宣称是他说服阿南达将明讯重新上市的。

那时纳吉刚从阿都拉接任首相不久,原本明讯已经在2007年私有化下市,媒体报道说它在纳吉首相要求下而在2009年再次上市。

明讯重新上市20090923)

有了一次经验,寰宇和阿玛达后来也有样学样,在私有化下市不久后又重新申请上市,把投资者们弄得团团转。

周末的时候,又传出消息指寰宇二度申请除牌下市,原因是:股价未反映合理价格。

如何未反映合理价格?

寰宇是在2010年私有化,然后在2012年重新上市,当时的IPO发售价是每股3元,对比目前2.66元,当年以IPO价钱买进到现在的肯定面对亏损。

时隔四年,寰宇真的值得更高吗?

其实,当年寰宇二度上市后,即面对重重卖压,一度跌至2.70元后才稍微回弹,明显是大户在抛售。

那这些大户是谁呢?如果真的价有所值,这些大户有何需甫上市就猛力抛售呢?

而且,寰宇重新上市,有70%是大股东献售,并非为公司筹资呢!

《Astro表现今年第五差》20121025)

所以,希望这次阿南达不要重施故技,让寰宇私有化除牌下市后,然后又将它重新包装找时机再次上市。

除了寰宇,阿玛达则是在2003年私有化下市,然后在2013年重新上市。它当年的IPO发售价是3.03元,如今只得61.5分。

不过,它曾在2014年发过一对一红股和发售1.35元的附加股,股价仍比当时的附加股价钱仍然少了一半。

阿玛达是被油价所累,最近两年业绩皆面对亏损,其股价应该也反映了实值,因此阿玛达应该不会被私有化。

这应该也很正常,如果公司本来就已面对亏损,老板哪还会愿意将之私有化?

同样的,公司如果赚钱,老板自己一个人赚就好,哪还会搞上市将利润分给其他人?

君不见许多公司上市后股价即节节败退,两三年后宣布陷困削资重组或除牌,不就是基于这样的原理吗?

Friday, November 18, 2016

美好时光不长久

马币跌跌不休,不是近来才发生的事。

其实,自去年甚至前年以来,马币便已开始转弱,到了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它终于跌破了3.80兑一美元水平。

3.80是当年固汇制时所制定的水平。

几天前我们的国行新总裁伊布拉欣还说:3.80应该是马币的合理水平。但如今国家连这个合理水平也守不住。

国行是在2005年解除固汇制的,马币浮动后即缓缓回升,一度冲破3元大关,升至最高2.95兑一美元水平,那是在2013年大选后。

是的,那时国阵在纳吉第一次领导之下赢了大选,万众对他有万般的期待,股汇市随之大起。

那大概是纳吉担任首相以来,对他来说,最美好的时光吧!

(虽然实际上国阵得票减少,不及半数,议席也少过三分二。)

然而美好时光不长久,到了2014年,1MDB丑闻开始曝光,汇率多少受到影响,到了去年,汇率跌势开始加剧,叫人忧心忡忡。

高官们显然都缺乏危机意识。还记得那时有部长说马币转弱不足为虑,也有部长说会刺激出口对国家经济好,还是国行总裁的洁蒂也说仍在“可管理水平”(manageable level),旅游部长纳兹里更竖起大拇指大赞,说会吸引游客涌进我国。

拜托,有选择,我们何必自贬?如果马币走弱对国家好,当初我们何必落实固汇制防止它滑落?如果游客以汇率为考量,那些欧美国家不是没人去了吗?

去年的时候,当马币跌破3.80水平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妙了。然而我们的财长首相却好整以暇,一点都不紧张,就让它自由滑落,好像与己无关,忘了自己是财长,也是一国之首。

也许他本就束手无策,自他上任以来,从他的表现就看得出,他是“有姿势无实际”的炫者,爱以数字名相来哗众取宠,这些以前都提过了,这里就不再赘述。

或许那时1MDB丑闻已弄得他手足无措,又何来时间精力来处理国家经济大事?

