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30, 2016

活在自己的幻象里

今年表现最差的货币,非马币莫属。

那个人却还厚颜无耻说道:我们不是最糟,还有比我们更糟的国家。

好的不比比坏的,有这样的领袖,国家能够好到哪里去?

他就好像活在自己的世界,闭着门制造自己made believe的幻象里,不止与人民脱节,也与世界脱离。

高官还真的相信国家正往先进国的方向迈进,凭空搬出了TN50,说是为国家的年轻人打造,因为他们是未来的主人翁。

何谓TN50?后来我才知道它是Transformasi Nasional 2050(国家转型50)的缩写,是为了替代Wawasan 2020(宏愿2020)。

因为2020宏愿是敦马缔造出来的,既然两人闹翻了,何妨搬出自己的宏愿,即把他特有的转型计划推迟到2050年,那要36年后呢!到时能不能够达到,也没有人知道。

然而此举,不也等于承认2020宏愿已不可能达到,所以需要推迟30年。

问题是,当首相第一次提出TN50的时候,他没有讲解那是什么,也没有数字上的依据,那国家才可以往一个具体的目标努力啊!

没有!你也知道,首相就喜欢提出各种华丽的名相,如1MDB、ETP、Najibnomics等比比皆是;但就如香港人说的“有姿势无实际”,你知道都是有名无实,是不具任何意义的。

他说ETP GTP等转型计划皆达标,为什么人民却完全感觉不到呢?如果经济真的如他说的达到比预期好的成长,为什么股汇还在跌跌不休,外资纷纷外逃呢?

我真怀疑他到底知不知道实际的情况,还是在醉生梦死?

单说马币就好了,已经跌到18年前亚洲金融风暴的水平了,至今还未见到有回转的迹象,那国家采取了什么行动呢?

国行新官伊布拉欣,自接棒以来,还未见到他有什么特出的表现,只记得他说国行不会再查1MDB。

然后便是一周前,虽然不在国行的管制范围,他向国内外资银行发函,要他们与其企业客户签信同意不会进行马币”无本金交割远期”(non-deliverable forward, NDF)交易。

《美好时光不长久》20161118)

报道说,这58家外资与岸外公司,只有6家签回有关信函。

对新官伊布拉欣来说,这也够尴尬的吧!那些不愿签信继续在岸外进行NDF马币交易的外资,你又能奈他们何?

其实,国行此举弄巧反拙,市场认为这是国行采取资金管制的前奏,加剧外资外逃,进一步导致马币滑落。

国家已经没有多少本钱来捍卫马币,报道指国行外汇储备金仅达983亿美元,对比三年前的1414亿美元少了至少三分一。

国行就束手无策了吗?

深不见底,我们就只能无助地看着国家如此沉沦下去吗?

2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距离2050还有34年。试问地球上有哪个国家会有如此长久的“转型期”?届时发展国家的定义可能又有所不同了。

· 康華 · said...

愈长愈保险..........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