国行总裁洁蒂也是,开始时她也否认1MDB事件已影响国家经济(当然那时油价也是另一大因素),直到她本身也开始受到攻击和对付的时候,她才开始意有所指,但那时她已任期將满,所提呈给总检察长的建议也两度被拒绝,怎不叫她意兴阑珊?

从此,国家就像陷入了无政府状态,老百姓水深火热,高官们视而不见。

经济早就已经凄风苦雨,美国总统选举结果令全球惊慌失措,大马更不能幸免,加剧马币跌势,一度触及4.50水平,那几乎是上回金融风暴的空前水平。

如此跌势,尤其是在岸外市场大幅贬值,国行不得不出手,禁止外资银行进行“无本金交割远期”。

什么是”无本金交割远期”?它英文叫non-deliverable forward(NDF),是一种离岸衍生产品,不涉及实际现金交易,合约到期只需将远期汇率与实际汇率的差额进行交割清算。

其实岸外市场并不受到国行控制,但国行要外资银行停止进行离岸马币交易,并强调只有国内现货汇率能作为基准。

你可以想象,这样的对冲投资风险有多大,加剧有关货币的波动性,却不是在我国特别是国行的控制之内。

于是,我国面对一个Catch 22的困境:禁止NDF交易原本是为了避免造成马币波动激烈,但外资将国行的干预看成是“资金管制”的形式之一,外资要的是一个自由市场,于是,国行行动导致外资抛离大马股债两市,造成马币进一步恶化。

报载,外资持有我国40%债券,是亚洲比例最高的市场之一。

从这些现象我们也可以看到,马币是如何的不堪一击,和20年前相比,我们其实并没有变得更强,因为我们并没有从当年的事件吸取教训,事过境迁,我们也就忘记了。

Wednesday, November 16, 2016

原因是马币和隧道

都说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不是交通部的工程,而是由首相署EPU负责;因此,上回潘俭伟已说交通部长廖中莱对该计划一无所知了,不懂为何他还要一直为它发言?

然后解说得不清不楚,又引来反对党议员的抨击,真是何苦来哉?

之前他说ECRL成本尚未确定,还要和中方进一步谈判每公里的成本,550亿是整个框架融资协议(framework financing framework)下的一个数额(《全球最贵的铁路在大马》7/11),不是造路成本。

意思是550亿不止是成本,它也包括其他费用。

潘俭伟驳斥这个说法,指550亿成本是财长首相自己在宣读明年财算案时公布的数字,连直接负责ECRL计划的EPU部长阿都拉曼都没有否认这个数字,如果还不是final数字,为何政府就与中国承建商CCCC以及中国进出口银行签了合约呢?

上周我也指出马华部长,包括魏家祥的言论矛盾,因为如果成本没有550亿这么高,那又何需也是550亿超出100%的贷款?

所以我说,既然此计划不归他管,廖中莱不如少开口为妙,以免说多错多。

昨天,潘俭伟爆料,政府曾在2009年指示本地HSS工程公司为ECRL计划进行一项可行性研究(feasibility study),HSS去年完成研究报告,估计兴建费用290亿,与政府公布的550亿少了260亿。

潘俭伟其实是叫负责的EPU部长阿都拉曼作出解释,为何成本会比研究报告的数字相差将近一倍。

没想到廖中莱又自告奋勇回应,说成本从290亿涨至550亿,是因为马币贬值!

他还举例,从2009至2010年的3.20元兑换率,目前4.20元,甚至一度升到4.50元。

他也透露,报告未考量到铁路后来被加长了。

潘俭伟再次紧咬他不放,说廖中莱终于承认兴建成本已被确认而且就是550亿元,而之前有份可行性报告估计成本只需290亿。

HSS报告是在去年底才完成及提交的,那时的马币兑换率已跌至4元兑一美元,哪还有可能根据2009年的3.20兑换率来计算?

就算报告没有update,马币这几年贬值了三成,成本怎么可能忽然飙涨将近一倍?

有关路程加长部分,潘俭伟质问,为何舍报告建议较短的路段不用,偏要挖隧道但路程反而更远?

《The Edge》引述专家估计,就算将该段隧道成本算进去,整个ECRL成本只需320亿至360亿。

2014年,东海岸经济区域发展理事会(ECERDC)成员Jebasingam Issac John指这项计划估计花费300亿。

可见,最贵的成本估计也只需要360亿,为何最后数字却暴涨至550亿?更离奇的是,中国承建公司CCCC却指成本460亿,到底哪个才是正确的数字?

Tuesday, November 15, 2016

1MDB稽查报告第98页

拉菲兹因公开总稽查司1MDB报告,在官方机密法令(OSA)下被控“私藏和泄漏1MDB最终报告”两项罪名成立,被判监禁各18个月,两者同时执行,若上诉失败,将丧失国会议员资格。

根据控状,总稽查署证实外泄的是1MDB最终调查报告的第98页。

据说报告第98页述及武装部队基金(LTAT)和1MDB之间的关系。

总稽查署官员在庭上表示认同拉菲兹所指:1MDB拖欠LTAT子公司PPHM涉及公共利益,因此公帐会须让公众知道有关讯息;但因为报告被列为OSA,因此她无法继续作答。

听起来是不是很矛盾?既涉及公众利益,但又不能公开。以前,高官不是一直强调政府要有透明度,如今为何却以机密为由来掩盖呢?

拉菲兹只因在其脸书和部落格公开了一页1MDB的稽查报告就须面对18个月的监禁以及丧失国会议员资格,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

其实,整本报告内容,《砂拉越报告》曾在其网站上载过,同时也翻译成英文,任谁都可以点阅。

潘俭伟也曾质疑LTAT和1MDB之间的交易:有关空军基地搬迁成本以及政府给予1MDB的11亿元补助(grant)。

《LTAT和1MDB暗度陈仓》20160405)

整个公帐会成员都看过总稽查司的报告。既然如此,报告仍被列为OSA文件,是否恰当呢?

总稽查司的1MDB报告共两份,即初步(interim)报告和最终(final)报告。

根据总稽查司安比林说法,因为初步报告在提呈给公帐会后内容外泄,因此他在提呈最终报告给公帐会时,在咨询国家安全相关部门意见后,同意将之列为OSA文件。

他说,在此“机密”的意思是报告只供公帐会成员使用,以免他们的工作受到外界的干扰,这也是要捍卫总稽查署的诚信。

他在庭上供证时说,他认为没有为报告解密的必要,因为公帐会在把调查结果提呈给国会时,已决定不把最终报告一并提呈。

倒有一个疑问,就算公帐会未把总稽查司报告一并提呈给国会,但在其本身报告引述总稽查司报告内容,那算不算泄漏机密呢?

公帐会主席哈山不是说,一旦提呈给国会后报告就可“解密”吗?结果呢?

我还记得公帐会在其报告建议向几位关键人物采取行动,其中包括1MDB首位CEO沙鲁。

如今将近一年过去,沙鲁不止依然安然无恙,他还在首相署PEMANDU部门继续上班呢!

《只怪沙鲁一人》20160408)

这个国家到底怎么啦?

Friday, November 11, 2016

大马之最/全球之最

今天再次上网去查证,ECRL的550亿贷款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The Export-Import Bank of China)提供,而不是如一些媒体报道的“中国将通过大马进出口银行(EXIM Bank)支付贷款”,却未提中方是由哪家银行融资。

中文报新闻可能译自同一家英媒,因《星洲》、《南洋》和《马来邮报中文版》皆指贷款将汇入大马的EXIM银行,相当令人混淆。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说,中国进出口银行除了提供低息贷款(low interest soft loan),也将通过债券融资。

他也强调不能把550亿贷款当做国债,因为“政府只是做担保,不是借贷者”。

所以现在你明白政府要成立MRL一家两块钱公司的本意何在。和1MDB的贷款一样,这样就可以不必把这笔贷款当做国债的一部分,那政府就可以对外宣称,国债还未达到危险水平!呜呼!

中国进出口银行是单一的融资银行,还是由它组成一个财团?毕竟550亿不是小数目。这点就不得而知了。

你会奇怪,为什么阿都拉曼成了ECRL的发言人,而不是交通部长廖中莱。

原来ECRL计划归首相署管,不是交通部;而阿都拉曼在最近的内阁重组中被调去了首相署当经济策划单位(EPU)部长,取代因上议员任期届满不愿再当下去的阿都华希。

记得阿都华希吗?他离开内阁后去当了Uber司机,后来又被委任为国民投资机构(PNB)主席。

潘俭伟指责廖中莱对ECRL一无所知(clueless),那也怪不得廖中莱,因为ECRL本来就不归他的部门管,既然不归他管,他不如少说为妙。

与其同时,邻国1MDB案审讯继续。

那天提到假Aabar至少有三家,昨天,控方揭露,原来还有第四家。

除了那天(8/11)提到的两家在维京群岛注册,第三家在塞舌尔(Seychelles)注册,还有第四家在萨摩亚(Samoa)注册,名称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

控方也提到,1MDB案情复杂,涉及数十亿美元,是最大宗的洗钱案。

读到这里,真不知这该叫我们大马人引以为傲或引以为耻?

喜欢缔造世界纪录的我们,不久前创下了最大碗laksa纪录,最后却把laksa倒掉,你说够不够折堕?

ECRL创下了全球最贵铁路的纪录,1MDB也成了史上全球最大宗的洗黑钱案。

这样的纪录,好像不是很光彩哩!

Thursday, November 10, 2016

2MDB

1MDB欠债420亿,去年的时候,财长首相说可在去年底成功减债,如今又一年将尽,未闻1MDB成功减债若干,债款估计已涨至最少510亿。

1MDB是隶属财政部的GLC,这笔债,财政部必须负责解决。

上星期,财长首相竟然还在国会以书面胡言,指1MDB债务不是国债。

我们的财长首相不是无知,就是愚民。

身为财长首相,1MDB又是财政部的一个GLC,他不可能不知道,1MDB一旦无力还债,财政部就必须代还。

当然,财长首相比谁都更清楚,国债已经达到6,557亿或54%空前水平,为了不让国债继续增长,政府就通过GLC举债,如此就不需列为国债,但这不是自欺欺人吗?

1MDB的债务就是一个例子。问题是,所举的债都去了哪里呢?大家都心知肚明,将来要如何还债,恐怕都要由你我平民百姓来扛。

如果你觉得一家GLC如1MDB欠债420亿很惊人,有没有发觉,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向中国贷款550亿,还比1MDB原本420亿现已涨至510亿的贷款多呢?

何止如此,这家叫大马铁道公司(MRL)也是隶属财政部的SPV,只是一家两块钱paid up capital的公司!

这还是反对党议员先爆料才让人民知道的。

记得财长首相如何自吹自擂,说1MDB以100万缴足资本,却能借到420亿贷款吗?

他这样说,证明他没有上过经济课,否则他怎会不知道或没听过债资比率(debt-equity ratio)?

一般的比率是70:30,但1MDB的比率是42,000:1,这样的比率等于是送死。

果然,大家看到的情形就是像现在这样。

财长首相还是没有从1MDB得到教训,MRL竟然还是两块钱公司,却借贷了高达550亿,这个debt-equity ratio要怎么算?是惊人的27,500,000,000倍!

这一次,财政部连最基本的缴足资本都不注入,然后再重蹈覆辙,贷款还比实际成本多。

这不是我说的,除了承建商数字显示比我方的数字少,马华部长自己也证实了这点。

首相署部长阿都拉曼达兰说,公司paid up虽然只有两块钱,但它有政府做back up。

为什么不让其他GLC如国民投资机构(PNB)等负责?原因很明显,就是财政部要有直接利益(direct interest),那要有直接利益的原因又是为了什么?

你真的相信铁路工程成本需要550亿吗?我们的马华部长说其实不需这么多,那为何贷款也是550亿呢?这点马华部长就答不出了。

更令政府尴尬的是,中国的承建商CCCC却透露成本460亿,比大马官方数字少了90亿。

于是,阿都拉曼又出来说话了。他说,因为中国未把另一段铁路的成本算进去。

他还举例说,ECRL不是全球最贵的铁路工程,还有比这更贵的。

这个东海岸铁路工程有那么难建吗?否则为什么要和其他国家的铁路比贵?

拉菲兹也认为太不寻常,直指这项天价计划,有不可告人的秘密议程在。他问,原本预计只要300亿的工程如今变成550亿,是不是为了明年替1MDB还债,还是为了在来届大选金援国阵?

的确,两者都有可能。

为什么国债节节升涨,还以倍数升涨?答案其实很简单,以前我也提过了,政府只是以新债替还旧债,国债水平不降反升,那一点都不奇怪。

1MDB的510亿债务要如何偿还?除了之前将能源公司和大马城土地也是卖给中资所得外,那些卖给自己的GLC所得实在有限,再来原本打算和IPIC交换资产的计划已经告吹,财长首相要去哪里找钱来解决1MDB的债款?

于是,ECRL成了解决1MDB部分债款的幌子,这点我是相信的。

魏家祥说了一句话相当耐人寻味。他叫人民不要被人误导,“别让ECRL胎死腹中”。

人民被误导竟然会让ECRL胎死腹中?会那么严重吗?我能想到的就是除非中方恼羞成怒,不玩了!

至今,我们只知道承建商是CCCC,但还是不知道融资银行或财团名称,这不很奇怪吗?

而且,贷款详情都公布了,包括头七年免息,偿还期20年等等,如果还未决定贷方,又如何取得这些详情?

这么一大笔天文数字,要如何还?

如果MRL想靠营收来还是不可能的,当然政府可能又想像大道那样,公司营收未达目标或不许涨价的时候就给予公司赔偿,所以说到底,还是要由人民来买单。

550亿贷款分20年来还,不把利息算进去,每年起码也要还27.5亿元,或每月2.3亿,或每日必须有764万营收才行,这也还未把营运开销算进去呢!

试问,每天有多少人会往东海岸来回呢?

所以,大家想想就好了,这样一个注定亏损的计划,有必要在此经济低迷期间实行吗?

MRL是不可能靠营收来还债的,到时又是由政府出手,但政府还有钱吗?财政首相似乎从来不想这点,因为对他来说,最简单的解决办法就是借钱;即是举新债来还旧债。

我们的国债就如此不断的攀爬新高,大马人民唯有自求多福,好好的自我保重。

我看到,MRL就是1MDB的复制版,它将重演1MDB的悲剧,而这个悲剧原本是可以避免的,却因为少数人的贪婪,叫人民须为他们负债,把国家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不信的话,等七年后MRL要开始还债的时候,你就会相信我此言非虚。

Tuesday, November 8, 2016

假Aabar至少有三家

昨天刚提到假Aabar事件,原来假Aabar不止有两家。

邻国1MDB案揭露,假Aabar至少有三家,如下:

1.  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 BVI
2.  Aabar International Investments PJS Limited, BVI
3.  Aabar Investments PJS Limited, Seychelles

辨得出它们有什么不同吗?稍不小心,就会以为它们都是同一家公司;其实不是,头两家在维京群岛注册,第三家在塞舌尔群岛注册,唯一同样的是,它们的主席都是同一人,他就是Husseiny,他也是原装Aabar的CEO。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据知,他已经在事件爆发后连同母公司IPIC主席Khadem被炒掉了,现在正面对调查。

Husseiny也自认赞助里扎的电影《华尔街之狼》,美国司法部(DoJ)不信他的说法,直指拍电影的资金来自1MDB。

根据DoJ调查,1MDB发售的两个债券,其中13.67亿美元(约55亿马币)即从第一家假Aabar被转走。

虽然包括邻国在内,至少有六个国家都在对公司洗黑钱案进行调查,反观我国,似乎完全无动于衷,也未对这些被移走并汇进假公司假户口的资金表示担心和报案,这显得一点都不正常,好像完全与己无关!

邻国金管局MAS一连关闭了两家涉案银行BSI和Falcon,另一家银行Coutts可能也凶多吉少,但我国的国行对涉案银行和人士采取了什么行动呢?

除了阿马几名高层辞职调职,银行本身被罚款,国行就没有进行进一步行动了。

或许它也有向总检察署建议行动,但被阿班迪拒绝了。

DoJ提到阿马两名高层人物Joanne Yu和Cheah Tek Kuang,反对党质问为何他们没有被对付,财政部的答复是,“国行已适当地执行了执法行动”。

这样的答复,等于没有答,不如不要答。至少也要说明,他们为他们的洗钱行为受到了什么处罚。

国行已对他们采取行动?鬼和笨蛋才相信。

Monday, November 7, 2016

全球最贵的铁路在大马

上周说媒体提到550亿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将由「中国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究竟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因为在另一则新闻报道提到,这笔低息贷款将由“中国通过「大马进出口银行」(EXIM Bank)支付贷款”,意即它是将贷款汇进我国的EXIM银行,不是由中国的进出口银行提供贷款。

如果另一则新闻报道属实的话,中国的融资银行究竟是哪家?没有一点头绪。

既然都已经公布承建商是CCCC了,为什么融资来自哪家银行或财团,至今都未能公布呢?

今天,刘镇东贴出了CCCC(中国交通建设股份有限公司)网站在2/11的新闻,指大马铁路计划的承建价值是马币460亿,并非本地所报道的550亿,难道我国媒体报多了90亿?

这就让我想起今年年初,当1MDB将大马城60%股权脱售给由IWH和中国铁路工程(CREC)组成的财团,我方公布的价格是74.1亿,但CREC向香港交易所汇报的价格却是52.8亿,两者相差21.3亿!

我当时的分析是,因为CREC不愿承担1MDB其中21.3亿的债务,所以大马城的确实收购价只是52.8亿而不是74.1亿。

(详情请参阅旧文《大马城未定价?》20160105)

ECRL的承建成本究竟是550亿或如CCCC网站报的460亿,或如《砂拉越报告》早前报道的270亿,或是如潘俭伟说的300亿?

《砂拉越报告》指有文件显示,CCCC将通过一家信誉可靠(creditworthy)的公司支付8.5亿美元(34亿马币)给1MDB,作为偿还IPIC贷款目的,并愿承担1MDB子公司总额47.7亿美元(192亿马币)债务,包括IPIC所担保的利息在内。

记得假Aabar事件吗?IPIC因此向1MDB索取65亿美元(266亿马币)赔偿。

(详情请参阅《IPIC追讨266亿》20160615)

原本,IPIC同意和1MDB进行一项“资产债务交换计划”,预计1MDB将可减债160亿马币,也因爆发假公司事件而告吹了!

《砂拉越报告》还提到,ECRL“膨胀”的部分成本也将用来购买刘特佐在两家公司的股权,分别为Putrajaya Perdana的2.44亿美元(9.8亿马币)和Loh&Loh的7100万美元(2.84亿马币)。

还有通过CCCC分别付款6500万美元(2.6亿马币)和2亿美元(8亿马币)给一家“顾问/策略/通讯服务”公司和另一家特定公司(nominated company)。

我把这些“额外”数字加起来,大约是额外的250亿马币,把这数字加至潘俭伟的300亿,恰恰就是我国所对外公布的ECRL成本550亿。

我会选择相信《砂拉越报告》的报道,因为一向以来,该网站的报道,最后都被证实正确。

廖中莱说550亿不只是建造费,它是框架融资协议(framework financing agreement)下的一个数额,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既然如此,贷款不是应该只是成本的数额吗?其他开销怎能算进去?这岂不自相矛盾、自打嘴巴、自露马脚?

总之,要知道全球最贵的铁路工程在哪里吗?它就在马来西亚。喜欢缔造纪录的大马人,这可不是什么可以值得骄傲的纪录啊!

Friday, November 4, 2016

Apa Lagi Cina Mau?

东海岸铁路计划(ECRL)的数字不止充满争议,也相当让人混淆。

根据报载,造路成本550亿,融资也是550亿,岂非100%融资?大马一分钱都不用出?

铁路由中国交通建设公司(CCCC)承建,融资来自哪家银行或哪个财团?报道却只字不提,难道也由CCCC包办?

这不很奇怪吗?550亿是个天文数字呢!CCCC竟然自掏腰包自我融资,而且是20年低息贷款,头七年还免还贷款和利息,竟有这样大的蛤蟆随街跳?这个offer真是太好了。

针对这点,廖中莱说,550亿不是建造费,它是融资框架下的数额。

不懂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如果成本没这么高,那又何需贷款550亿?这不意味着贷款超过100%吗?实际成本是多少?为什么说不出来?

魏家祥则说,550亿价格低廉,所以才把工程颁给中国,而且中国技术上比多国强,也提供低息融资。

不觉得两人的话充满矛盾吗?

550亿真的很低廉吗?反对党议员做了比较,根据国内两项双轨计划建费,每公里平均4200万元,但ECRL每公里建费却高达9200万元,贵了整整120%!

中国内地的铁路建费更低,例子显示约在1700万和3600万元之间,ECRL更贵了250%和540%之间。

如此比较,我相信ECRL成本真的太贵了,难怪对方愿意提供低息贷款,还头七年免算利息!因为太好赚了!

走笔至此,让我想起房屋部长诺奥马非常创意的承包商建屋兼贷款的建议,概念不知是不是来自ECRL计划?

却有个不好消息,CCCC是家被世界银行列入黑名单的公司,原因是在他国涉嫌贪污诈骗(fraud and corruption)。这点,本地报似乎没有提出来。

早在数月前,《砂拉越报告》即曾爆料,指工程承建费被抬高,实际上只有270亿,因为政府要用来解决1MDB债务。

至今未见政府否认这项指控。

这次,阿鲁也跟随首相到中国,是否真的与1MDB有关?

还记得去年,财长首相承诺1MDB债务将在半年内也就是去年底解决吗?转眼就到今年底了,未见1MDB债务解决,如今还剩多少?大家一无所知。

有说不止没有减少,还从420亿攀升至510亿了呢!

如果把利息和汇率算进去,那是有可能的。

更气人的是,财长首相竟然还坚持说1MDB的债务不属于国债,真是一派胡言。

他是真的不懂,还是揾人民笨?

1MDB不是财政部的GLC吗?他不是以财长兼首相身份当过1MDB顾问主席吗?1MDB如今成了尾大不掉的问题,他难辞其咎,在其他国家,早该下台一鞠躬了。

1MDB无力还债,是不是要由政府来还?政府的钱,不就是人民的钱吗?

(后记:刚看到报纸提到中国进出口银行,它或是ECRL的融资银行。)

http://www.worldbank.org/en/news/press-release/2011/07/29/world-bank-applies-2009-debarment-to-china-communications-construction-company-limited-for-fraud-in-philippines-roads-project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